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庸官怠政,政治維穩,百姓捱苦

2020/12/22 — 22:53

圖片來源:微博

圖片來源:微博

日前廣東各地突然大面積斷電,不是限電,是斷電。因為斷電,導致供水也中斷,網絡也中斷。供電方解釋,是設備故障,經過搶修已經恢復正常。

廣東電力中斷是無預警的,說是設備故障說得通,但如此大面積斷電,也是多年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近期各省都面臨電力供應不足的問題,各種說法都有,有說是俄羅斯突然中止電力供應,有說是冬季水電發電量不足,有說是澳洲煤禁運所致,有說是工廠生產突然暢旺,有說是寒流南下民間用電驟增,有說是地方煤礦大量關閉,理由多多,眾說紛紜。

冬季是今年才冷的嗎?歷年冬天民間取暖用電都是高峰期,莫非各地黨官剛剛睡醒?冬季水枯,水力發電量不足,那也是常態,不會今年才突然發生。俄羅斯突然停止向中國供電,這更是莫須有的理由,中國電力需求,怎麼可能由俄羅斯叉住條頸?工廠生產暢旺,這不是多年來的常態嗎?中國是加工出口大國,幾年前外貿當旺的時候,電力都沒有問題,現在外貿今非昔比,反而電力供應不足了?至於地方煤礦關閉,也不是突然發生的,關閉小煤礦之前,早就應計算過煤炭補充供應的問題,不會有理冇理先關了才說。

廣告

中共行政上一旦出現問題,最會找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用以蒙蔽不明真相的群眾。上世紀六十年代大饑荒,理由就是自然災害和蘇聯追債。事實證明,不是天災,也不是追債,就是人禍,就是毛澤東搞的大躍進搞到國民經濟失調,農村推廣密植減產,畝產萬斤糧的大話數字作假。

電力是能源,發電要用煤,煤便是戰略物資,國家每年用多少煤來發電,都有一個基本常數,在這個常數的基礎上再作出調整。因為是戰略物資,進口買賣、運輸調配都需要充足時間,絕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臨時張羅,一定是提前計劃,按部就班去安排。

廣告

為什麼西方國家很少聽說限電的新聞?因為每個國家的電力需求一定有一個常數,在供應上也一定有富餘的後備量,以防不時之需。電力基礎設計一定不會剛剛好,一定要有充份後備,這都不需要專家才懂,稍有常識的都可以推斷。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大陸剛開放,電力嚴重不足,後來亡羊補牢,加建電廠,已經多年保持穩定,今次的限電來得突然,政府又好像無須向人民交代詳情:什麼原因導致,會有多大影響,時間將持續多久,等等,人民應有知情權。

此次限電恰好與禁運澳洲煤碰在一起,不免令人聯想二者相關。本來,政府若要禁運澳煤,事先應充份估計禁運的後果,未宣佈禁運前,應該先作好準備,妥當安排進口補充,以防事到臨頭措手不及,這也是常識。你要和人比武,總得先把外衣脫了,紥好馬步,不能直挺挺站著等別人的拳頭。

決策前不顧人民死活,不同部門之間沒有溝通,各做各的。習近平一聲令下,禁令下達,無人膽敢反駁,而實際上什麼準備都沒有,匆促上陣,當然後果嚴重。

曾有省級官員慨歎,說現在當官的,百分之五十時間在政治學習,百分之四十時間在維穩,百分之十時間在找錢,一語道中官場政治先行、維穩第一的常態。官員都在忙政治,都在找錢,誰在管民生?

林鄭政府也是一樣,都在忙政治効忠,忙秋後算帳濫捕濫判,忙宣誓,忙學校洗腦,防疫做得甩甩漏漏,連打疫苗針都做得差過澳門。人家澳門疫苗早就有著落,市民有得揀,香港則望天打卦,還要冇得揀。

一個地方被庸官統治已經夠慘,再加上又要怠政,再加上又要熱衷於搞政治,到最後,民間只能自生自滅。

大陸禁運澳洲煤,能支撐多久?除非找到足夠多足夠好的替代品,否則限電的困難還要持續下去。三九寒冬,民居要三度以下才准開暖氣,最多不能超過十五度,那對老人小孩、長期病患,都是沒完沒了的折磨,老百姓的苦楚,當官的會放在心上嗎?一拍腦袋就下行政命令,決策是他做,苦是百姓去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