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時狀態令來者不善

2020/2/15 — 20:26

武漢市(資料圖片,來源:Benjamin Chris @ Unsplash)

武漢市(資料圖片,來源:Benjamin Chris @ Unsplash)

中國大陸的疫情,正在進入一種荒唐的狀態。一方面,武漢湖北的感染數字,因採用新的統計辦法而飛升,政府下死命令短時間內擴建十萬張病床,顯示形勢很不樂觀;另一方面,湖北以外地區,感染數字卻直線下降。如果湖北以外地區感染數字真的下降,按理是有利於復工的,應該大書特書以安定民心,但北京疾控中心卻又發出「大仗即將來臨」的警告,並說目前是「關鍵時刻」、「危急狀態」、「非常時期」,甚至發佈戰時狀態令。

究竟是數字可靠,還是政府行政命令可靠,外人只好發揮高度的想像力去理解了。

如湖北以外全面向好,光一個湖北,集全國之力,以中共舉國體制去對付,大概長遠可以不那麼悲觀,就不知道武漢人要付出多大代價了。但如湖北以外並不那麼樂觀,政府又強行推動復工,復工後造成的交叉感染將造成不可想像的惡果,到那時,就看十四億中國人要付多大代價了。

廣告

早前有內地專家說:武漢在爆發期,湖北在初發期,外省在潛伏期。武漢疫症初期,有五百萬武漢人散入全國各地,依疫症發展的時序來看,專家判斷倒是接近現實的。外省在潛伏期,預示了惡劣形勢陸續有來,也證明北京的戰時狀態令不是胡亂作出的。

是什麼樣嚴重的形勢,使官方作出戰時狀態令?就是說,疫症已經不可能靠正常的社會管理去對付了,要用暴力去對付。實際上,各地早就使用暴力在抗疫,暴力封戶、封樓、封小區,暴力查禁未戴口罩者,暴力捉拿病患,總之暴力早就盛行。現在頒令進入戰時狀態,也即是說,政府的任何行動都不再受法律規限,也不再考慮道德倫理人性,只要他們自以為是在抗疫,就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廣告

早前廣東人大緊急立法,規定政府可以隨時徵用民間私人物資,這種嚴苛的政策,即使戰時也未必如此。也即是說,政府頒了戰時狀態令,政府就可以為所欲為,而百姓只好逆來順受。

近日又有傳說,政府鑑於抗疫形勢嚴峻,即將實行某種程度的斷網。自疫症發生,網上各種消息流傳,這些消息很多事後都被證明是真消息,但這些消息又把政府的不作為、欺上瞞下、胡作非為都暴露出來。民間怨氣通過網絡集結,直指政府的倒行逆施,動搖中共的統治地位。繼武漢之後,廣州也有市民通過網絡約定,同一時間熄燈開窗,向室外高叫狂吼,以表達內心不滿情緒。種種跡象顯示,大陸民間不滿情緒正在集結,因此之故,調動解放軍入城,宣佈戰時狀態令,都其來有自,而以疫症形勢嚴峻為藉口,實行局部封網,是達到嚴控社會輿論的手段之一,也是對社會動亂的防微杜漸。

中國人在網上狂歡,為祖國加油,自嗨「厲害了我的國」,這種美妙的日子一去而不復返了。

當下疫症當頭,人人自危,身家性命尚且有憂,更別提集體抗爭了,因此,在中共社會嚴控的形勢下,近期不太可能發生社會動亂。不同地區的本位主義盛行,地方自保,喪失全局觀念,中央政令難行,也只是未來造成地方割據的先兆而已。

從政府行為與民間情緒來判斷,真正的亂局會在疫症消解後,經濟大走下坡,全國物資緊缺,失業嚴重,物價上升後才會發生,到那時公眾行動自由,心底積鬱都發洩出來,那才是最凶險的時候。目前疫症流行,人人自顧不暇,但民間對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對習近平「定於一尊」的質疑,對社會體制的反省,都在潛移默化之中,並因疫症的失控而逐步深入民心,為日後的大規模社會抗爭運動作準備。

中共的大麻煩不是疫症,是疫症失控會喚醒大量中國人。人只有身家性命危在旦夕時,才會產生個人禍福無所依憑的巨痛,這種巨痛才會啟發他們去思考社會制度的根本問題,而到那時,民間廣泛的覺醒,才能推動社會變革。

香港人要守望相助,一直支撐下去,支撐到大陸巨變來臨,那時香港的命運與中國的命運相呼應,才是我們共同的煲底。到那時,林鄭根本不是什麼問題,黑警也不是什麼問題,問題只是,我們要什麼樣的香港,中國人要什麼樣的中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