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李旺陽】「被自殺」 9 周年 職工盟詩歌聚會悼念:記得每位運動中無名的人

今日( 6 日)是因支援八九民運而被判入獄的內地前工運領袖李旺陽「被自殺」第 9 年,在香港,職工盟晚上舉行詩歌聚會悼念,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等人出席分享。晚會現場正中放置李旺陽遺照,放上一束白花,大會在遺照前方點上燭光及放有吊唁冊,舞台背景以黑布寫上「共同的理想」字樣。獲釋一日後,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悼念李旺陽的聚會中,手持燭光說:「『砍頭也不回頭』,不少香港人為此走上街頭。可能當時我們也沒想過,有一日,我們要自己去承擔這一句說話的重量。」她說,跟極權抗爭,真的要有砍頭也不回頭的決絶。

 

「由悼念李旺陽開始,記得每一個運動中無名嘅人」--職工盟執委鄧建華

詩歌聚會在晚上 7 時開始,現場人士默哀一分鐘,呼籲市民在觀看直播同時燃點白色蠟燭;「六四樂隊」文威亦演唱新編曲的《自由花》、學運領袖王丹在所作的新詩《沒有煙抽的日子》、《民主會戰勝歸來》等歌曲。主持人、職工盟執委鄧建華表示,李旺陽曾經在八九民運中寂寂無名,直至坐了 20 多年冤獄才被報道,呼籲港人「由悼念李旺陽開始,記得每一個運動中無名嘅人」,並反省自身,繼續傳承一份勇氣。

「砍頭也不回頭」,可能當時我們也沒想過,有一日,我們要自己去承擔這一句說話的重量。』--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鄒幸彤:純樸的堅持、具原則的堅守激起最大迴響,「唔使諗咁多,啱嘅堅持去做」

拿著蠟燭現身、在 6.4 當日被捕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示,在香港做民主運動感覺並不真實,「好似喺政權允許的框框下表達….但這種平衡其實是一種權利不對等的情況下,可以輕易被打破」,而政權現正全面打破這個平衡。就該如何繼續民主運動,鄒幸彤則指李旺陽等前行者「畀過我地答案」。她說,首先要理解政權與民間力量來源的不同,「政權嘅力量係硬嘅,有法律、有監獄……但民間力量係軟性,係真相、道義、堅持的力量」。她提及,李旺陽、劉曉波的堅持並非送頭,而是在有了心理準備、在極權下,做運動唯一方法,呼籲港人以純樸的堅持,具原則的堅守,激起最大的迴響,凝聚最大的道義力量,「其實唔使諗咁多,啱嘅堅持去做。」。

「我哋要明白每一個運動犧牲的人,其實都是在我們身邊有血有肉的人,我哋要記住佢,我哋要記住我哋嘅親人」--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

朱江瑋憶述趙寶珠:如果做對的事,作為屋企人都要怪佢,咁仲有邊個支持?


曾聯繫李旺陽家屬的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表示,李旺陽「被自殺」對他衝擊很大,他一直認為李是一個「好厲害、堅強」的人,在與其家人接觸後,更發現鐵漢的另一面,是被家人滿滿的支持包圍。朱說,曾往內地探望李的家人,有一次在車站等車期間,問及李旺陽的妹夫趙寶珠,會否怪責李旺陽的民運之舉令身邊人收到壓力。朱憶述,趙寶珠只淡淡回應指「唔會怪,因為佢做緊對的事,如果做對的事,作為屋企人都要怪佢,咁仲有邊個支持?」

朱說,經歷反修例運動,大舉抗爭者被捕後,才能理解到家人的支持,對抗爭者的重要性,「離開危險是人類的本能」,但不要用愛否定親人的勇氣、用團結要求人退縮,「我哋要明白每一個運動犧牲的人,其實都是在我們身邊有血有肉的人,我哋要記住佢,我哋要記住我哋嘅親人」。

