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6/24 - 22:41

【惡法日誌】黃河是母親河,長江是大姨媽

母親河的源頭(作者攝)

母親河的源頭(作者攝)

六月二十四日 典型六月天,暴雨在長江,放心,大壩怎會輕易決堤

我喜愛王力雄的文字,《天葬》寫西藏、《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寫新疆,有故事、有感情,夾敍夾議,論述有力清晰。

八十年代中國,曾經掀起一片「漂流熱」,探險隊由源頭開始沿河漂流,探索中華民族「母親河」,演活愛國教育主旋律,自我投入母體,一見黃河感恩流涕。原來王力雄也曾經從黃河的青海源頭,單獨漂流至中上游的瑪曲。漂流黃河千多公里,是否就等同服用愛國興奮劑、激發起民族情懷?

廣告

最近王力雄整理當年舊照有感而發,在社交媒體上留下幾句話:

「我本把黃河當成漢民族的搖籃,而漂了三個月仍未漂出藏區的歷程,讓我認識了另一個偉大的文明和廣闊的世界,從此成為我走出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的起點。」

今時今日,國家主義至上,泰山壓頂逼令每個人交心,王力雄這段話格外有共鳴。

黃河源頭,我也去過,也試過驅車十多天,仍然走不出藏文化的土地。黃河源有眾多小支流,源頭只是青海高原上冒出來的一口泉水,細弱無力,最宏偉是江澤民主席的「黃河源」題字,刷存在感刷到上黃河源頭。同行的內地朋友謂,我們要在源頭拍一張合照,要嚴肅,不准笑,因為這是母親河之源。

於我而言,黃河是黃河,阿媽是阿媽,黃河不會是你阿媽。北方口痕友表示理解:你喝的是珠江水,那麼長江是你大姨媽,黃河就是二姨媽了。

無處不在的江澤民題字

無處不在的江澤民題字

沿路,都是藏人的牧場

沿路,都是藏人的牧場

回想在藏區遊歷的日子,山高路遠,空氣澄淨,經輪滾筒悠轉,體會藏人對天地的虔敬,擁抱另一種生存方式,確實是廣濶的世界,與漢族截然不同的氣質。

站於青藏高原,地厚天高,每個風起幡動的山頭,神聖土地自古以來都是西藏人棲息之所,藏區全面併入版圖始自清朝,是滿人的「功業」。漢人農耕文明自古之來不適用於苦寒之地,今天高鐵列車滿載物質文明直搗藏文化心臟,再運走邊陲疆土的礦產與能源,以教育之名配以經濟實利,陰乾藏語,同化下一代。

國家版圖,從來由武力與利益來定義;國家安全,也是當權者說了算。以強橫手段去除差異的大一統,已經來到香港。因國安之名,中小學國民教育將會鋪天蓋地,有一天老師教你「黃河是母親河」時,試一試這樣說:「長江是大姨媽」。

高原文化的最後餘暉,我慶幸感受過,也不幸地,無緣再會。

【惡法日誌.之十四】

 

相關文章:
色達是空:一個天葬主題樂園的誕生
在黃河源頭遇上江澤民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