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政下「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荒誕悲劇!

2020/3/16 — 15:29

【文:陳國權(支聯會常委)】

日前(2020/03/10)大陸《人物》雜誌刊登一篇題為﹤發哨子的人﹥的專訪文章,主角艾芬醫生自爆是首先發放疫情初期訊息的「發哨人」,俟後遭到高層官員訓斥而逼得不已的被噤聲,如今卻豁出去亮相爆料,甚至揚言無懼「乾脆把我抓去坐牢」,如此擲地鏗鏘的聲音雖然來得有點遲疑,還是在「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離世事件第一波過後,再次掀起民怨和民憤的第二波澎湃怒吼浪潮!

網絡訊息瘋傳後,中共政權隨即發動維穩網軍,在網絡大道上設障置卡,試圖攔阻﹤發哨子的人﹥一文流傳,成為全面被刪除的「禁文」! 可是,聰明絕頂和慣於翻牆的IT網民總有辦法,抄小路、穿密林、繞澤地的跨越圍牆,並且以逾三十個不同版本傳遞訊息,顛倒版有之,古籍版有之,盲文版有之,編碼版有之,多國文字版有之,以至甲骨文版也有之,一來是跨牆招式的操作演練,二來是洩憤嘲弄的透露真相,三來更是挑戰威權政府的民間抗爭力量展示! 內地網民創意無限,創作蔚然奇觀,不少人喻之為當代網絡世界的荒唐奇怪現象,可是,筆者更深深感受到這簡直就是暴政下的一段悲情慘事!

廣告

往昔專制治下,在萬人之上的暴君只容許昭示天下唯一的朕意,視蟻民如草芥,無所不用其極的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手法鎮壓人民! 所謂「防川」並非順勢開渠疏導流向,闢溝引水泄洪,卻是反其道的建堤築壩防阻水勢,堵河塞道攔截浪濤,當前紅朝中國共產黨的專橫封建本質更為不堪,利用現代高端科技進行「合法」的監控、查封和滅聲勾當,令人髮指! 事實上,新冠狀病毒爆發以來,在醫療資源不足和監控管治失效現實下,民間不同社交媒體一直努力揭示種種抗疫的苦況慘情,而公安部門不住的狠下毒手,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公民記者、早前撰寫「勸退書」的維權學者許志永,以至最近發表言詞凌厲「檄文」的紅二代任志強亦已先後「被失蹤」。 黨報官媒壟斷了訊息發放的渠道,人民只能透過社交平台翻越屏障才能得悉和分享較接近現實的悲慘疫情!

客觀來說,歷史長河永遠向前遄奔,從來不能以個人主觀意志,或者被個別政治集團所能截流堵塞。 自古以來,「暴政必亡」是定律,但是也必須取決於民間力量的警覺,以及持續反抗的決心和行動。 當前中國共產黨主政七十載,苛政種下的惡行罪孽罄竹難書,人民的怨毒長久積壓,雖然「經濟繁榮」的鳩毒可短期解渴,而所謂「中國春秋大夢」的假寐虛象只是畫餅療飢,獨裁政權致力麻痹民心之餘,還是要想方設法延續其「千秋萬代」的居心!  平情說來,面對內地如此惡劣而荒謬的政治現實,一直以來仍然有一些弱勢族群人士和維權律師等,敢於說真話追求公義,奮力還原事件真相,扯下政權當局的虛偽臉皮,更不惜付出被抓坐牢,以至家人被誅連的沉重代價,前仆後繼的對抗著專制政權。

廣告

新冠狀病毒肆虐期間,中共政權依然不斷嘗試「淡化疫情」,作出醜態百出的所謂「感恩教育」建議,籌劃出版吹捧習近平「領導抗疫」的《大國戰「疫」》一書,並試圖將「疫病源頭」推諉於「美帝播毒」,孫春蘭做秀出巡的「粉飾太平」惹來小區住民在露台高喊「假的!假的!全是假的!」,連習近平「君臨」武漢也鬧出場景造假的笑話! 不少網民寫下鋪天蓋地的諷語嘲罵,以至學者和作家也不避犯上的敢言規勸。 可是,筆者以為,所有的放話、翻牆和「進諫」行動在黨國中人的眼裡只算是「宣洩憤怒」的反彈和「立此存照」的姿勢而已,到底在國家機器的封鎖和逼迫下,至今還是難以撼動這個麻木不仁的政權,從政治現實層面來說,這正是中國人民的不幸和可悲!  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本來已明文保障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可是當前中國共產黨設置無遠弗屆的先進科技籠罩全國,大數據的系統已滲進私人空間,甚至借疫情而推出所謂「健康碼」全面控制人民個人生活。 獨裁政權視法治如無物,人民的「資訊流通」渠道被砸毀,「言論自由」權利根本已被剝奪。
須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後續句子是「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早已預示禁制人民說話的強悍粗暴手法,最終必然有如截洪堵流的堤壩般崩潰倒塌,釀成彌天大禍,貽害人民! 在暴政強權下,網民十分無奈和無助,所進行的翻牆回擊卻無疑是一齣怪誕絕淪的荒誕劇。 說到底,假若內地人民還是未能從警覺中進一步付諸更激烈的有效抗爭行動,那麼筆者以為,這一切的躁動還是於事無補,內地人民將會依然被逼參與演出連場歷史性悲情劇,專制獨裁的中國共產黨人繼續在獰笑聲中蹂躪著人民的生活和生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