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宗教自由不能只是紙上空談

2018/10/22 — 14:44

過去幾年中國發生不少強拆教堂十字架事件。(資料圖片)

過去幾年中國發生不少強拆教堂十字架事件。(資料圖片)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中國拆十字架的事件,斷斷續續已經有兩三年。最近越演越烈的一章,是取締國內的家庭教會。這些教會大都沒有在國家的宗教局或相關的基督教管理聯會當記,即非一般所稱的「三自教會」。這些教會被取締,都沒有甚麼十分清晰的理由。有些是指其會計不合規、消防不合規、逃稅漏稅等等。亦有零碎的消息,指稱要求一些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必須放棄在家中展示十字架,改放習主席的相片才能繼續得到金錢援助,三自教會的聚會則必須高談習主席的思想,「少談」宗教。還有更多的,是勸一些有興趣在中國傳道的教會,宗教能傳,但必須符合中國國情等說法。

在新疆自治區,透過外國媒體的報導,就揭發了有禁維吾爾族的回教思想改造營。中國政府有高級官員對此直認不諱,甚至明言是為「國家好」、為「新疆好」,讓大家晚上能安然睡覺。一些曾在改造營的受訪者,表示改造營鼓勵「營友」放棄回教思想,多聽習主席的話,相信中國會強大起來。但這些「營友」,有一定數量是來自中亞國家的國民,如哈薩克、吉爾吉斯等,根本並非中國國民,只是根據網絡審查所得,知道他們可能是較願意表明其哈薩克或吉爾吉斯國民身份、較多在社交媒體表達有關回教思想,碰巧又在中國土地上活動,就被歸類為「宗教狂熱份子」,被送往「思想改造營」。

廣告

宗教自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一部分

筆者翻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如下:

廣告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由此進路,確實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提及宗教信仰自由。但若筆者在上文述及,針對維吾爾族的宗教思想改造營、要求信基督教的家庭除下十字架等,都是明明白白的「強制公民不信仰宗教」、「歧視信仰宗教的行為」。

當然,自由不是絕對的,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框架下,限制條款包括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國民身體健康、妨礙教育制度等。因此,在國內傳教,對象不能是十八歲以下人士,而且也不可在公眾場所傳教。曾經在香港教會相當流行到中國內地傳福音的短期宣教,基本上近年也已全面停頓。

宗教自由儼如空談

近年,西方社會面對恐怖襲擊頻仍,確實引起了一些反對外來人口的浪潮,而這股風氣也造就了更多的右翼政黨上台執政,推動反移民、抗拒接收難民的政策。但外國社會沒有做的,是二分地要求取締象徵中東難民、「父權思想」的宗教組織,也沒有要求國民起來抵制相關群體。相反,每每見到恐怖襲擊過後,針對回教群體的歧視,西方社會更能展現出對回教群體的支持和接納,樂意施予援手,充分展現了西方世界的制度自信。

可是,多番強調要建立制度自信的中國,在這些事情上,選擇採取「銳實力」的方法,來回應事件。近期也多了一些以回教為國教的國家,向中國表達關注把回教徒送往思想改造營。中國政府,似乎是把制度自信演繹成對中國制度的信心,而不是對中國現有的社會狀況和社會制度有信心。

在香港,也有一定數量的基督徒、個別宗派的教牧人員,都發動聯署聲明,關注並要求停止有關行為。在中亞地區,部份國家也容許受影響的國民及涉及家庭組織起來「維權」,向國際社會要求援手。

人權自由設限不等於無限偷換概念

誠然,不同國家的憲法,都對人權、自由設下了一定的限制,如在國家安全受威脅的情況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之時,公民的權利和自由自會受到一定限制。但法律的制約、政治透明度,都使這些國家不能無限上綱地把擴大,而把國家安全變成預防性質,使思想改造營變得合理,更是只得中國一處行得通。

自由、權利不是免費,也不代表會確保每個人都會因其他人行駛其權利和自由而感到「舒服」。若同樣道理成立,汗味、體味較濃烈者不能外出、大媽歌舞團全面遭禁、食相難看者不能外出用膳,如此不尊重別人的社會,你我還想當公民嗎?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