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廢墟

2019/12/25 — 20:53

拉加里王宮未被廢墟時。轉自 Jamyang Norbu(嘉央諾布)博客( https://bit.ly/2t4d7so )。
原圖說:A column of Chuzhigangdruk fighters riding before the Lhaygyari Palace in E-Yul, Lhoga. Somewhere around late ’58 to early ’59. Photograph – Jhanjup Jinpa.

拉加里王宮未被廢墟時。轉自 Jamyang Norbu(嘉央諾布)博客( https://bit.ly/2t4d7so )。
原圖說:A column of Chuzhigangdruk fighters riding before the Lhaygyari Palace in E-Yul, Lhoga. Somewhere around late ’58 to early ’59. Photograph – Jhanjup Jinpa.

(一)

1、
天色蒙昧
晨曦穿過
那幾個殘缺的窗戶
像被燈光照亮

不只王宮成了廢墟
寺院成了廢墟
許多民居也成了廢墟
如同失了魂魄
怎麼也緩不過神來

廣告

2、
想起十四年前的冬日
偶遇的兩個男孩
帶我們走入廢棄的王宮
像遊魂一樣
穿梭於空空的房間

如今他倆,一個當上了公務員
一個進城打工去了

廣告

3、
「清晨直射的陽光有些晃眼,
一個人在廢墟裡的狹窄巷道穿行,
有些夢幻的感覺……」

「拍了兩天,在山頂上的
車裡過了一夜。」

「主要是天黑後風刮起來,
冷得有些厲害……」

從外地來的攝影師自言自語

4、
據記載,拉加里王宮建在
高約一百多米的土丘上
是堅實而宏偉的三層
背臨寬闊的河谷
面向這寬闊的迥嘎爾廣場
有著用白石鋪砌的地面
穿插著各色石塊拼成的
「五妙相」「七政寶」「八瑞相」……

當新年來臨,戴面具的僧侶
或緩或急地跳起羌姆啊羌姆 [1]
盛裝的拉加里王 [2],「穿戴的是
藏戲裡贊普 [3] 那樣的服飾」

5、
依傍著廢墟長大的孩子
胸前掛著一把鑰匙
似乎能做到如數家珍
但也僅止於眼前所見
那反轉的世事
一概不知

6、
殘牆上貼著 1961 年的《西藏日報》
報紙下是破碎的壁畫多麼美啊多麼美

金珠瑪米 [4] 入住王宮
拉加里王入獄

7、
還有 1967 年 2 月 2 日的《高原戰士報》
是西藏軍區的報紙

另一張 1971 年的半截《人民日報》
露出一行粗黑字體:
「首都數十萬革命群眾熱烈隆重地歡迎」

歡迎誰呢?原來是齊奧塞斯庫同志
露出了老大哥的微笑

8、
布羅茨基說:「你無法
用一張《真理報》
覆蓋住一片廢墟……」

9、
「你相信幾十年前
這裡聳立著上百座建築嗎?」

10、
在廢墟的上空
群鴉飛來飛去
相互疊影
帶來了怎樣的訊息?

 

(二)

1、
只要想起堯西達孜 [5]
就會想起主院左側的塌陷處
在 2013 年的秋日午後
一隻風乾的蜘蛛命定地出現
如同一個隱喻,讓我寫下:
「恰似我們啊我們莫測的命運……

2、
強烈的陽光穿過斷裂的玻璃
道道刺目的痛
大廳裡的柱子仿佛傾斜
垃圾滿地

3、
每一個房間都是空的空的空的
蒙上的塵土足夠多
走一步就留下一個腳印
走多少步就留下多少個腳印
那是一個個喪失的故事突然顯現嗎?

4、
但有個向陽的房間
當年用阿嘎土 [6] 夯打的
比水泥還硬實的地面
一株小草從裂縫中長出
無比地翠綠,太不真實

5、
那幾頭被關在外院樓下的藏獒
咆哮
狂走
卻出不去
吃的是泔水桶的污物

以主人自居的外地人待價而沽
而它們是不是已經瘋了?

6、
雜草叢生的庭院裡
花朵怒放

「超大平坦的夯土屋頂,
我在這裡種花種草……」[7]

7、
一隻黑貓從圍牆上走過
新添的鐵門新添的牌子上寫著中文:
「危險區域 請勿靠近」

8、
「要小心,不要對外說這裡……」

因為說的結果
連角落裡奮力生長的小草
所有的,過去的,都沒有了

9、
飛快地,不為人知地
夷平之後,在原地
用鋼筋水泥重建的
幾乎一模一樣的房子
是為了編一個新故事

10、
站在這裡,啊站在這裡
前世今生如亂雲飛捲
閃回於眼前

請不要以此刻的假像
取代之前的每一個災難

 

2019-9-28,在外地的路上

注釋:
[1] 羌姆:藏語,金剛法舞。
[2] 拉加里王:正如義大利藏學家畢達克所著的《西藏的貴族和政府》中寫拉加里王族:「聲稱自己是西藏古代王的後裔,故享有較高的威望和一些特權。他們在衛藏東南的莊園自治程度如此之高,以至於西方學者有拉加里王之稱。」
[3] 贊普:藏語,君王。主要指吐蕃帝國的君王。
[4] 金珠瑪米:藏語,指中共軍隊。
[5] 堯西達孜: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家族之名,依傳統也是房名。又寫亞溪達孜府。1939 年,隨四歲的尊者因被尋訪為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而去往圖伯特首府拉薩,尊者家族從安多達孜(今青海省平安縣紅崖村)遷至拉薩,政府專門建造宅邸,於 1941 年落成,位於布達拉宮東側。又名堅斯廈。
[6] 阿嘎土:圖伯特特有的一種建築材料,風化的石灰岩或沙粘質岩類搗成的粉未,一般用於建築物的房頂及地面。
[7] 這句話摘自《達賴喇嘛二哥回憶錄:噶倫堡的制面師》,嘉樂頓珠 / 石文安著。

(本文為自由亞洲唯色博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