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嫁到埃及後回國 新疆維族女子:被嚴刑逼供 孩子病死 丈夫被判囚

2018/11/12 — 15:57

圖片素材來源:RFA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RFA片段截圖

新疆維吾爾族人再教育營的情況,近來備受西方國家關注。有一名新疆維族女子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專訪,指自己嫁到埃及後,2015年與三名孩子回國,在北京機場被截,被迫與孩子分離,出獄後不久,孩子醫院身亡。至2017年再被盤問、用刑逼供及毆打,後因埃及使館人員協助交涉,並提供她護照,幫助她與孩子到北京,今年才能夠離開中國,搭機前往美國。

2018年5月,她回到埃及,一直沒有丈夫消息,後來得知,丈夫因為找不到她,到中國尋人,到埗後卻被抓了,被判了16年刑期。

出生於新疆庫爾勒市且末縣的米娜,上學時帶紅領巾,升國旗時唱國歌。2009年3月花4萬多元給警方及出入境管理大隊疏通,拿到中國護照,到埃及留學。

廣告

2013年,她在埃及嫁給了一名當地人,每年來回兩地生活。但在2015年5月13日,她帶着剛出生2個月的三胞胎回中國時,卻在北京機場被截。

米娜說,當時海關拿走她的護照,先帶她到一間有很多維族人的房間,之後帶走了她的三胞胎,將她帶到另一間只有一支咪的黑房內問話,說只要她回答,就把孩子還她。他們問她從哪裏回來,在那邊幹甚麼,回來幹甚麼。她說,「我是中國人,為甚麼不可以回來?」之後,他們要了米娜父母親等親戚、在埃及認識的幾個中國人的聯絡電話後,把她送到烏魯木齊機場。到機場後,還未拿行李,她又被安全局的人帶去一間房問話。

廣告

送到烏魯木齊後  被安全局問話 

她追問孩子情況,反遭膠紙封嘴,頭笠袋綁手。後來他們說外面有車就推她走,致她撞向車子,鼻骨斷掉流血。「當時都不知道他們為甚麼抓我。很突然,因為我甚麼犯法的事情都沒有做。」米娜指出被帶到黑甲山派出所,在房內被盤問了3天3夜,然後就收走她的身份證和手機,把她關進監獄兩個多月。「從5月13號到7月25號,那是第一次。」7月25號,當局說她獲特赦,父母給她擔保後,她獲准外出,但身份證、護照、手機都被沒收。

父母就帶她到兒童醫院深切治療部(ICU),探望其中一個孩子。翌日,醫生告訴她,孩子前一晚10點呼吸停了。她當場嚇傻了,「剛到中國,我甚麼犯法都沒有做,後來蹲了監獄之後我又失去孩子,我怎麼活?可我必須要活,因為還有兩個孩子。」

她提到,3個孩子的頸都有手術傷痕,醫生指是因為他們不喝奶,才造口插喉餵奶。另一名兒子的肺發育不良,腦有積水,要做手術把水排掉;女兒則已失明,更可能變成傻子。還要每兩天見警察、國保大隊、社區警察,過幾個小時就給她們拍照,不停的問來問去。

「我甚麼犯法的事都沒有做」

2017年4月16日,她再次被召回且末縣國保大隊,再次接受了3天3夜的盤問,遭到用刑逼供及毆打,被套上黑色帶子,用鎖鏈扣起來,帶她到縣醫院做體檢,全身拍照。後來她被關進有40多個人的房間,她的監獄號是210,她的號碼是54。「後來知道『54』的意思是『我死了』」。

米娜指出,自己一直病的很嚴重。他們每天從監獄送她到國保大隊詢問,被折磨被打,「那種折磨是精神上的。」後來她生氣就得癲癇,甚至在烏魯木齊醫院神經科住了一個多星期。同年8月底、9月初,米娜離開監獄,離開了新疆,前往廣州。

2018年1月,米娜被回求回到新疆,再次被關押,有官員稱要把她判無期徒刑,「有好多東西要我簽名字,都不是我說的話,甚麼我是恐怖分子,出賣國家了甚麼的,都是我沒說過的。我說我沒說過,我不簽。他們說沒關係,你不簽我們會讓你簽的」。有人威脅要她的孩子送到孤兒中心。她在監獄關了20多天。她被沒收了身份證和護照,無法離開,及後埃及使館人員協助交涉,向她提供護照,協助她到北京,再搭機前往美國。

她與一對兒女在北京待了28天,4月8日,她帶着一對子女到機場準備登機,卻被當局刁難,指她有中國護照卻沒有入境記錄,最終在北京的出入境大廳取得了可以停留24小時的中國簽證,辦好手續,並在錯過了3班航機後,才後以帶着兒女成功登機前往美國。上飛機時,對方特地跟她說:「你是中國人,你是中國的女兒,你的血是中國的血統,我們給你培養出來的。我們給你上大學,穿好吃好,不要忘記。你的父母都在中國的保護之下。你回來我們還是歡迎你的。你的父母家人都在等着你。」

2018年5月,她回到埃及,沒有找到一直沒有消息的丈夫,她以為被拋棄了,但其丈夫的朋友說,2016年9月丈夫因為找不到她,她的電話又關機,所以到中國找她了,到埗後卻被抓走。從在中國的朋友處得悉,她丈夫被判了16年刑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