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疫三行詩

2020/5/1 — 18:45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2 月底至 3 月初,因這場發端於中國武漢,繼而蔓延全球的大瘟疫,我寫作了這首 120 行長詩。義大利詩人 Francesco De Luca 譯成義大利文,於 3 月 27 日在義大利文學網站 Niedern Gasse 發表。美國詩人、藝術家 Ian Boyden 譯成英文,於 4 月 18 日在有關中國文化與政治的網站《China Heritage》(《遺典》)發表,同時發表的還有相關對話。目前,藏文翻譯在進行中。

《時疫三行詩》
唯色

第一章

廣告

1、
沒有一個地方不淪陷
沒有一種瘟疫不可怖
不,更有他疫遠甚於此疫

2、
「好人和壞人
都在毫無差別地死去」[1]
遍地哀嚎與飲泣

廣告

3、
就像野草,不,就像韭菜 [2]
被不止一種瘟疫的大鐮刀割去
既飛快無比,又無聲無息

4、
有些人用命救命
有些人祈求各自的神祇
有些人繼續作惡,更大的惡

5、
東西南北,疫情洶洶又不可莫測
憂心忡忡,唯有美人抱來的
水仙兀自盛開 [3]

6、
除夕夜,戴上口罩駕車遊帝都
經過紅牆圍繞的新華門 [4]
我喘不過氣來

7、
之前沒念過金剛鎧甲心咒 [5]
此刻念完第九天的每天 108 遍
越來越流利,越來越依賴

8、
向那站在黑豬身上的護法神祈禱
卻留意到,黑豬的九個腦袋像九頭鳥 [6]
眼裡噴出烈焰,大嘴齊齊張開

9、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然而這偌大的動物莊園卻無所畏懼
這個農曆新年 [7] 也就不必燃放煙花爆竹了

10、
漸漸看見:「其水湧沸,多諸惡獸……
男子女人……被諸惡獸爭取食噉
……其形萬類,不敢久視」[8]

 

第二章

1、
現如今,貌似既不憎厭藏人
也不憎厭維吾爾人
而是武漢人成了避之不及的標籤

2、
一個染疫的逃命者
從武漢搭上列車徑直奔向拉薩
他將以張某某 [9] 留名於世

3、
在四面楚歌的現實中
卻把西藏說成淨土是荒謬的
畢竟「全國山河一片紅」[10]……

4、
疫情為零的官宣是可疑的
政治上的香格里拉是不存在的
但重複一百遍就覆蓋了真相

5、
寺院關了,宮殿關了
客棧關了,飯館關了……連本地人
不可一日不去的甜茶館也關了

6、
聽說糌粑一搶而空,在拉薩
若連作為自我的糌粑都一搶而空
還有比這更悲哀的隱喻嗎?

7、
一下子,大昭寺前空空蕩蕩
歷史上曾有哪個時刻如這般寂滅?
「……人們沒有絲毫的福德可言。」[11]

8、
我無意遷怒於誰,但那遠在高原
又缺醫少藥的道孚 [12] 淪為重疫區
並不是因果就可以解釋的

9、
突然大雪紛飛,讓隔窗遠眺的我
瞥見那個患過夢遊症的女孩
在大雪紛飛的道孚街頭被父親帶回家……

10、
今年的洛薩 [13] 似乎比往年遲來
也就可能倖免於疫,用糌粑捏一個病毒
用力地將它扔出人世間 [14]

 

第三章

1、
閉門十日,趁難得的好天氣去往郊外
處處空寂,佩戴紅袖標的男女封住路口:
「哪兒來的回哪兒去!」

2、
越長越高的水仙過於繁茂、芬芳
已經成了對現實的諷刺
而它突然倒伏,就像出於恐懼

3、
那些被人從高空摔下的貓
那些被人活活埋在坑裡的豬
那些端上餐桌的蝙蝠、猴子、穿山甲……

4、
中國學者找出道教封任的五位瘟神 [15]
我的族人從圖伯特的天文曆算中
找出鐵鼠年有瘟疫的預言
                                                                       
5、
他們竟在此時也停不下來
將黑手伸向接近我的舊友新知:
「你們談論疫情的方式很不合適。」

6、
防口甚於防疫
他們乾脆給我劃出言說的禁區:
達賴喇嘛、香港、疫情以及巨嬰國……[16]

7、
這是一個怎樣的惡性循環?
被病毒感染,卻又爭相服下病毒
然後荼毒同胞,禍流四海

8、
我們被制伏在同一個屋頂下
失去了聲音和淚水
如同受困於離亂中的生命

9、
如同表面的痂殼脫落
暴露出無法癒合的傷痕,而這
才是所有瘟疫的本質且無藥可治

10、
人們,不,眾生以各自的方式
受煎熬,或熬過所謂的疫期得多久?
余剩多少時光?

