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年初一,請來朝覲洛格夏熱!

2020/4/25 — 22:02

布達拉宮聖觀音殿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像,正中的洛格夏熱聖像為布達拉宮的靈魂。(作者翻拍自畫冊)

布達拉宮聖觀音殿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像,正中的洛格夏熱聖像為布達拉宮的靈魂。(作者翻拍自畫冊)

因武漢肺炎疫情的蔓延及威脅,藏地所有寺院於一月底關門,通告稱「暫停對外開放,具體開放時間另行通知」。而藏曆 2147 年鐵鼠新年是 2 月 24 日,往常依傳統將有無數信眾湧入寺院朝拜,但遇此變,各處空寂。為告慰信眾,各寺院僧侶紛紛用手機拍攝聖殿、聖像,通過微信、抖音等傳播開來,以這樣的方式讓信眾得以朝覲,而這樣的隨機應變值得讚揚。

我對這些視頻的印象深刻:藏曆新年前夕及初一早晨,大昭寺最重要的覺康(釋迦牟尼佛殿)供奉的覺沃佛(佛陀等身像)煥然一新,在傳統供品的環繞下分外慈祥;尤其是,在布達拉宮帕巴拉康(聖觀音殿)供奉的一組觀世音菩薩立像,正中的洛格夏熱聖像是布達拉宮的魂系所在,一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僧侶邊拍視頻邊低聲地說:「新年初一,請來朝覲布達拉宮神聖的洛格夏熱啊。」視頻雖短,卻如在現場,令人感動。

廣告

我特意閱讀了有關洛格夏熱聖像的相關資料。這尊立像高不足 1 米,寬 10 釐米左右,據記載:「天然成形檀香木阿雅洛格夏熱之像」系吐蕃贊普松贊干布時期,贊普委派的一位比丘化身的修行者,在印度與尼泊爾交界的森林中,發現一棵白旃檀樹神樹光芒四射,比丘從樹芯處「緩徐割之」,見其內有四尊天然生成之佛像,於是恭請回去。其中一尊正是洛格夏熱聖像,被迎至拉薩供奉於布達拉宮,為贊普松贊干布的本尊像。

五世尊者達賴喇嘛繪像。

五世尊者達賴喇嘛繪像。

廣告

《五世達賴喇嘛傳》(中譯本譯者陳慶英等)中的相關記載寫得清晰而具深意:

「四大天然佛像之一、法王松贊干布的本尊神像 — 聖者洛格夏拉像從法王松贊干布時代起,直到傑日拉巴、蔡巴萬戶長、第悉帕木竹巴、吉雪薩丹紮西饒丹以前,一直供奉在布達拉山上。但是,第巴在取得戰爭勝利之時,曾經將此像迎請到了紮噶莊園中,遂致緣起錯亂,結果第巴失去了吉麥的諸多宗谿。第巴阿貝為了搬請援兵,將洛格夏拉像獻給了土默特蒙古的色欽台吉,台吉把它帶到了青海,結果在那裡連年發生戰亂,使土默特蒙古的首領離散失所。不久以後,這尊佛像又被迎請到了喀木的東科爾寺,該地區又發生地震,使許多寺院和村莊遭受了破壞。總而言之,這尊佛像所到之處不得安寧,其原因在於蓮花生大士的一則授記中所言:『一尊西藏佛像流散到邊地,到處都將遭到破壞』。結果預言實現了。那個時期,儘管前後有不少善於思考的人都希望祈願洛格夏拉像能夠重返西藏,並想立即前去迎請。可是,真正能做出努力的人卻很難見到。那位名叫達勒貢吉嘉莫的王妃以其超乎尋常的貴夫人的睿智和做為,使用巧妙的計謀和高尚的努力,從東科爾溫布的手中取得此像,並派曼殊室利曲傑送來,正好趕在(為修建布達拉宮而)舉行淨地儀軌之際送到,正是不謀而合,天賜機緣,吉祥圓滿。藏曆四月初一……從大昭寺迎請洛格夏拉像啟程時,曲科林紮倉的僧人和木鹿寺四部的僧人夾道迎送。拉薩四鄉的男女老少盛裝打扮,僧俗人等各持傘蓋、法幢、旗幡、花束、神饈、熏香、各種樂器等供品,以我和固始汗福田施主二人為首,帶領大隊蒙藏騎兵隨後護送,將這尊殊勝無比的如意寶 — 世自在觀音像又重新送回到藏地民眾的福田的中心。」

如今我們有幸去布達拉宮朝覲到的,在洛格夏熱聖像的左邊,是七世達賴喇嘛時期仿製的檀香木質洛格夏熱等身像,右邊是八世達賴喇嘛時期仿製的合金質洛格夏熱像。供奉聖像的帕巴拉康於西元七世紀贊普松贊干布時修築,為布達拉宮的主供殿和心臟部位,在其下方是法王禪定洞,正是贊普松贊干布建布達拉宮以後留存下來的兩個佛殿,而其他建築,皆為五世達賴喇嘛及之後的攝政第司桑傑嘉措用了整整五十年建成。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