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産品牌進軍奧運

2021/3/29 — 21:44

圖片來源:李寧台灣羽毛球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李寧台灣羽毛球 Facebook 專頁

一場棉花戰,晚清場面重現江湖。
一場棉花戰,Eason 找醫神都醫唔返。
一場棉花戰,外國品牌退潮在即。

即將來臨的東京奧運,到底強勁的中國隊會穿上甚麼運動裝?特步、安踏與李寧牌能否以民族品牌之命,於東洋奧運替中國人出一口氣?一剔、Adidas 的合約如何解決?總是令人期待。

2021 年東京奧運,中國女子足球隊能否入圍未知,男子籃球、足球已提早畢業,無緣奧運是常態也是常識。Nike 與 Adidas 這些不識抬舉的外國品牌也省得煩惱,2021 年東京奧運,大型隊制項目確定入圍只有女子籃球與中國人典範的女子排球,這樣合約問題根本不是太難解決,因為 Nike 與 Adidas 想贊助你打奧運,你自己都唔爭氣,無本事攞人錢!

廣告

至於國家的精神文明寄託 — 中國女排,對不起,三次取得奧運冠軍,都不是穿上民族品牌與外敵作戰。1984 年洛杉磯以及 2004 雅典奧運,中國女排都是穿上美津濃這個小日本的品牌。是的,我們的體育教師很老土,一套美津濃可以穿十多年也不變形、不走樣,你叫民族品牌如何是好?事隔多年,至 2016 年巴西奧運,中國女排也只是穿上 Adidas 這些德國品牌,年長的運動迷一定記得,1984 年洛杉磯奧運中國女排的奇景,就是中國女排球員每次扣殺落地後,總要將身上的內衣拉好。當年就算用進口球衣,沒有進口內衣,也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

火炬牌的輝煌

廣告

早前鍾劍華教授在社交媒體貼出回力牌、金錢牌等一級國產運動鞋相片,挑起了小弟的尋根夢,回帶記憶與翻查資料,嘗試為偉大民族復興的體育産業作考古尋根,發現中國一代名牌火炬牌與回力牌等歷史悠久品牌,是何等出色。

當 Nike、Puma 與 Adidas 這些洋貨荼毒人民崇拜名牌,Nike 於 1972 年成立、Puma 1948、Adidas 1949,全部不足 100 年,與偉大的火炬牌相比,早在 1932 年洛杉磯奧運,中華民國的劉長春就穿上火炬牌的前身「傅降臨」皮質運動鞋上場,後來拍成了電影《一個人的奧林匹克》。火炬牌是 80 年代不少窮子弟踢草場的入門皮波砵,Adidas 與 Puma 動輒百多二百元一對,並不是人人能負擔。火炬牌數十元的花費,就令優秀新星在草地場上一展所長,較窮困的朋友,甚至乎兩個人用一雙波砵,一起到球場應考青年軍。經過 104 年後,火炬牌近年在國內重生,Eason 理應放棄 Adidas,重投火炬牌的懷抱。

至於 70-80 年代,白飯魚界的 Nike、Puma、Adidas(回力、雙錢與蜻蜓),就是最大的競爭市場,一對白飯魚對波牛來說,是捱唔到幾多日的消耗品,綠底回力、黑底雙錢,在烈日下腳底都會熱到跳舞。後來的蜻蜓鞋頭膠邊塊,猶如 Adidas 90 年代的 Predator,著咗斬波落西勁過碧咸,香港昔日球王全部都是著白飯魚被發掘,為甚麼不用國貨?還有,根據《東方日報》2020 年 1 月份報導,回力鞋可以幫父母慳米飯,2019 年調查發現,回力童鞋可導至兒童性早熟,如此優質的國産貨,當然要推介。

抄到外抄唔到內

台灣國立大學政治研究所研究生廖至欽,於 2012 年曾經發表碩士論文,題目為〈中國國貨的重生與復古的流行 — 以復古國貨「回力球鞋」為例〉,當中在兩段,足以說明民族品牌的現況:

