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副總理張高麗遭網球名將彭帥指控性侵 微博「河蟹」討論 親家信義系股份大跌

35 歲的中國知名女子網球選手彭帥,昨日(2 日)在微博投下震撼彈,指控中國國務院前副總理、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而張的妻子康潔負責在旁把風,彭帥提到其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但對方近日失聯,「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目前內地相關的帖文與討論已經全部被「河蟹」審查,但牆外 Twitter 的討論則極為熾熱。事件受《紐約時報》《產經新聞》等外國媒體關注,中國官方暫時未就事件表態或回應。

《紐約時報》曾經就事件向國務院查詢,但暫時未獲回覆。

彭帥斥張高麗逼發生關係  「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

彭帥昨日在微博發表千字長文。她聲稱七年前曾與已婚、74 歲的張高麗發生性關係,而張高麗在升遷做常委後就失聯。翻查資料,張高麗在九年前、 2012 年中共十八大當選政治局常委,進入中共最高權力核心,2013年任國務院副總理。

到三年前張高麗退休後,再與彭帥相約打球,之後「帶我去你家逼我和你發生關係」。文章指張高麗的妻子康潔全程知情,並在過程中為丈夫把風。

彭帥在文中稱,當日「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晚飯後我也並不願意」,但張高麗稱 7 年間從未忘記過她,說辭打動彭帥同意發生性行為。

七年前我們發生過一次性關係,然後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沒聯繫過我。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裡,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負責,為何還要回來找我,帶我去你家逼我和你發生關係?是我沒有證據,也根本不可能留下證據。後來你一直否認,可確是你先喜歡的我,否則我也不可能接觸的到你。

彭帥微博原文

彭帥稱從頭到尾保密兩人關係,在此期間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感到「太多的不公與侮辱」。文中提及彭帥曾有自殺念頭,「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行屍走肉,裝,每一天都在裝,哪個我才是真的我?我不該來到這個世界,可又沒有勇氣去死。 我好想可以活的簡單點,可事與願違。 」彭帥在文中明言,無法提出實質的證據。

彭帥指感情複雜   「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

彭帥提到,感情這東西很複雜,說不清「從那日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形容經過相處之後,對方是「很好很好的人」

說不清,從那日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後來與你相處的日子裡,單從你人相處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對我也挺好,我們從近代歷史聊到遠古時代,你同我講萬物的知識再談到經濟哲學,聊不完的話題。一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網球我們永遠可以打得不亦樂乎,性格是那麼的合得來好像一切都很搭。

自小離家早,內心極度缺愛,面對發生這一切,我從不認為我一個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一劫。你同我說你愛我,很愛很愛,來生希望在你二十歲我十八歲時我們就遇見。你說你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們有聊不完的天,講不完的話,你說你這個位置沒有辦法離婚,如果你在山東時認識,還可以離婚,可是現在沒有辦法。我想過默默無聞就這樣陪著你,開始還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變了,太多的不公與侮辱。

彭帥微博原文

斥張高麗「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

到近日張高麗再次失聯,彭帥批評對方,「就這樣和七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

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易,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和錢、權力沒有任何關係,可這三年的感情我無處安放,難以面對。你總怕我帶什麼錄音器,留下證據什麼的。是的,除我以外我沒留下證據證明,沒有錄音、沒有錄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實經歷。

我知道對於您位高權重的張高麗副總理來說,你說過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會說出和你的事實。以你的智商謀略你一定否認或者可以反扣給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你總說希望你母親在天可以保佑你,我是一個壞女孩不配為人母,你為人父也有兒有女,我問過你就算是你的養女你會逼她這麼做嗎?你今生做的這一切日後心安理得的去面對你的母親嗎?我們都很道貌岸然…

彭帥微博原文

「彭帥」、「張高麗」字眼被「河蟹」

由網球名將彭帥指控前總理張高麗強逼發生關係、「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如此敏感話題立即被全面「河蟹」審查。彭帥長文發布後不足一小時便被迅速刪除。微博、微信、豆瓣等網站現時已將彭帥的帳號及近期資訊全數刪除。彭帥的個人微博亦已消失,在微博上搜尋「彭帥」、「張高麗」等字眼,只剩下數年前的舊報道。就連「網球」等關鍵字,都似乎被屏蔽。

微博已無法搜尋「彭帥」的帳號

內地網民亦感受到今次「河蟹」的廣泛性。豆瓣上有關女性互助的小組為避免被查封,有成員要求其他人不要發布彭帥事件的相關資訊。在牆外的 Twitter,大批網民在熱烈討論事件,幾乎每分鐘都有新帖文。有內地網民在 Twitter 稱,有關彭帥文章的截圖信息,全部無法透過微信發出。

張高麗親家旗下信義系股份受壓

事件亦已震撼財經市場。張高麗親家、玻璃大王李賢義旗下信義系股份今日大部分受壓。信義光能(0968)收市報 14.24 元,大跌 7.3%;信義能源(3868)收市報 4.1 元 ,瀉 5.8%;信義儲電(8328)報 4.13元,跌 3.5%。

張高麗1997年他出任深圳市委書記後,女兒嫁給福建同鄉、有「玻璃大王」之稱的信義集團主席李賢義之子李聖潑。

張高麗出生在 1946 年,於 1973 年 12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十七、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排名第七),張高麗過去被視為江澤民派系人馬。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後,張高麗退休。

