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走

七年前即在 2014 年,LinkedIn 中國版領英破天荒獲准進入內地市場,當時一度令外界以為中國政府開始對外資經營互聯網行業,打開缺口。

七年過去了,沒有一個主要的互聯網平台可以跟隨領英的腳步。而領英在中國的業務亦陷入困境,因為內地出現很強、非常懂得「模仿」的本土競爭對手,並且中國人對於公開列出寶貴的聯繫人資源,一直持懷疑態度。

結果在領英中國的聲明中,終於承認,面對在中國「越發艱難的營運環境和更高的合規要求」,其不得不做出在「今年晚些時候」停止中國版營運的決定。

未來 LinkedIn 會改變在中國市場的策略,他們計劃於今年晚些時候推出新服務 InJobs,只會專注於在求職和招聘方之間搭建橋樑,但不會包含任何的社交屬性。

必須要說,其實領英中國也不是甚麼好東西。

在今年3月,內地監管機構指責領英未能控制政治內容。官方要求領英進行自我評估並提供報告。領英期後表示將暫時停止中國境內的新會員註冊,以確保符合當地的法律。

在最近幾個月,領英停止顯示中國幾名活動人士和記者的個人資料後,美國的議員批評了該公司,要求微軟首席執行官納德拉解釋,為何對三名記者的帳戶進行審查。

領英還有另外一個用途,就是作為間諜的招募場所。據紐約時報之前報道,美國官員稱,中國情報機構是最活躍地利用它來實現這一目的的機構之一。

這解釋了為何領英、是目前唯一及最後一個獲允許於中國營運的美國主要社交網絡平台,而自 2014 年開始,領英在中國經營其本地版網絡平台,與國際版的 LinkedIn 不同,網站設計上限制了部分功能,以滿足內地較嚴謹的網絡法律。

領英在內地推出之初,確實吸引了不少中國專業人士注意,而內地投資銀行亦很願意利用領英,作為招聘海外、包括香港及海歸派專材。由於 LinkedIn 的商業性質味濃,加上成立之初,懂得找來前網通田溯寧創立的寬帶資本以及紅杉資本入股,令領英能夠「突破」中國互聯網市場的紅線,成為絕無僅有的外資玩家。

目前內地是領英最大的市場之一,擁有 5400 萬用戶,僅次於美國和印度。它沒有透露在每個國家產生多少收入。

自 2016 年微軟以 262 億美元收購領英以來,業務的收入增長了兩倍。今年 7 月,領英的年收入超過了 100 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了 27%。

LinkedIn 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上關掉中國版服務,很容易讓人想到即將從 11 月 1 日起在中國施行的《個人資訊保護法》。雖然 LinkedIn 在聲明中沒有明確提及,但該法適用對象、範圍之廣,尤其是按新的數據安全法要求,像領英這樣的公司在中國境內存儲更多本地用戶的數據,並向當局提供訪問權限,這可能會引起更多的私隱不安。

值得留意,是領英退出中國消息,不是由微軟 CEO 納德拉或 LinkedIn 首席執行官公布,而是由這家社交網路的工程主管發布,這是「此地無銀」做法。

不止外資,對於中國的民營科技企業來說,今年亦是艱難的一年。習近平推出一系列禁令和新規的出台,使中國許多最知名的本土互聯網企業陷入困境,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和滴滴出行,亦觸發了港股出現大跌市,不少外資持股更變得焦頭爛額。

不少外資巨頭均對中央的整頓行動提出關注,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日前更批評,貝萊德 (BlackRock) 投資中國,對客戶資金和美國安全利益構成風險,形容是「悲劇性的錯誤」,索羅斯基金管理旗下投資總監更稱,指中國政府為實施計劃,願意容忍經濟損害的程度令投資者感到驚訝。

索羅斯言論引來有「鱷王」稱號、對沖基金橋水 (Bridgewater) 創辦人達里奧 (Ray Dalio) 反駁,形容中國的機遇不容忽視。

今天,微軟撤離此舉正值中共加強對國內科技巨頭、民營企業和網上言論的控制之際,中央正繼續開展行動,進一步增強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控制。

景順一項新調查顯示,12% 的投資機構預計,將減少中國在投資組合中的權重,這一比例是 2019 年上一次調查時的三倍。

原文刊於 財經拆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