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泱泱大國,鬼鬼鼠鼠

2020/6/22 — 10:10

楊潔篪、蓬佩奧,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state

楊潔篪、蓬佩奧,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state

上星期三(17日)蓬佩奧與楊潔篪的會面,是中美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雙方高層的首次面對面接觸。但由於雙方存在嚴重的分歧,很多人都在之前預計,這次會面不可能取得什麼實質性成果。

特朗普要尋求連任,必然會繼續向中國猛擊,而港版《國安法》就是一個切入口,他可以借此契機去制裁香港,進而打擊到中國。美國在制裁香港的同時,雖然都會有不少的損失,但這損失主要是現有對港貿易、或令在港的美資機構有較嚴重的損失,而美國仍可以繼續跟中國大陸做生意。美國制裁香港,是「以小博大」的一招(犧牲掉自己在港的利益,卻能夠牽制到整個中國的金融、科技產業及南中國的貿易發展,順便打垮中共的「大灣區」戰略部署),所以即使從利益層面去考慮,美國政府於正常情況下,也不會就此放棄對香港的制裁。

另一方面,在此次談判前,前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放風,於他即將出版的新書會爆料,特朗普其實並不想理香港的問題,且特朗普竟曾懇求習近平幫助他打贏大選、連任總統。這消息一出,有人對特朗普大失所望、覺得他非常不可靠;但大家不妨換一個角度去想想,就算特朗普真的有這想法,若於接下來,他真是放棄對香港的制裁行動,不就正正印證了博爾頓的說法是真的,並對他的選情,造成更致命的打擊?(因此博爾頓的爆料,反而會令到美方,於此次談判的態度更加強硬、更難讓步)

廣告

第三,香港作為抗衡中共的第一戰線,若守不住的話,將對美國圍堵中國的計劃造成一個極大的打擊。而港版《國安法》通過之後,美國仍不採取強有力的制裁行動的話,也會令到盟友(尤其是台灣、南韓)失去了對美國的一些信心——今天你美國連香港人都「罩不住」,難保他日中國或北韓「打到嚟」的時候,你美國會不會盡力幫忙(一旦盟友陸續失去信心,就會有可能出現倒戈倒往中國的情況)。

所以單單就以上的分析,美方已經很難會在港版《國安法》問題上,有什麼讓步的空間,談判仿似破裂;不過我們千萬不要低估中方的智(狡)慧(猾),牠們在此次會議前,必然也手握一些籌碼,才會叫楊潔篪千里迢迢飛去夏威夷進行談判。

廣告

特朗普要制裁香港,其實說穿了就是為了自己利益、為了選舉。中方看到了特朗普選情的嚴重落後,可能直接從他的選舉方面著手,聲稱會加大採購「搖擺州份」的農產品,將功勞歸於特朗普。而且,特朗普的選舉對手——拜登與中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中國要找他或編造他的黑材料也有可能;到時中國暗中將這些黑材料交給特朗普,全力助他連任(若這樣搞拜登而特朗普連任不了的話,對中國也很大麻煩),亦可換取到特朗普對香港問題上的放鬆。

美國對華的強硬大戰略,應該很難會有所改變,即使中國幫特朗普贏取到選舉,但由於朝野的巨大壓力,特朗普也很可能在當選之後,繼續要打壓中國。但中美高層的這次會面,主要不是解決這大問題,中方應該也深知道兩國的關係已經回不去了,牠們此次的最主要目的,可能只是想集中討論香港,中方希望用上述或其它的籌碼(包括北韓的籌碼),來「誘惑」美方——你可以繼續制裁「我們」、制裁香港,以便向你的選民、盟友交代,但請制裁的時候,可否留手?特別對香港的制裁,不要去得那麼盡那麼絕,例如千萬不要去到對SWIFT的制裁,以嚴重妨礙資金的流動,大大打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中共已經敲鑼打鼓地要硬推港版《國安法》,若這時候宣佈撤回,必定影響到牠的威權統治。從近幾天的變化情況來去看,牠們表面上雖然有些左顧右盼(六月底舉行的人大常委會,暫時沒有提及要處理港版《國安法》),但我覺得中共極有可能是以這「左顧右盼」來作遮掩,鬼鬼鼠鼠地,像剛剛閉幕的人大常委會那般,於最後來一個「突襲」,令港版《國安法》可以在這段時間內更順利地被立法通過,盡可能地防止外在的干預,或甚至內部異議聲音的出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