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瘟疫時代統計法

2020/2/14 — 12:13

大瘟疫被公開以來,除了盲目愛國粉紅們,相信沒人會把官方的確診和死亡數字當真。早陣子,「武肺死亡率」更成了黑色笑話,因那數字〔(死亡數字/確診數字)× 100% 〕竟懂得保持「穩定」— 瘋傳的數字是 2.1%,但其實計錯了,較準確的說法是,從 1 月尾至 2 月 5 日,那數字神奇地保持在 2.17% 左近。

真是病毒也愛黨。

廣告

武漢肺炎全國死亡率

堂堂造假大國,對著影響國家經濟的瘟疫數據而不造假,說不過去罷?不過你有計我有梯,看數據的人早習慣自動 adjust。Layman 一點,在數字尾巴加個零,科學一點,根據種種蛛絲馬跡如二氧化硫濃度估算屍數。綜合民間智慧,全國武肺死亡數目理應已過萬人。

廣告

武漢的二氧化硫濃度

所謂造假,也有不同種類:

(1) 原始數據已是假的,譬如燒了十條屍只出兩張死亡證;(2) 原始數據大致為真,但以行政措施及統計方法加以「包裝」,混淆視聽;(3) 假原始數據再加以「包裝」,雙重的假。

任何做過調查統計的人都知道,所謂「統計」總有很多「操作」空間,心術稍有不正者是可以「做靚盤數」的。譬如怎樣「分類」就是大學問。

譬如在昨天(2.12)之前,一個武肺病徵齊全的病人,必須經「病毒測試盒」測試,證實他已感染,才會被收進醫院和算進「確診」之列。即是說,若他未被「確診」前已死掉,就會直接「被消失」於統計大海中。

網上流傳,武漢很多有病徵的人求不到一盒測試劑,悄然在家死去;還有很多人,已做測試卻一直不知結果。官方說法是測試盒不夠、醫院病床不夠,但拖延交待測試結果,幾可肯定是用行政手段壓低「確診」和「死亡」數目。

篤數沒啥稀奇,突然變誠實才古怪。畢竟不久前還在欺騙民眾病毒「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然後轉個背將人傳人數據投醫療期刊呀。但今早一覺醒來,就聽到「湖北省 2 月 12 日的單日新增病例急增至 14,840 宗(前一天只新增 1,638 宗),其中包含新增臨床診斷病例 13,332 宗」的新聞。

事緣官方改了統計方法,在「確診」、「疑似」之外加多一個分類 :「臨床診斷病例」。從 2 月 12 日的數據開始,那些未作病毒測試(或測試呈陰性)但已有肺炎臨床病徵的疑似病人會被納入「確診」數字中( 只適用於湖北省)。12 日的確診數字大飆升,正因本來在統計裡不存在的人突然浮出來。

新數字更有「真實感」,但不熟底蘊的老外或被嚇一跳。《紐約時報》便這樣寫道:湖北省確診及死亡數目激增,凸顯世人仍難以理解新冠肺炎疫情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老外你們也太天真可愛。

但到底是什麼誘因,令北京突然改變統計方式?在正常的世界,未做測試但有肺炎病徵和接觸史的人是應該納入數據的,但誰會相信中共純粹基於醫學理由這樣做?

個人的猜想是:會否因為「確診數目」變大很多,可壓低死亡率(因基數變大了很多)?譬如 12 日的死亡率,以新方法計算是 2.28%,舊方法是 2.64%。但當死亡數字也「按比例」上升時,這樣計算的變化不大。

又或者,人們一把把如螻蟻地死去的「高峰期」已過,當局覺得「撇帳」做得七七八八,便命令入戶排查,讓仍在吊命的家居肺炎病人「現身」統計之內?

該死,我真是太陰謀論。或者,是中央考慮到民情沸騰,想做點什麼抒壓?事實上,今天除了改用新統計方式,中共還宣布撤換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另外又把國務院港澳辦的張曉明降級為副主任)。官員被撤職、統計改方法,是否代表當權者也心急了,想由親信大刀闊斧來為疫情埋尾?相信不久即有分曉。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