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李旺陽】獲釋一日後 鄒幸彤手持燭光悼念: 同極權鬥,要有賭上一切心理準備

今日( 6 日)是因支援八九民運而被判入獄的內地前工運領袖李旺陽「被自殺」第 9 年。在香港,6.4 當日被捕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晚上出席詩歌悼念會時,​手持蠟燭現身。她說,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當年的憤怒及震撼,李旺陽的一句「砍頭也不回頭」,令不少香港人走上街頭,「砍頭也不回頭…….可能當時我們也沒想過,有一日,我們要自己去承擔這一句說話的重量。」

鄒說,在香港做民主運動,長期有不真實感覺,覺得在政權框框下,並不會挑戰到權力核心,「好似喺政權允許的框框下表達….但這種平衡其實是一種權利不對等的情況下,可以輕易被打破」。談及政權全面跟民間開戰時候,港人應如何自處時,她說李旺陽跟自八九民運的前行者,給過我們答案,港人首先要人清楚政權和民間不同的權力來源,「政權擅長硬暴力,有強大的武力、有法律、有監獄,民間是軟性力量,道義、真相、堅持的力量。(政權)拉了我們的人坐監,不等如他贏了,如果我們在過程裏,可壯大了運動,我們就沒有輸。」

前行者非「送頭」  做足心理準備下唯一的方法

鄒幸彤續指,跟極權抗爭時,要有「砍頭也不回頭」的決絶,「真係想成功就不能心存僥倖,要有賭上一切的決心」,亦不應用送頭的角度去想整件事,「如果話李旺陽22年牢獄是送頭,他會在走出來揼你」。她說,李旺陽、劉曉波的08憲章,均不是「送頭」,而是在有了心理準備、在極權下,做運動唯一的方法。

面對政權的硬力量,鄒說不需要計算行為可為運動帶了多少得著,不須像政治領袖般計算,「堅持和原則,本來不是一種計算……恰恰係一啲可能大家都唔識嘅人,佢哋純樸的堅持,具原則的堅守,會激起最大的迴響,凝聚最大的道義力量,令到咁多人九年以來都仲會企喺呢度……其實唔使諗咁多,啱嘅堅持去做。」

鄒幸彤發言全文:

轉眼九年。
不知還有幾多人記得當年的憤怒,當年的震憾。「砍頭也不回頭」,讓多少香港人動容的一句話,為之我們上街,我們悼念,我們創作詩歌,我們描繪他的形象。但我們傳播旺陽先生的事蹟時,有沒有真真切切地想過,終有一天要承擔這句話當中的重量?旺陽先生,以他一生的付出,拷問著我地爭取民主的決心。其實之前在香港的民主運動一直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是政權允許的政治表演,不會觸動權力的核心,權力也就不多干擾你自由行動與說話。但這種默契--或許說是平衡--本就好容易因為權力不對等而被打破。沒有和平共處了,政權現已同你講得清楚,就是全面開戰。這一支燭光,在這種時刻,我們又該如何自處?李旺陽先生,同不少八九民運走過來的先行者,其實給過我地答案:


1. 首先要清楚認識我地雙方的力量來源。政權的力量是赤裸裸的硬力量,武力、法律、監獄,所有強制的手段。民間的力量是軟性的實力,道義、真相、民心,都是泉源。旺陽赴義,曉波憲章,其實都是凝聚著這些軟實力的過程,而不是送頭。


2. 要有「砍頭也不回頭」的決絶。從極權手上爭民主,要它讓出到手的肥肉,憑什麼覺得它不會全力反撲?你離成功愈近,反撲會愈激烈。民主運動就有這種成功詛咒:你愈有影響力同威脅,它愈會用佢它的硬暴力來對付你。同極權鬥,其實係真真正正要有賭上一切既心理準備,不要心存僥倖。


3. 但不應認為被強制了就是輸,反而應該儘量係過程中累積屬於我們的軟實力,道義的力量,將政權的骯髒事儘可能曝露人前、講清講楚,將事情黑白對錯講清楚,將人心拉去我們這邊。但其實講到底,堅持同原則本來就不用計算,我諗旺陽先生都沒有計算過自己的犠牲可為中國民主運動帶來什麼。簡單總結一句:只要是對的事,就堅持,就去做。

職工盟今日(6日)晚上舉行詩歌聚會悼念,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等人出席分享。晚會現場正中放置李旺陽遺照,放上一束白花,大會在遺照前方點上燭光及放有吊唁冊,舞台背景以黑布寫上「共同的理想」字樣,大會帶領現場人士默哀一分鐘,又呼籲市民在觀看直播同時燃點白色蠟燭,「由悼念李旺陽開始,記得每一個運動中無名嘅人」,並反省自身,繼續傳承一份勇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