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3/2 - 13:43

外國勢力陰謀,從五十年代談起

馮客《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 1945-1957》(作者 Facebook 圖片)

馮客《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 1945-1957》(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中國輸出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成眾矢之的,不懂自省,卻反而開足文宣攻勢,一時又找來專家說甚麼「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一時又散佈陰謀論,暗指美國帶來病毒,最近還加進了火星情節,文宣創意思維多姿,蔚為奇觀。

中共這種瘟疫陰謀論的文宣不是新鮮事,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就有一場全國運動,矛頭直指美國。那場運動,除了在中國人的心裡,埋下了不少外國勢力陰謀種子外,還有使得中國人對戴口罩不感陌生,至少幾十年以來,在街頭上戴口罩的人不會招來異樣目光,也是跟這場運動有關。

瘟疫有真有假,有假戲真做,有真戲假做,但數十年來的思路,還是離不開一個主軸,就是把一切的衰敗窘迫,都找個虛無飄渺的外國勢力來承擔後果,難得是群眾肯受。

廣告

荷蘭史家馮客(Frank Dikötter)在其著作《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 1945-1957》(中文版由台灣聯經出版)詳細講解這段歷史,以下的段落撮要,主要取材自《解放的悲劇》,第二部份第七章:〈戰事再起〉的大綱。


馮客於《解放的悲劇》一書中,提及在 1952 年 4 月,正值韓戰期間,中國收到一名指揮員的線報,指美國向中國發動生化戰。當時毛澤東下令調查,但還沒有等到分析結果,中國就向全國發出警報,控訴美國人秘密發動了細菌戰,指責他們在北韓及中國東北投放蒼蠅、蚊子、蜘蛛、螞蟻、臭蟲、蝨子、跳蚤、蜻蜓和蜈蚣,全都附有細菌,用來傳染疾病。除了昆蟲,還用上帶病毒的老鼠、青蛙、死狐狸、豬肉和魚,連棉花也可能傳播瘟疫和霍亂。

這些指控太過荒誕,中共知道單靠中國人臉孔去說是不夠說服力,於是找來親華的劍橋大學生物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實地考察,發現一隻帶有病毒的田鼠,並隨後發表報告,支持中國政府的指控。不過事隔 9 年,李約瑟才承認,他自己其實沒有看到任何證據,但對中國細菌學家的話深信不疑,而不負眾望,到了 1994 年,李約瑟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但此乃後話。

雖然後來的實驗結果證明生化指控不準確,但毛澤東不願意放棄難得的反美宣傳的好處。中共抓緊機會,開足國家文宣機器,推動反美的高潮,每天刊載一大堆炭疽雞、狼蛛炸彈、毒豬、死魚的照片,全國各省市還有巡迴展覽,實牙實齒地標明美軍投放生化武器的 70 個位置。

這場運動,勾起了日本細菌戰的慘痛回憶,北京特別強調,當年七三一部隊在二戰後被赦無罪,是因為答應了要跟美國政府交換研究成果。群眾當中,有人相信政府說法,但也不乏質疑的人,在天津有人反問:「朝鮮氣候很冷,為什麼蒼蠅凍不死呢?」在中國東北,農民認為冬天快結束時,本來就會有昆蟲出現,沒甚麼大不了。

但仍然有不少中國人提心吊膽,有人被昆蟲咬了,立即奔往醫院求救。有人覺得反正世界末日,索性花光積蓄,吃喝玩樂。在重慶有人把孩子鎖在屋裡,以防感染。在河南有農村完全封鎖,因為聽說有特務往井裡投毒。亦有人擔心政權不穩,眾人普遍相信天災預示朝代更替。有人說國民黨要反攻大陸,有人褻瀆毛像,有人尋找聖水,據說能殺菌,當局斥責這是迷信,但連幹部自己也怕,縣領導依照江湖術士的古方,把自己關在衛生局裡,大喝雄黃(牛黄解毒片裡的一種成份),以為可以祛病。有懷疑感染病毒的人,被要求喝 DDT 來殺毒。

當時還強制注射疫苗,本來政府動員注射疫苗也不一定是壞事,但在山東有地方卻由民兵把守市場出口,將村民困在裡面,直到每個人都注射了疫苗才能放出去。有人拒絕服從打疫苗,就當成是帝國主義的間諜。有幹部還提出口號:「誰不打蒼蠅,誰就是細菌戰犯。」沒遵守規的家庭,門口掛上黑旗。

就是那個時候開始,從交通警察、食品加工人員到環衛工人都配戴棉質口罩,雖然這幾十年中國的衛生情況一直不及西方文明國家,但對口罩的接受程度又遠高於外國人,戴著口罩上街,也不會招來奇異目光,或多或少就是跟這場運動有關。

不過這場細菌陰謀之後的演變,越來越荒謬怪誕,當年全國上要「除五害」,即消滅蒼蠅、蚊子、跳蚤、臭蟲和老鼠。於是,在北京每個人每週都要上交一根老鼠尾巴。能超額完成任務的家庭,還可以在家門口掛紅旗,如果完成不了,就只能掛黑旗。

滿有離奇生意頭腦的中國人,為此還生出了一個老鼠尾巴交易的地下黑市,有些區域要求上交 5 萬條老鼠尾,於是老鼠尾巴的黑市價格也就水漲船高。其他城市則要求交上成噸的昆蟲幼體,達不到要求就要削減福利,結果有人還刻意坐火車去農村蒐集昆蟲。

這麼大型的衛生活動,嚴重妨礙群眾生產,但最終沒有使中國人更健康,反而從肺結核到肝炎,患者比例高得離奇,胃腸疾病的病發率比前一年有所增加。

這場運動,要等到 1953 年才結束。那年 3 月史太林去世,同年 7 月南北韓停戰。蘇聯發覺了細菌戰的不實之處,而長期擔任秘密警察首腦的貝利亞(Lavrenti Beria)收到報告:「(中共)建立虛假的鼠疫區,埋葬遇難者屍體,進行公開披露,並採取措施來蒐集鼠疫和霍亂桿菌。」

到了 1953 年 5 月 2 日,蘇聯部長聯席會議主席團做出祕密決定,要求中國政府撤銷所有細菌戰的指控:「蘇聯政府和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受到誤導,媒體上傳播的關於美國在朝鮮使用細菌生化武器的消息,其資訊來源是錯誤,針對美國人的指控是憑空想像出來。」

事後,蘇聯向北京派出高級特使,傳遞嚴厲指令:立即停止所有指控。於是,一場生化鬧劇,來又如風,離又如風,突如其來,也突如其去。


馮客所著的《解放的悲劇》,更精彩的部份,在第三章,提及中共在 1952 至 1956 期間的嚴密控制,從政治整肅到思想改造。在今天讀回 60 年前的歷史,完全不覺陌生,不只橋段一直在複製,甚至連思路也如出一轍。

趁著疫症肆虐期間,最適合留在家中讀書,我強烈推介馮客的《解放的悲劇》,溫故知今啊!

《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 1945-1957》
作者:馮客
譯者:蕭葉
出版:聯經(台灣)
頁數:384

The Tragedy of Liberation: A History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45-1957
Author: Frank Dikötter
Publisher: Bloomsbury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