「在中國面臨到一個消費社會下,這些中國國貨在 2008 年北京奧運的時候大規模地回潮。它的流行和受矚目的程度遠過於海爾(Haier)、聯想(Lenovo)、李寧這些中國品牌、中國製造的產品,也超越 90 年代初紅遍一時的毛澤東和其文化大革命的紅色產品。回溯這些中國復古國貨的歷史,多半是在改革開放後因敵不過跨國品牌而淡出了主流市場,卻在北京奧運的時候因受到以中國 80 後為主的年輕人的喜愛而逐漸回潮,運用得當的話可形成一種復古風格的 look,成為時下最流行的配件。」P. 3

「在進行國族消費的之前,前提就是要區分「國貨」與「洋貨」的差別,1920-30 年代的「國貨」運動不僅是用來抵擋「洋貨」的盛行,同時,國民政府在當時也為了增強中國人的國家意識而在背後所支持的運動。區隔「國貨」與「洋貨」的目的在於透過民族商品所建立的視覺與空間的想像,在中國消費者的腦中建立國家意識,使消費者相信民族主義的消費是抵抗帝國主義以及良好公民的象徵。」P. 37-38

Adidas 品牌口號是「Impossible is Nothing」,民族産業李寧牌口號是「一切皆有可能」,肯定與 ABIBAS、NKIE 可比。Adidas 用英文,李寧牌用中文,層次與品質皆不同,怎可以相提並論?李寧牌曾經於 2008 年奧運盛極一時,體操王子鳥巢燃聖火一幕,回饋李寧在 1988 年漢城奧運為國犧牲,打動了無數炎黃子孫,看得人眼淚直流,就連當時的香港,也得到過半人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年也曾經是民族主義消費者,托朋友花了五百多元買了一件李寧牌的中國乒乓球隊風褸(德國國家隊套裝也是六百元左右),最初的鍍銀拉鍊是非常搶眼,洗兩次後銀色變白膠,立即變白又得,慢慢變白又得,得咗。

2016 年 11 月,曾經效力 NBA 球隊的中國隊員易建聯,於 CBA 的比賽中不穿李寧牌球鞋先是被警告,由於腳傷難忍,加上穿慣 Nike,後來易建聯決定除鞋離場,事後易建聯解釋,因為球鞋不合自己穿著,令腳患隱隱作痛。

廖至欽的論文 99 頁中提出 Made in China 與 Made by China 的分別,外國品牌來加工,你怎樣也是代工。提昇品牌質素與科研真的做得到?當香港早在 80 年代,已經有 Uhlsport 的龍門手套售賣,當時大家都覺得戴咗 Uhlsport 會有施路頓同索夫咁勁。90 年代 Adidas 急起直追,發明了護手指的手套,減低門將手指受傷機會。過去 Nike 製造龍門手套是門外漢,今天葉鴻輝所用手套的手感,再推向另一層次。可是到今天接近四十年,沒有任何的中國品牌可以製造到一對令人稱心的龍門手套,就算中國女子隊出線奧運,有多少娘子軍會穿上火炬牌的球靴,有沒有本國品牌手套可以讓中國運動員使用?球衣款式可以參考,人體工程學的細緻研究,從來都不是中國強項。

Adidas 在 90 年代轉標誌棄用三葉,令品牌銷量急跌。之後的世界時裝展,有模特兒穿上三間的 Adidas 背心,配襯 Adidas 的 Samba 平底波砵,令三葉重生,成為時裝潮流,開拓 Adidas Original 生產線,陳奕迅也做了十年代言人。陳奕迅這樣愛國,現在當然要穿李寧牌,反正年前李寧牌也進軍巴黎,設計了一系列「出色」的時裝,大大隻李寧牌打出來,突顯了民族特色,由愛國偽人穿上,高唱名曲《浮誇》,賺人民幣的一條龍市場推廣,與偉大民族復興的主調完全配合。

今夏東京奧運舉行在即,李寧牌、安踏在偉大民族品牌復興,一定有驚世的設計,不再讓外國品牌說三道四。說不定鯊魚泳衣淡水版 — 塘虱戰衣,會令紫楊重生,女子籃球隊穿空氣喬丹,用火車頭籃球熱身,中國女排著火炬排球鞋全力扣殺,多麼的令人期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