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肺炎中共

2020/2/10 — 19:03

武漢肺炎擴散如此迅猛,人類能安心遠離疫情之日仍遙遙無期。有不少文章指出,中國可能遭逢鉅變。本文嘗試從另一進路,和大家推敲、想像武漢肺炎之後的香港及中國處境。

不會回頭的地方主義

先從武漢封城之後中國各省防疫措施說起。習近平在 1 月 20 日終於承認武漢肺炎疫情嚴峻後,基本上下放權力予各省自訂防疫政策。浙江省反應相當快,立即推出措施如十五人以上聚會需要申報、封閉社區、小村檢疫、鼓勵群眾舉報武漢訪客及以三倍工資急召工人在省內生產口罩等,甚至贏得「浙江座標」之美名。雖然最終沒能壓得住,但比香港政府的不作為有天淵之別。另外江蘇省甚至下放權力至各市自訂策略,中國網民甚至戲稱其為「江蘇聯邦制」。

廣告

相信大家都看過這些攪笑圖片:大陸為防湖北省或武漢人進入而築起一堵堵圍牆。其實築牆者一點也不是為了攪笑,那是確確實實地方主義抬頭的明證。因此,中央才下達拆牆的命令 — 但有多少地方會真正執行?還是會以疫情未了而敷衍過去?

另一佐證地方主義的反面例子是,湖北省紅十字會鯨吞全國援助物資資源,惹起公憤。在中國各省全力抗疫之時,湖北省還敢關起門來胡作非為,可見其有恃無恐的心態。只要查一下就知道原因了。湖北紅會會長是趙海山,也是湖北省副省長。中國紅十字會榮譽會長是王岐山,王岐山乃中國國家副主席。是否有人撐腰,連黨中央的指令也可以置之不顧?

廣告

而中國人的特性是,有權在手,不輕易放棄。地方嚐到了甜頭,有那麼容易將權力拱手相讓嗎?

破碎了的有利獨裁的夢

武漢醫生李文亮去世後,香港才比較多人看到中國人開始挑戰中央。其實早在中共宣佈武漢封城後,中國網民便排山倒海地挑戰中共權力,甚至支持香港醫護罷工,表示不明白港府為何不答應市民訴求,並對香港的逆權運動立場由反對變成支持。

當然,中間的轉折過程,是因為個人權利遭公權力剝削而帶來的覺醒。李文亮醫生之死帶來的震撼,是因為他本來篤信黨的領導,最後竟然得到如悲慘的結局,這很能激發起中國人民的共鳴。

一般認為中國人不反抗才致使中共權力穩固,其實沒有這麼簡單。所有政權,包括獨裁政權,都有政權是否合法的問題(即合法性問題)。民主社會透過民主選舉授權,獨裁、專制政權的授權過程往往更為複雜。簡言之,在中國,是這樣的:你給我豐衣足食安穩生活,我便承認你的政權。這就是所謂的有利獨裁者,或者中國歷史上的期待明君。後八九的三十年,這個授權過程,雖有風浪,但大致能如群眾所願。今次疫情,卻完完全全摧毀了這個信念 — 連保障生命也做不到,你還要我承認你嗎?此所以中國剛開始掀起要求言論自由之風。[1]

國家機器的失靈

地方主義抬頭,加上以億計的人民挑戰中央,恐怕中共一味鎮壓的國家機器將會失靈。或許中共不會一時三刻倒下來,但分崩離析的局面恐怕不能避免。我們自小已懂「天下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的道理。在中國未能發展出可持續政制(民主是其中例子),後中共必然是「分」的局面。但因為未有巨大的權力接手(漢末也有三國鼎立,但現在沒有),比較可能出現像軍閥割據或唐末的藩鎮割據之局面。

有一段小插曲頗堪玩味。話說八十年代初,中國大陸的「春晚」壓軸小品,必然是諷刺當年最嚴重的社會問題。這是「春晚」流行的原因。今年「春晚」的小品,竟然在映射武漢高官謊報疫情。要知道,沒有批准,這段小品絕不會出現。習近平是否在心心念念八十年代初相對自由但仍然大權在握的中國?習近平本來最怕中共亡於他手,但如今看來,這就好像自我實踐預言,中共至少走向中衰,也有可能走向覆亡。

香港如何自處?

在此時勢,香港會走向何處?其實來來去去的方向大家都想過千百遍了:真正的自治、獨立、國際共管城市等。我比較相信,當中國大陸四分五裂之際,他們更需要香港這個國際場來賺錢、避險、走佬。因此,香港比較有可能爭取到五大訴求及清算黑警。當然,所有權力在臨死前必會卯足全力反擊,大家要挺過去。

最後,我想提出兩個問題:1. 中共以致全世界也知道香港政府不代表香港人。在光復之前的過渡期,如果有人想真正了解香港人要些什麼,我們應該如何去做?是否應該再次建立公投機制或者其他?2. 光復之後,香港應如何看待和週邊地區的關係?譬如中國?美國獨立戰爭有句名言:「戰爭時是敵人,和平時是朋友。」說的是美國和英國的關係。香港將如何在國際社會中自處?

 

[1] 其實除了我們熟悉的維權人士之外,一直都有人在各種層面上反抗,只是鮮為香港人知。習近平自上台後,頗懂挑撥香港和中國人互相仇恨的權術,為的就是避免香港向中國大陸輸出革命。如今看來,紙始終包不住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