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習後時代超前部署

2020/10/3 — 9:27

今年的中共國慶與中秋同一天,號稱「雙節」,但也讓人想起「禍不單行,福無雙至」,會不會是習皇的最後一個節慶呢?

習近平將前華遠集團董事長、紅二代的任志強判了 18 年重刑,充分暴露習皇內心的危機感。此舉也必然將他與紅二代的關係陷於決裂狀態而更難修補,從而抽掉了自己的社會基礎。這一切,就像 45 年前毛澤東批判鄧小平的「右傾翻案風」一樣,最後搞垮了自己。

1976 年作為反毛政治象徵的「四五天安門事件」,喊出了「秦皇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可笑的是,現在卻出現了一個習皇,而且同出於那塊兩千多年前產生、實行嚴刑峻法的封建專制制度土地上。

廣告

根據前中央黨校黨建教授蔡霞的說法,一些還追求改革的紅二代經過反思,提出了「去習、非共、變革、和平」的目標,能夠提出「非共」,顯然已經認識到這個政黨與體制的罪惡。但是如何去習,卻要看他們的膽識。

共產黨已經惡貫滿盈,倒臺將是天數,蔡霞的「和平」是中國民眾對習後時代產生焦慮的安民告示。國共的史學家把辛亥革命後的聯省自治、軍閥割據乃至混戰,描述的非常不堪,因而加深民眾「寧為太平犬,不做亂世人」的觀念。其實,那個時代才是中國現代歷史最進步的時代。倒是國共內戰,尤其是共產黨「統一」中國後的恐怖統治,才導致大量民眾的不正常死亡。不過,為解除民眾的疑慮,讓習後時代的變革和平進行,現在應該超前部署,以免事到臨頭手忙腳亂。

廣告

其實中國的有識之士早在 2008 年起草的《零八憲章》,就為共產黨倒臺後的局勢做了佈局。因此,它基本上仍然可以作為習後的變革綱領。然而問題還在習後由什麼人來主持貫徹新憲章,或者說,這個「臨時政府」將怎樣組成?

除了習家軍以外,目前「去習」已經形成基本共識,非共也勢在必行。但為了臨時政府能夠比較順利運作,我認為先行利用、改造舊體制,並籌備自下而上的選舉:

一,改組最高權力機關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鑒於現任委員長栗戰書是習近平死黨,必須予以撤換,由任志強出任(他曾經是人民代表),負責制定臨時法規、監督各級政府運作、任命重要人事與籌備普選。為此,解除黨禁、報禁、網禁。

二,廢掉自上而下的各級黨組織,但是留下李克強擔任總理的國務院及地方政府,以維持經濟與社會日常運作。其中負責社會治安的公安部門,交由熟悉運作並享有崇高威望的維權律師掌控。

三,廢除中共中央軍委會,黨軍改為國防軍。在習近平已經不是國家主席情況下,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暫時掌控軍隊,所有軍事活動處於停止、待命狀態。

四,廢除戰狼外交,撤除相關官員,由過去支持吳建民外交路線的官員領導外交工作。

除習家軍與黨職之外,其他人事基本不變更,然後看他們的不同表現再各自調整。鼓勵各地方政府朝向普世價值的改革與彼此之間開展良性競爭,為地方自治創造條件,這也是基層穩定的需要。

臨時政府需要新鮮血液推動變革,他們包括各界具有改革意識與工作能力的精英。例如,參與制定《零八憲章》的人士、公共知識份子、支持改革的紅二代、維權律師、NGO 代表人物、受迫害的宗教界人士,從獄中釋放出來的良心犯等等。

習後時代是還權於民的時代,因此作為國會的人民代表大會將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也須集中最優秀的人才。而在臨時政府的組成與運作中,必須防止原來習近平人馬的滲透破壞,也必須注意投機分子、野心家的趁亂混入,並且爭取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與援助,例如保障穩定的國際環境、對變革的指導,以及一旦出現物質匱乏的支持等等。

上述可能只是一場畫餅,然而卻是我們必須思考的超前部署,作為抛磚引玉。一個 14 億人口的大變革,需要大家努力。改革必須付出代價,這是長期以來中國人民容忍共產黨為非作歹而必須付出的。沒有這個代價,中國人將永遠被共產黨所奴役,也為世界所唾棄。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