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看歷史,美國對中國仁至義盡

2020/2/12 — 17:10

1879 年,時為直隸總督北洋大臣的李鴻章與卸任美國總統後環球訪問的 Ulysses Grant 將軍於北京合照。

1879 年,時為直隸總督北洋大臣的李鴻章與卸任美國總統後環球訪問的 Ulysses Grant 將軍於北京合照。

今年 2020 年是庚子年。

120 年前的庚子年,慈禧太后犯了她一生最大的錯,誤以為西方為了光緒帝而準備拉她下台,她於是失去了平時的理智,孤注一擲,把國家前途押在義和團這班「刀槍不入」的小丑身上,不但任由他們到處殺西人燒教堂圍使館,更以大清之名向美國、英國、日本、法國、義大利、俄羅斯、奧地利、德國宣戰。

這就是「愛國愛港」份子口中經常提到的「八國聯軍」的由來了。

廣告

不用說,兩個回合不到,大清慘敗,兩廣總督李鴻章臨危受命跟八國求和,結果奇蹟地只要賠錢不用割地下和解,而那賠款就是所謂的「庚子賠款」。

幾十年來不斷給中共描繪為亡華之心不死的美帝,怎樣用那筆賠款呢?它把大部份的錢捐出來,籌建位於北京海淀區的清華學堂,亦即今天的清華大學。中共領導人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通通都是清華大學培訓出來的。

廣告

清華以外,美國聖公會早在 1879 年在上海建立聖約翰書院,亦即日後享負盛名的聖約翰大學,中港兩地老一輩的精英,很多都是那裡培訓出來的的,包括宋子文、嚴家淦、林語堂、榮毅仁、俞大維、鍾士元、魯平、鄒文懷跟貝聿銘,但今天沒有多少人聽過聖約翰大學了,因為 1949 年「解放」以後,中共解散了它,今天中大的崇基書院,就是當年的骨幹南下香港而建立的。

總之,為了打民族主義牌而煽動無知大眾仇日,尚且有歷史根據,但仇美,真係得啖笑。

相對英法等歐洲強國,美國崛起得比較晚,而且本身地大物博,因此既沒有好像英國一樣在中國建立殖民地,更加沒有日本俄羅斯那樣的領土野心。相反,早在 1870 年代末,剛卸任的美國總統 Ulysses Grant 曾應清政府的要求,為中日就琉球群島的爭議做調解,雖然最後無功而還,卻成了中國的老朋友,多年後李鴻章訪美時,更專程到 Grant 墓前憑弔。

美國對中國沒有什麼企圖,只想做生意,它提出的 Open Door Policy,支持各國在華公平競爭,反對西方國家單方面在中國拿取特權。晚清沒有給西方瓜分,多少都是因為美國的關係。

1941 年初,軍國日本席捲東亞之際,美國又下令禁運戰略物資給日本,意圖迫使日本停手,結果卻迫得日本於 1941 年 12 月偷襲美國珍珠港,及後美中聯手,幾經血戰,終於把日本皇軍逐出中國,大家在電影電視聽過的飛虎隊跟駝峰航線就是這樣來的。

對於中共,美國更是它的救命恩人。

三、四十年代之時,多得中共的文宣技倆,美國對當時還未取得政權的中共印象不錯。二戰過後,國共大打內戰,國民黨挾著抗日的餘威,快要打垮中共主力,然而美國卻以為中共真的有誠意跟國民黨搞聯合政府,甚至好像美國一樣的兩黨制,於是叫停國民黨,要求國共談判,結果中共得以翻身,最終於 1949 年席捲中國。

美國意想不到的是,中共拿到政權以後,一面倒的倒向蘇聯,更在 1950 年為了北韓而出兵與美軍血戰,美軍因此死了好幾萬人。

及後,中共跟蘇聯鬧翻,美國為了拉攏中共抗衡蘇聯,不計前嫌,於 1971 年幫助中共加入聯合國,更在 1979 年跟中共建交,在及後的經濟改革開放上,幫了不少忙。

六四過後,美國一方面看上中國的廉價勞力,另方面又以為透過經濟貿易,最終可以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繼而融入國際社會,克林頓於是 1998 年訪華,推動中國於 2000 年加入世貿,中國因此才有機會在美國維持的國際貿易網路中大發其財。

對於中國,尤其中共政權下的中國,美國仁至義盡,無虧無欠,不是近年中共發夢要主導世界秩序的話,美國也不會反臉去搞圍堵貿易戰。

但美國始終是自由世界的大阿哥,因此在國人面前,中共一定要把美國抹黑搞臭才安心,相反,俄羅斯跟中國恩怨不絕,而且至今仍佔據中國東北大片土地,北京卻因為它同樣是個獨裁國家,因此在國人面前硬要跟它稱兄道弟。

可憐那些自以為很懂事的人,開口埋口教訓年輕人,說什麼反對派都是 CIA 出錢搞出來的,不要中計。他們對以上的歷史,懂什麼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