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封城與復工,中共面對生死存亡的「電車問題」

2020/2/25 — 19:07

近日,全國由「全面抗疫」嘅風向喺黨嘅領導下一下子轉變成「全面復工」。「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知道上面諗啲乜嘢,各省市領導心領神會,自然配合吹疫情受控嘅和風。

其實成個疫情發展早就 2 月 13 日中共官場大變寫好劇本:當日單日確診人數暴升近萬五人湖北省委書記同武漢市委書記同日揹鑊被撤換,換咗新人上台,確診嘅數字喺呢十日嚟就拾級而下,到咗 2 月 24 日全國除湖北外只有 11 人確診,十九省包括北京、湖南、浙江呢幾個重災區新確診人數歸零!十日內就由一日過萬宗減到雙位數字,相反南韓、意大利一單半單就幾日內過百,反而喺一個擁有 14 億人口,衞生意識低,人口密度高,口罩唔足夠嘅國度就戲劇式下跌,全世界除咗中共之外無其他國家可以做到。 

操控確診數字同文宣維穩工作一同開展:大力宣揚醫護捨己救人嘅「感動」事蹟,國家用血淚戰勝病毒,為武漢肺炎嘅疫情降溫,為全面復工製造合法理由。六省包括廣東先後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級別下調,同時開始放寛省市嘅小區管制,市面即時湧現人群,加埋鍾南山、高永文呢啲「專家」都出嚟講中國疫情樂觀受控。

廣告

信中共講啲乜嘢,不如睇佢做咗啲乜嘢

中國真正嘅疫情係咪咁戲劇性咁持續向好?睇下北京做緊啲乜:北京市疾控中心黨委喺 2 月 13 日發布「戰時狀態」令,全員目前嚴禁離京,以十四日為一周期,換句話講,現時北京「戰時狀態」仲未解除;原定於三月初舉行嘅人大政協兩會決議延期,係中共建國以嚟首次因為衞生問題將國家最重要嘅會議延遲。

廣告

北京呢啲措施都同佢哋對外宣揚嘅「疫情得到控制」自相矛盾,明顯就係為咗拱衞京師,疫情受控只係完全復工嘅宣傳技倆,其他城市可失,但係北京中南海唔可以。

中共有幾急復工,中國經濟就有幾大鑊

農曆年後中國仲未恢復生產,工業同服務業停頓咗三個禮拜,好多公司已經出現資金流嘅問題,深圳、廣州等地已經有大量無薪假、三折出糧嘅情況,失業潮、倒閉潮轉眼即至;中小企大規模結業,將會再度衝擊大陸嘅金融業,高借貸率營運,呆壞帳急升,喺缺乏現金流嘅情況下,中小銀行業好快崩盤;工廠製造業供應鏈斷裂,上游嘅生產一日未恢復正常,下游嘅生產都唔可能復原,一環扣一環,離全面恢復正常遙遙無期。更大鑊嘅係外資都受中國停產影響,生產線停頓,佢哋唔會坐係到等中國幾時復工,已經逐漸將生產線搬離大陸,好似蘋果公司已經將部份零件生產搬去台灣,長遠嚟講世界都會減低對中國生產線嘅依賴,對中國大陸嘅出口、製造業係一個不可逆轉嘅重大打擊,即使疫情過去亦無辦法回復舊貌。

因此,一個月嘅停頓帶嚟嘅絕對唔止一個月嘅影響,而對經濟嘅打擊係每日俱增,所以中共先至要咁急住喺疫情尚未受控嘅情況下復工,盡量減低對政權嘅衝擊。

中共深深明白,佢哋政權嘅合法性嚟自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用「錢」同利益嚟換取政治忠誠,以換取人民放棄人權、自由、民主、法治、公義呢啲價值。相反嚟講,如果中共一旦陷入經濟衰退,神話破滅,人民嘅反噬將會直接動搖中共嘅管治根本。今次武漢肺炎一疫,中共體制內外次出現吹哨者,或明或暗咁同黨唱反調;各省互相搶奪物資、網上出現要求「言論自由」嘅聲音,已經為中共嘅絕對管治亮起紅燈。

復工同抗疫,係中共係一場大賭博

中共賭嘅呢手「大細」:唔復工嘅話,經濟崩盤,隨時有滅頂嘅可能;如果復工,仲可以博一博病毒嘅死亡率唔高,加上死嘅都唔係中南海高層,反而中共政權仲有一線生機。但係內地一復工,就即刻爆 14 宗集體感染個案,逾六百人要隔離,涉事工廠再次陷入停頓,賭呢手嘅結果其實可以預料。

2 月 24 日,武漢市透過央視宣佈分階段撤離無病癥嘅外地人,點知公告出咗四個鐘就「被撤回」,正正反映左中共最高層嘅決策有幾亂,朝令夕改,最後仲要推一個小小嘅武漢交通部官員揹咗呢隻黑鑊。如今中共正陷入進退維谷,舉棋不定嘅困境,係「抗疫」同「經濟」間決定「電車難題」。好有可能無論佢揀邊一邊都係死路一條,「肺炎肆虐」定「經濟崩盤」都極有可能撼動習近平政權以至中共嘅國本。到時,「樹倒猢猻散」,大家有生之年大有可能見到清末群雄割據嘅亂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