張高麗在第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排名第七(中國政府網站截圖)

張高麗早年曾先後在廣東、山東、天津等地任主要領導職務:歷任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山東省省長、中共山東省委書記,中共天津市委書記等職。

彭帥在2014年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女雙排名中升至第一,女單排名最高達到第14位。在2013年的溫網和2014年的法網,她與搭檔、台灣選手謝淑薇拿下冠軍。彭帥現今的單打排名為189位,她最後一次參加比賽是在2020年的卡達網球公開賽。紐時指出,彭帥是最先與國家達成協議,可以自行訓練和旅行,並保留更高收入比例的國內運動員之一。

#MeToo運動自 2018 年起在中國掀起一股浪潮。運動讓受害者們勇於站出來發聲,受害者遍佈全國各大高校、公益界、媒體界,甚至宗教領域。如2018年7月,5名女性發文舉報中山大學教授張鵬,多年對多名女學生和女教師持續進行性騷擾。當中較廣為人知的是,2018 年時弦子(網名)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指控中國中央電視台著名主持人朱軍在 2014 年對她進行性騷擾。但北京海淀法院在 2021 年 9 月裁定弦子訴朱軍性騷擾一案「證據不足」,界定此案為「人格權糾紛」,並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彭帥遭刪除的微博全文:

我知道說不清楚,說了也沒有用,但還是想說出來,我是多麼的虛偽不堪,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好女孩,很壞很壞的女孩,大概三年前張高麗副總理你退休了,找天津網球中心的劉大夫再聯繫到我,約我打球,在北京的康銘大廈。上午打完球,你和妻子康潔一起帶我去了你們家。然後把我帶進你家的房間,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時一樣,要和我發生性關係。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七年前我們發生過一次性關係,然後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沒聯繫過我。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裡,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負責,為何還要回來找我,帶我去你家逼我和你發生關係?是我沒有證據,也根本不可能留下證據。後來你一直否認,可確是你先喜歡的我,否則我也不可能接觸的到你。

那天下午我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晚飯是和你還有康潔阿姨(編註:張高麗妻子)一起吃的,你說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們人類連一粒沙都沒有,還說了很多很多,就是讓我放下思想包袱。晚飯後我也並不願意,你說恨我!又說你這七年從未忘記過我,會對我好等等......我又怕又慌帶著七年前對你的情感同意了......是的就是我們發生性關係了。感情這東西很複雜,說不清,從那日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後來與你相處的日子裡,單從你人相處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對我也挺好,我們從近代歷史聊到遠古時代,你同我講萬物的知識再談到經濟哲學,聊不完的話題。一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網球我們永遠可以打得不亦樂乎,性格是那麼的合得來好像一切都很搭。

自小離家早,內心極度缺愛,面對發生這一切,我從不認為我一個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一劫。你同我說你愛我,很愛很愛,來生希望在你二十歲我十八歲時我們就遇見。你說你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們有聊不完的天,講不完的話,你說你這個位置沒有辦法離婚,如果你在山東時認識,還可以離婚,可是現在沒有辦法。我想過默默無聞就這樣陪著你,開始還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變了,太多的不公與侮辱。每次你讓我去,背著你你妻子對我說過多少難聽侮辱的話,各種冷嘲熱諷。我說喜歡吃鴨舌,康潔阿姨會衝著我說~咿真噁心。冬天北京霧霾我說有時候空氣不太好,康潔阿姨會對我說,那是你們郊區,我們這兒沒感覺。等等諸如類似的話說了很多很多,你在時候她不這樣說,好像和我們一樣,兩個人相處時是一個樣,有旁人時你對我又是一個樣。

我同你說過,這些話聽多了心裡特別難受委屈,從認識你第一天到現在沒用過你一分錢,更沒通過你謀取過任何利益或者好處,可名分這東西真重要。這一切我活該,自取其辱。從頭到尾你都是一直讓我保密和你的一切關係,更不可以告訴我媽和你有男女關係,因為每次都是她送我去西什庫教堂那兒,然後換你家的車才能進院裡。她一直以為我是去打麻將打牌,去你家玩。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都是真實生活中的一個透明人,你的妻子好像甄環傳的皇后一樣,而我無法形容自己多麼的不堪,很多時候我覺得我自己還是一個人嗎?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行屍走肉,裝,每一天都在裝,哪個我才是真的我?我不該來到這個世界,可又沒有勇氣去死。我好想可以活的簡單點,可事與願違。

30號那天晚上爭議很大,你說2號下午再去你們家我們慢慢談,今天中午打電話來說有事再聯繫,推託一切,藉口說改天再聯繫......,就這樣和七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易,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和錢、權力沒有任何關係,可這三年的感情我無處安放,難以面對。你總怕我帶什麼錄音器,留下證據什麼的。是的,除我以外我沒留下證據證明,沒有錄音、沒有錄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實經歷。

我知道對於您位高權重的張高麗副總理來說,你說過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會說出和你的事實。以你的智商謀略你一定否認或者可以反扣給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你總說希望你母親在天可以保佑你,我是一個壞女孩不配為人母,你為人父也有兒有女,我問過你就算是你的養女你會逼她這麼做嗎?你今生做的這一切日後心安理得的去面對你的母親嗎?我們都很道貌岸然......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