 

第四章

1、
從前那些漂洋過海的瘟疫
是殖民者消滅原住民的援軍
幾乎滅絕的瑪雅人把天花叫做大火

2、
既然不設防就會猝不及防
於是在全世界的燎原之勢
就像某種超限戰,殺氣騰騰

3、
「看啊,掠食者愈來愈多,
恭喜饕餮者的好胃口,」[17]
恭喜你被選中!

4、
如果說這場瘟疫是更大的隱喻
所有人的餘生都可能被緊緊抓住
而他如何才肯放手?

5、
請不要以謊言製造的假象
取代之前的、此刻的每一個災難
取代無數的無辜者的倒斃

6、
就像是塗了毒液的利箭被射出
攜帶業力的身體如同荒野裡的靶子
狂風呼嘯,箭中靶心,誰也躲不過

7、
一隻貪酒的飛蟲
落入了供給護法神的酒中
以竭力出逃的姿勢獲得了輪回的許可

8、
那畫在協格爾寺院牆上的長幡
畫成了被風吹拂得如同波浪翻卷
那風是從不遠的積雪的珠穆朗瑪吹來的嗎?

9、
「瘡如人面,宿憾何多,
清泉一掬即消磨,憫己複憐佗。」[18]
真心喜歡這古老的漢語的懺悔

10、
讀到這首俳句會落淚:
「風中放聲念,南無觀世音菩薩」[19]
請回向給擠滿中陰的徘徊者……

2020 年 2 月至 3 月,於北京

 

注釋:
[1] 摘自美國學者唐納德.霍普金斯的《天國之花:瘟疫的文化史》(The Great Killer: Smallpox in History)一書,這句話是雅典歷史學家修西得底斯說的。
[2] 「韭菜」是中國時下流行的網路用語。據介紹,「多用於金融或經濟圈。源於韭菜可以反復收割的特性。而被反復壓榨的過程也被形象的描述為割韭菜,而進行壓榨獲利的一方則被稱為鐮刀。」
[3] 農曆新年前,一位同族友人給我送來一大捧水仙花,在疫情期間開得繁茂,令我深感慰藉。
[4] 新華門是紅牆環繞的中南海正門,位於北京長安街的中南海是中國最高權力機構所在地。
[5] 金剛鎧甲:རྡོ་རྗེའི་གོ་ཁྲབ(Dorje Gotrab)是藏傳佛教密宗的護法神,其心咒被認為可遣除末法時代的各種病疫,其形象為忿怒蓮師持法器以威立姿站於九首九面鐵身豬上。
[6] 有句中國諺語:「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比喻湖北人的精明。
[7] 今年的農曆新年即春節,西曆 1 月 25 日。
[8] 摘自《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上):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
[9] 張某某:一個武漢肺炎患者。名字不詳。於武漢因疫病封城前離開武漢,乘火車抵達拉薩,並於第二天(1 月 25 日)住進西藏專治傳染病的醫院,被認為是西藏自治區「唯一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官方報導稱其「張某某」,並報導,經全院 151 名各族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於 2 月 13 日治癒出院並離開拉薩。之後至今西藏自治區的疫情在官方報導中為零。
[10] 「全國山河一片紅」,是文化大革命流行語。
[11] 摘自蓮花生大士傳記《貝瑪噶塘》(པདྨ་བཀའ་ཐང་།)。其中預言部分寫:「自己行惡卻指責時代惡,時代未曾改變只是人心險惡,那時的人們沒有絲毫福德可言。」
[12] 道孚即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感染武漢肺炎的確診病例至 74 例,是全藏地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我幼年在此地生活過,尤為關注。
[13] 洛薩:ལོ་གསར་(logsar),藏曆新年,從前一年的藏曆 12 月 29 日至來年的藏曆 1 月 16 日。今年的藏曆新年是從西曆 2 月 22 日開始。
[14] 藏曆新年的習俗之一,即「驅鬼」,要用糌粑或麵團捏一個形狀來表示魔鬼,然後舉行驅除邪魔的儀式。
[15] 據記載五位元瘟神或「五瘟使者」包括春瘟、夏瘟、秋瘟、冬瘟及中瘟,都各有名字。
[16] 這句裡的「香港」指的是在香港發生的從去年 6 月持續至今的「反送中運動」,「巨嬰國」代指今日中國,而所謂「巨嬰」,比喻心智不成熟的成年人。
[17] 這是我寫於 2018 年 9 月的詩《萬物何以會被馴化?》中的詩句。
[18] 摘自《慈悲水懺法卷》上。「佗」為「他」的異體字。
[19] 摘自日本詩人種田山頭火的俳句。

(本帖為唯色 RFA 博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