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發供應市場、野味產業縺與菜籃子黑幕

2020/1/30 — 19:26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純粹個人觀點,將近日讀過嘅食物安全同野味市場嘅文章整理一下。

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好可能只係其中一個武漢肺炎爆發介面,因為最新英國醫學期刊 Lancet 發佈論文,追蹤武漢一間醫院裡面最早感染四名感染者中,三個都沒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見圖),即係話好可能個疫源地(唔只係)批發市場,源頭仍然不明。

廣告

如果源頭唔係網傳緊嘅實驗室病毒洩漏,或者仲有再早啲嘅感染個案被隱藏,就有可能係批發供應上游嘅野味養殖場及肉類加工場出事,咁就同依家整個中國農產品批發供應鏈安全問題有關。

出事嘅地方就有可能係:

廣告
  1. 專收野味嘅黑市商販集中放置野味嘅地方,令動物集體感染,再供出去唔同批發市場/社區散播。
  2. 養殖野味商販放置野味嘅地方,令動物集體感染,再供出去唔同市場/社區散播。
  3. 收集野味屠宰的肉類加工場,將感染動物肉類散開。
  4. 感染動物將病毒傳到供應過程嘅運輸工具,令用過同一款運輸工具再向外傳播。

或者養殖野味嘅、黑市收野味嘅同屠宰野味嘅都係同一批商販三位一體。早前被訪問武漢賣野味市場嘅商販,自己都承認分唔清楚啲野味係養殖定野生,「偷著賣那多少是有的」,邊度嚟都追唔番。咁即係話,基本上係反映咗野味食物供應鏈安全性同透明度出咗問題。

一日仲未鎖定到個病毒源頭,一日都有可能從源頭散播緊病毒。中國講咗咁多年食物來源要「全程可追溯」,到問題出現就發現原來得個講。

除咗刻意隱瞞,追唔到食物來源嘅原因可能有二:

第一、根本成個都係黑市野味市場,成個供應鏈無論從貨源、通路、販子當然係隱藏,冇咁易被你搵到,分分鐘有埋地方政府/有勢力人士包庇,係一個中國菜籃子黑幕。

第二、中國嘅農產品供應鏈一直係批發市場主導模式,佔咗所有農產品市場 7-8 成,同北美模式以超市主導好唔同,講緊每年上萬億生意。但私營批發市場一直存在好多問題,例如壟斷資訊、農產批發商背後嘅商販(包括「二道販子」)唔駛拎牌乜人都做得,流動性高,更難追溯來源。加埋近年網絡直銷及第三方物流模式衝擊,都開始出現惡性競爭,透過賣野味搵賣點,或者搵非法野味養殖場拉低批發成本,絕對唔出奇。

武漢個海鮮批發市場批發、零售、觀光三位一體,乜都混起嚟賣,呢種實體批發市場空間的「髒、亂、差」現象,官方學者民間都不時批評,講過哂冇徹底改善然後出事,仲要成為主要爆發疫症中介,呢啲就叫做人禍。

其實唔好以為依家中國賣嘅野味淨係野生,除非係一帶一路不斷捕捉人地國家嘅野味,真係唔知現時中國仲剩番幾多「山珍」可以捉到做批發。要做到大眾畜牧咁嘅規模批發供應,就知佢一定要靠馴化集中養殖作主要供應,咁樣分分鐘比起野生捉仲危險。

其實養殖野味市場喺近年中國農村靜靜雞冒起,SARS 隔咗唔夠十年,就開始自欺欺人話蝙蝠先係 SARS 宿主唔關果子狸事,俾個理由自己全國大攪野味養殖業,將「特種養殖業」合法化、網上教養野味致富,有啲仲包裝叫「綠色農業」,因為唔食野生食養殖就叫「綠色」。從此孔雀、野豬、竹鼠、駝鳥、果子狸養殖場應有盡有,又有批發市場通路,又有龐大消費市場支撐,當然商販可以比一般養殖賺多上十倍,但就會整到「全民大煉毒」,唔駛話武漢實驗室洩漏,基本上大量野味養殖場每日都做緊開放性病毒實驗。

近年愈見愈普及嘅城市政治生態學有句名言:“There is nothing unnatural about New York City.” 簡單嚟講,即係話人為發展唔單只係影響緊自然環境,而係直情改造緊人同自然嘅互動關係,今天此道理尤其警世。

唔好再當食物供應鏈剩係個工業/經濟成本效益問題,真係好好當番佢係食物咁特殊看待;唔好玩食物;食物供應鏈如何,病毒亦必如何;食物批發市場空間唔好批發零售共冶一爐;立法規管中國批發供應商販資格,呢啲觀點,未爆之前好多文章都已經提過哂。但係要真係做得到,事實上係對依家中國官員嘅文化水平、體制同嘅存利益結構好大嘅考驗。

亦唔好旨意官方會為你答以上問題,因為分分鐘查下查下,就會揭咗成個野生產業鏈同邊同高官咩勢力人士有關,唔駛講咁遠,你睇下油麻地果欄就知。但武漢人被佢害到咁慘,害到鄰居出哂事,到今日連個「食物」源頭都不明不白,係咪一個菜籃子黑幕,你地係有權調查下知道個真相。我都好想知,但暫時愛莫能助。

 

延伸閱讀:
論文出處
大陸有大量養殖野生動物的教學文章
近年不同省市開始推廣野味養殖業
「目前對野生動物經營的監管依然存在很大難度」
這篇分析中國當今農產品供應鏈面對問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