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重要講話」

2021/2/23 — 19:35

剛才拜讀完這位夏主任最新發表,事先被大事張揚的所謂重要講話。我回想到一點,究竟這七十多年來,有沒有任何一位中共的領導人或高層官員,可以講出寫出一篇重要到將來可以垂範千古的文章或講話。

打開中央台,有哪一次報道黨高層的發話,不是形容為「發表了重要的談話」?高官、文棍、領導寫的文章,又有那一篇不是說成「發表了十分重要的文件/文章」?

全國層次是這樣,在地方層次的領導官吏及幹部,在地方的傳媒上的發言與文章,同樣都是如此!在部門層級的層次,在部門內部的講話,又何嘗不是如此?這種對所謂「重要」的濫用,其實大家都知道原因。只是整個黨組織,政治及充滿封建色彩的官僚架構之下,上級向下及施加權力意志的助語。風一向轉,一旦被打倒,一旦被否定,以前所有的所謂「重要」都會驟然變得無關痛癢!

廣告

如果真的期望領導人或高層官員可以講出寫出一篇重要到將來可以垂範千古的文章或講話,其實也不算很過分,歷史上每個朝代的重要人物或官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足以成為當代教育不能不重視的「範文」。但今天這個新中國,能夠產出這一類不朽的「範文」嗎?百年之後,今天那些所謂重要講話、重要的文章會變成怎樣,會得到什麼評價?或者會不會變得連作出評價也顯得多餘!看來這個最差的可能性還是有跡可尋的。

及得上春秋戰國時代那些「過秦論」、「諫逐客書」之類的文章固然沒有。再後期,很多唐宋時代的知識分子當官之後,都能寫出一些很有文學價值及歷史研究價值的文章。柳宗元、韓愈為官時的一些文章及奏章,以前都曾經讀過一些。歐陽修為官時寫下大量的文章,其中不少到今天仍然甚有價值,仍然可讀。范仲淹寫下的《岳陽樓記》既講自己的抱負,也是為自己的仕途明志。蘇東坡、辛棄疾這些失意文人,雖然在官場長期流放下僚,依然著作等身。到了近代,曾國藩作為滿清王朝的中興大臣,也寫下不少可讀、值得讀的好文章,他寫的家書就更是文情並茂。

廣告

到了這個新中國,又說開創歷史,又說振興中華,但文藝創作可以說是比起某些封建王朝更加禁區處處。官員壟斷了資訊渠道及黨國喉舌的話語權,但究竟他們有那一篇可以與上述那些比擬。《毛選》中很多篇曾經成為指定教材的文章,其實都是黨八股的先驅。後來的黨政高層差不多都是空白一片!江澤民講的那些「三個代表論」,睇完只會笑一餐。胡錦濤講的「科學發展觀」,其實也只是汛汛之言。兩個人都搞不出一篇像樣的文章。就算之前的趙紫陽、胡耀邦,思想算是比較開放,但仍擺脫不了黨八股!至於現在這個核心,大家不妨去各大資書店觀察一下,出版物可說是不少了,最近也有兩本新書出版,就連他說話中的片言隻語,都可以出版了三大冊的談話內容典故大全。我觀察過不少次,從來未見過有人會買。我自己打個書釘,如果有人送俾我,我或者會要,交俾樓下執紙皮的阿叔去回收,起碼可以幫補吓一箇幾毫。

對於這些發言記錄、重要講話、八股文章,那些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拍完手掌,投票支持完,我諗好快就唔記得哂!思想統一,全黨只能有一個核心,全國只許一個腦袋,比漢唐盛世甚至北宋,可能都更差。

搜索枯腸,到最後只覺得自己曾經接觸過的,唯有鄧小平那份「白貓黑貓論」及李瑞環講的「茶垢論」還有一點點活潑!而且短短地,都不至於會浪費太多時間。

如果最高領導尚且如是。這些只能緊跟中央的封疆大吏,又可以點?睇吓這篇又長又臭的黨八股最新樣板文章咪知囉!最好笑嘅,是今日那些特區高層以後就肯定會當這篇毫無新意的黨八股如聖經般,動不動搬出來凶人,更會成為政權進一步胡作非為的依據!咁睇,都唔可以話唔重要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