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父染疫亡 武漢人張海起訴政府瞞報疫情不受理、遭施壓 公開要求見訪華世衛專家

2021/1/27 — 23:27

世衛國際專家組本月 14 日抵達武漢,調查武漢肺炎病毒起源,兩周隔離檢疫明日(28 日)屆滿。武漢肺炎死者家屬張海近日要求與世衛專家會面,至今未有回應,張海今日(27日)接受《立場新聞》視像訪問,剖白因質疑政府暪報疫情,曾三次起訴兩級政府,最新一次起訴至最高人民法院,均未獲回覆。

張海透露,過去一年維權行動中多次遭公安、地方政府部門施壓,社交帳號被封、禁止接受外媒訪問。他批評當局對家屬沒有道歉、不承認瞞報,是對逝者的侮辱。張海希望世衛專家顯示出應有的獨立性,與死者家屬會面,瞭解他們的真實經歷,而非只看政府安排的場所。

父親染武漢肺炎逝世

廣告

張海和父親均是武漢人,張海在深圳工作。2020 年 1 月 17 日,張海帶父親從深圳返回武漢,隨後到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做手術。張海回憶,當時武漢仍然「一片祥和」,政府未令市民瞭解疫情嚴重性,人們都不戴口罩。

他表示,父親在手術後出現發燒症狀,1 月 30 日確診武漢肺炎,被轉移去隔離病區,直到那時他才瞭解到醫院已有接收武漢肺炎病人。

廣告

張海父親 1 月 30 日當晚就陷入昏迷,在 2 月 1 日逝世。

張海出示父親在世時的照片

張海出示父親在世時的照片

三次起訴政府

父親離世後,張海開始在網上查閲資訊,他認爲當地政府存在瞞報,武漢肺炎爆發是「兩級政府人爲刻意瞞報」的結果。張海經歷了武漢封城,他在微博上呼籲譴責、追究政府責任,和其他武漢肺炎死者家屬建立聯絡,早期建立的群組裏,家屬有多達 100 人以上。

張海曾三次起訴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以及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第一次在 2020 年 6 月,起訴至湖北省中級人民法院;第二次在 8 月,起訴至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第三次在 11 月,起訴至最高人民法院。前兩次均被法院人員口頭通知「達不到立案條件」,最近這次至今沒收到回音。

2020 年 11 月 16 日,張海寫公開信寄給中共中央辦公廳,被深圳公安約談,公安稱,寫信給中央要「符合程序」才可以。

張海展示起訴政府的起訴狀

張海展示起訴政府的起訴狀

家屬被約談 多個發聲平台遭封殺

長達一年維權過程中,張海聯絡的家屬大多遭受當局施壓:有家屬接受内地媒體訪問後,被民警、街道辦幹部等約談,家屬名單是由公安提供給街道辦。當局又告訴家屬外媒是「反華勢力」,要求他們不要接受外媒訪問。有家屬獲法院人員告知,只要涉及武漢肺炎的案子,在武漢市乃至湖北省内都不會立案,亦不會有律師接手代理。

張海稱自己亦遭到監視和跟蹤,曾試過前腳剛到武漢,後腳公安就來找他。張海與家屬們建立的群組被封殺,張海自己的微博前後被封了 6 個賬號,其他平台亦被封殺。在深圳被公安約談時,公安曾把張海與其他家屬的網絡群組對話内容打印出來,向張海問話。有武漢當地官員曾告訴張海:「不要接受境外媒體訪問,我們都是中國人。」

要求會見世衛專家:武漢瞞報是殺人犯罪

世衛組織曾表示這次前往中國是一次科學考察,以調查病毒的起源、對早期病例進行「深入訪談和評估」,並非要向誰問責。得知世衛專家即將來武漢,張海在網上搜集資料,認爲世衛「不是獨立組織」,但他仍希望世衛不要受外界干擾,「顯示獨立性」,因爲此次調查,將會記載於史冊。

張海怒斥武漢市瞞報,形容是漠視生命,「一個典型的殺人犯罪。所以我特別憤怒。我作爲老百姓,認爲政府提前警示老百姓是一種責任。但他們無視生命的消逝。我特別憤怒,想站出來討一個公道。」

武漢肺炎死者家屬張海,對武漢市、湖北省政府的瞞報感到憤怒

武漢肺炎死者家屬張海,對武漢市、湖北省政府的瞞報感到憤怒

因此,張海堅持要會見世衛專家:「你們敢不敢來聼家屬經歷?如果不敢,你來武漢給我感覺就是作秀,就是糊弄人。」他直言:「如果只看武漢政府提供的材料,不要說源頭,你連病毒在武漢擴散的過程都會產生誤導。」

「到目前爲止,政府連對家屬一個虛僞的道歉都沒有。我始終認爲,這是對逝者的不尊重。刻意甩鍋,就是對逝者的侮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