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15 - 14:17

強國夢驚心 美帝夢初醒

首先搞清楚,中國人民享有自由,他們享有讚頌政府的自由;黨國媒體亦享有監督權,它們享有監督平民與弱者的權力;黨國媒體當然也可以嚴厲批評政府的,他們可以天天痛罵美國政府。

這一點,活在專制與自由衝突前沿的香港人最明白。

2014 雨傘運動,黨媒在香港採訪,他們鏡頭裏看不見集會井然有序,只見佔領區外欄杆擋路司機投訴阻搵食。2019 年反修例運動,黨媒的報導永遠不見百萬人遊行和平集會,只見黑衣人破壞放火;也不見警察暴力叫庶民氣忿難平,只見高官殿堂上砌辭狡辯佯作運籌帷幄。

廣告

香港的政團與論者,若有些主張被認為大逆不道或不夠愛國,黨媒口誅筆伐,既斷章取義又上綱上線,繼而在微信微博廣為流傳,小粉紅五毛黨加入戰圈;根據堂堂外交部發言人的邏輯,涉偷渡被抓的香港人,部分人雖然只是藏有製造爆炸品原材料,就是「想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一直以來,若遭咒罵的香港人想找個渠道回應?妄想,微博被封、微信被審查,你只能挨罵,沒有還口之可能。

香港信奉自由,崇尚多元開放,微博微信抖音等通訊軟件與分享平台,無任歡迎,隨時營運,用戶自己選擇;但香港人北上,想繼續用臉書推特 WhatsApp,要碰碰運氣看網絡審查大氣候,瀏覽器書簽上慣用的海外媒體,十個有八個被封鎖。

中國駐英大使在英報章撰文駐美大使在美國報章撰文,英美大報都歡迎,人家重視意見平台,尊重意見自由,任你發表高見;美國駐華大使想在《人民日報》撰文,不只被拒絕,外交部發言人更說,這是精心設計「故意碰瓷找茬」。

這就是一直以來的「不對稱交往」。

一個不對稱的輿論環境,就是有佢講冇你講。捷克前總統兼劇作家哈維爾曾經在一齣劇本寫過:「民主制度有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哈維爾此番慨嘆,正是當總統後發覺,民主制度的開放包容,易遭喜好弄權與別有用心的人予取予攜。

不對稱不公平的輿論環境,令信奉民主自由的體制吃大虧,黨國一方面大力批鬥「西方」言論自由,卻同時盡享自由社會之寬容大道,黨媒以銀彈策略設立眾多海外分部,試圖影響別國輿論,同時卻在本國嚴限外國記者採訪。通訊及分享軟件如 TikTok 及微信在美國自由使用,大行其道;源自美國的臉書、推特、WhatsApp、YouTube,則遭拒於網絡長城之外。

美國對華政策大轉向,與美國人終於深刻認識這種「不對稱環境」有很大關連,除了國務卿蓬佩奧連番「討華檄文」談及這點,聯邦調查局局長弗雷月前一段演講,亦顯示美國政界「大悟」,他說:「中國有一個與我們本質上完全不同的制度,他們在剝削我們的開放制度,同時以他們的封閉制度圖謀利益。美國社會很多有重大意義的分野,在中國幾近不存在或很模糊,例如黨與國之別、民營與軍辦之別、國營企業與私人企業之別。」

黨國的私人企業,總帶着國家任務;蓬勃的媒體,從來是姓黨的喉舌。美帝與黨國建交四十餘年,才大夢初醒,覺悟前非,終於激起美國現政府以雷霆手段封殺 TikTok、微訊、華為等企業。

牆內國人憤忿不平,黨國輿論薰陶下,他們指美帝空談自由民主、雙重標準云云;其實美國是改弦易轍,用黨國對付臉書推特谷歌等美企的同一標準而已。黨國不容美帝社交平台進軍本國,當美帝不容中華帝國企業長驅直進時,黨國則痛罵人空談自由,豈不滑稽?

五毛小粉紅嘗試爭辯謂,情況不同呀,我國事先講明,你要遵守本國法律一二三四五六七才可以進軍內地,三口六面申明,並非不讓你做生意,要你守法而已;但特朗普現在無端端改寫遊戲規則呀。

此乃中美社會體制大異之處,兩國憲法皆有條文保障言論自由,美國 TikTok 用家不滿特朗普政府的封殺政策,他們可以在媒體上批評總統,可以告上法院指控特朗普政府違憲;TikTok 本尊亦告上法庭指控特朗普所簽的封殺行政命令違法違憲。

同樣在憲法寫着保障言論自由,在中國,小熊維尼都要禁,你想指控習帝違憲?你想挑戰審查部門惡棍們的權威?你以為中國司法真的獨立?

黨國發動輿論,謂美國指控中國企業監控及損害用戶私隱毫無根據,這點香港人最有發言權:體制的本質就是證據。中國企業皆設黨委,眾多公司與黨與軍有密切聯繫,最新報道,深圳振華數據被指收集全球 240 萬人私隱情報,懷疑提供情報部門使用。

至於私人公司,老闆在內地有生意就是軟肋。今天按兵不動,只是時辰未到,操控機制建成,不急一時,隨時為我所用;關鍵時刻,就是圖窮匕現之時。機心處處,卻要求別人天真,現在,沒有人會上當。

 

相關文章:
劣治取代良治,「兩地法律一致」
噁心的權力內循環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此為加長版本。)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