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結論可以改寫,奮鬥目標也可以轉換?

毫不意外,中共六中全會總結百年黨史的第三次歷史決議,確立由習近平獨尊的核心領導地位,同時寫好劇本,為他的永續統治鳴鑼響道。不過,偏看偏聽的歷史總結,不僅缺乏說服力,也沒有解釋中共何以會走往另一個方向。

習近平的光環出自他被許為中共歷史使命的繼承人。過去一百年,根據這份決議,中共一直駕馭中國的發展,由毛澤東帶領中國「站起來」到鄧小平推動中國「富起來」,再到今天,就是習近平成就中國「強起來」,並逐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因此從中共來看,既以此大夢為鵠的,而且大業未竟,就不能一天沒有習近平當舵手,正如當年中共建國沒有毛澤東、改革開放沒有鄧小平,同樣是不可思議的。

表面上,今次決議保留鄧小平主政下中共第二次歷史決議的結論,即全面否定毛澤東發起的「文化大革命」,以至五十年代後期的「大躍進」。

在鄧小平眼中,毛澤東給中國帶來的巨大悲劇本可避免,只是由於黨內民主不足,權力欠缺監管,最高領導人用盡手中的絕對權力,結果將情況推到極端,中共和中國都跌下深淵。為免亡黨亡國,鄧小平推出三大措施,即取消終身制、集體領導及禁止個人崇拜,以防禦黨內個人獨裁,並訂下隔代指定接班人的規矩,以和平方法,解決權力繼承的問題。

換言之,毛澤東的倒行逆施早該受到制止和制裁,而歷史果真如此,中國改革開放可望早二十年開始推行。反觀今次決議,只提大躍進及文革所帶來的災難,卻不再探討原因及如何避免悲劇重演,並且對整個毛澤東年代的整體評價輕描淡寫,指毛年代在探索期間雖然經歷「嚴重曲折」,卻取得「巨大成就」。

如此論述,擺明是掃除障礙,甩掉鄧小平主政以來防禦個人獨裁的三大緊箍咒,好讓最高領導人從心所欲,總攬大權,無限期執政下去。可以說,眼下的歷史決議可以毫無愧色,一面批評文革,一面免除防禦文革的措施,也等於說毛澤東的劣政是個人錯誤,與制度無關,只要找得聖主名君,大可繼承過往毛澤東至高無上的全黨全國最高領導人地位。

一如一九四五年第一次歷史決議奠定毛澤東思想(當然還有毛澤東)的支配角色,今次決議同樣將習近平思想和習近平定於一尊,權力至高無上。經此決議,習思想不僅與毛看齊,是真理化身又戰無不勝,其歷史定位甚至比毛更高超,一是由於他無須吸收毛澤東歷史錯誤的教訓,即使享有毛同等的絕對權力,也不用制度約束,因為他的獨裁權力只會行善,造福中國。二是習近平年代高舉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要比毛澤東標榜的「不斷革命論」,更有可能實現,到時中國不僅是毛澤東年代三分世界下其中一方領袖而已,更是力可支配世界局勢的最強國家,沒有之一。

還記得,百年黨慶標榜不忘初心,如今卻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寫入決議,中共以達成社會主義再走向沒有階級、眾生平等的共產主義為目的,如今變成民族主義者,熱切追求民族復興。但如此又如何面對兩者意識形態的矛盾?

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不斷革命論,一切政治掛帥,脫離現實而且遺害甚深,不必多贄,但其目標始終是消滅階級,於普世實現平等的社會主義。鄧小平推動改革和開放,不惜借用市場手段,努力追趕經濟發展,但聲言中國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以解釋工作側重於經濟增長,不再奢言社會主義革命,但並未表示放棄社會主義。

如今決議既稱國家由繁榮走向強盛,有力左右世界大局,也該是時候論述社會主義的願景和目標,以至進程、綱領和行動,但決議列述十三個工作範圍的一些紀錄後,便表明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突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活力,卻沒有說明社會主義進階階段如何走下去。

決議反而提出,這些成就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更好的制度保證、物質基礎和精神力量。那豈不是說,中國民族主義才是目的,社會主義不外是為此服務的手段,而中共轉換跑道,正是今次歷史決議最受忽略的要點。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