「李旺陽做出選擇,唔係做咩英雄人物、民運領袖,只係相信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是個人良知的反抗,堅守的價值鏈接共同體的記憶」--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個人良知的反抗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說,六四至今但從未離開過每一個人,提及經歷六四的人,「每一年這天壓抑內心感情、傷痛,不能夠公開悼念、談論六四,只能夠依靠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逐漸遠去的記憶,支撐自己」。他又提及卡繆筆下「鼠疫」的故事,市民面對鼠疫被逼與親人分離,突然失去自由,只能靠回憶往昔生活支撐。他形容,李旺陽是「以誠實與政權搏鬥的人士」,縱使被政權取走很多東西,他的意志及自由卻未被取走,呼籲港人堅持,並影響、鏈接集體,「我反抗故我在」,「李旺陽做出選擇,唔係做咩英雄人物、民運領袖,只係相信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是個人良知的反抗,堅守的價值鏈接共同體的記憶」。

「李旺陽即使在絕望困境裡面,依然選擇堅持,堅持比生命價值來的可貴……當我哋沒有人可以指望,或者從來最應該指望的是我哋自己」--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陳國誠


陳國誠籲市民「指望自己」 李卓人、吳文遠獄中籲港人堅持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陳國誠表示,李旺陽一直依然堅持自己的信念,在鏡頭前說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李旺陽不是學生、知識分子,但他的名字值得我們記住,就正如每一個在反送中運動中犧牲的人」。陳指,在香港的情況越發惡劣,政治領袖遭還押、紅線帶來無限恐懼時,港人更應該指望自己,不應屈服退縮,「李旺陽即使在絕望困境裡面,依然選擇堅持,堅持比生命價值來的可貴……當我哋沒有人可以指望,或者從來最應該指望的是我哋自己」。

「學習李旺陽,堅持理想、戰鬥到底!」--支聯會主席李卓人

因 2019 年 818 和 831 未經批准集結案入獄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透過友人讀出獄中所寫的書信,表示香港人一直願意為公義戰鬥,相信最後一定會有回報,「冤案、奇案幾時先可以真相大白,以祭李旺陽在天之靈?香港人對公義的執著一定有回報,要學習李旺陽,堅持理想、戰鬥到底!」

「我哋依家坐香港監獄,相比李旺陽80年代坐到千禧,我哋依啲係微不足道、講唔過去、講出來得啖笑」——社民連吳文遠

同樣在獄中的社民連吳文遠,則透過大會播放早前錄影的片段。吳文遠指,李旺陽有多次「認罪」、保外就醫的機會,但他並未有使用,反而保持有勇氣,「堅持中國係要有民主……憑良心講真話」,呼籲港人要紀念李旺陽。就多個民主派人士身在獄中,吳文遠則表示港人無需擔心他們,「我哋依家坐香港監獄,相比李旺陽80年代坐到千禧,我哋依啲係微不足道、講唔過去、講出來得啖笑」,只希望能早日出獄,繼續與港人悼念、同行。

「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李旺陽2012年接受有線電視訪問

此外,職工盟今日(6日)亦在旺角朗豪坊外設街站,派發李旺陽生平單張,並收集市民簽的弔唁冊,而弔唁冊會於今晚火化;當年曾訪問李旺陽的有線中國組前記者林建誠亦有到場簽名,並留言寫上「殺人者終必覆亡」。湖南邵陽的工運人士李旺陽,自 1989 起因聲援民運、舉辦六四追悼會等行動,被指犯下反革命宣傳煽動等罪,先後被囚至少22年,更失明失聰。他曾在 2012 年5月接受有線中國組前記者林建誠的訪問,表明不後悔投身民主運動,「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惟在同年 6 月 6 日、訪問播出四日後,被形容為「鐵漢」的李旺陽,被發現伏屍邵陽醫院的窗邊,至今死因成疑。當局聲稱頸部繫上繃帶,但腳沒離地的李旺陽為「自殺」,外界質疑李旺陽是「被自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