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上玩兩手是中共慣技

2020/3/25 — 11:30

梁振英,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梁振英,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近日傳出政府揮舞橄欖枝的消息,說是要成立一個什麼和解委員會,把老董﹑梁振英找出來坐鎮,又要拉攏唐英年。這件事證明,早前筆者判斷駱惠寧要改變策略的看法,還是準確的。

駱來港後毫無動作,說過「止暴制亂」,只是虛應故事,本來要搞大灣區﹑深港同城之類的轉移視線,可惜疫癥一來又打亂了他的部署。現在轉而搞大和解,實在說,他也沒什麼好搞了。

舊的路線走不通,得罪太多香港人,把幾百萬人都趕到反共陣營去了,實在很不劃算,連帶又把台灣拱手讓給民進黨,更是虧本買賣,現在痛定思痛,當然不會再走老路。

廣告

大和解是大笑話,誰跟你和解?打殺這麼多香港年輕人,五大訴求懸而未決,現在跟你和解,即是舉手投降而已。尤其是把老董和梁振英找出來掛帥,實際是「趕客」,這種唔等使的主意,只有老懵懂這種人才想得出來。

要和解,先炒掉林鄭,清算黑警,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把這三件事先做了,香港人才考慮要不要和解。這是談和解的前提,沒有這個前提,談都不要談。有了和解的前提,再談和解的條件,香港要有真民主,這是終極條件。

廣告

中共不會蠢到認為香港人會被他這個什麼和解委員會迷惑,然後一個個就送上門去,讓梁振英訓斥一番,各自歸家,飲茶食飯,放棄抗爭。中共不至於天真到這種地步。

之所以突然祭出和解的一招,其實是中共歷來「對敵鬥爭」都有兩手,能打則打,不能打則和,打打和和,把事情拖長來做。打是實質,和是花招,和是為了更好的打。一旦談和,就可麻痺對手,爭取時間,分化敵營,恢復元氣。當年和國民黨爭天下,毛澤東還親臨重慶談判,高呼蔣委員長萬歲,把一些民主黨派唬弄得暈頭轉向,爭先恐後與國民黨割蓆,然後,中共奪權成功,回過頭來收拾民主黨派。

處理中美﹑中蘇﹑中日關係,也是這樣,一時好到攬頭攬頸,一時又變臉拍枱,弱勢時用軟的一手,強勢時用硬的一手,兩手輪著用,熟極而流。

對內也一樣,五十年代初把資本家捧得很高,沒幾年就推行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把資本家的財產都收歸國有。五九年要知識分子向黨提意見,一翻臉全打成右派,把右派折磨夠了,等到文革後幫右派平反,右派分子一個個感激涕零,三呼萬歲。六四年搞社教,打倒一大批,打完了又再平反,平反還沒做完,文革又來了,又再打一批,文革後又再平反。

中國人被折磨時痛不欲生,一旦被平反又高呼皇恩浩蕩,生活處境改善了,過幾年已忘記當初是誰把苦難加諸自己身上。然後,過得幾年,新的迫害又來了,又再痛不欲生,然後處境又再改善,又再感恩,很快一輩子就過去了,而共產黨仍坐在你頭上。

給你大痛苦是應該的,家破人亡也是合理的,少給你一點痛苦你就應該感恩。這就是他們對付人民的兩手,以壓迫來製造恐怖,再以放鬆壓迫來要求感恩,一鬆一緊,靈活運用,而中國人果然都對中共頂禮膜拜。

可惜這一招用在香港人身上不會靈驗,香港人早就啟蒙了,人人都有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百年資訊流通的社會環境,對中共的歷史瞭如指掌,要騙香港人,發夢都冇咁早。

反送中運動搞了半年多,香港人每天目睹黑警打殺自己的孩子,現在黑警還在街上濫捕濫毆,舊仇未報,又添新恨,你還有臉笑咪咪來談和解,你真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外交部那個發言人還在與美國叫陣,駐美大使卻說那不關他的事,一個外交部,豈可自打嘴巴?這一招又把美國人搞懵了,特朗普馬上不提「中國病毒」。有人扮紅臉有人扮黑臉,這種流氓打法,也只有中共才使得出來。有評論說那證明內部有問題,其實那是對中共不了解,中共內部固然有問題,但對內對外玩兩手,本來就是中共的慣技。在香港搞和解委員會,也就是鬥與和兩手輪流玩,把你玩死,他就活了。

會不會有淺黃絲上鈎?能蠢到這種地步的,不可能是黃絲。香港人還是集中精力爭取九月的選舉更重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