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牧駝人的當代生活

2020/1/31 — 10:38

小駱駝與牧民建立了陪伴關係。

小駱駝與牧民建立了陪伴關係。

【文:周兵、圖:香港電台】

騰格里位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面積有如38個香港。在蒙古語中,騰格里是「天」的意思,比喻這個沙漠就像天空一般廣大、沒有邊際。上千年來,在這個沙漠的邊緣地帶,一直生活著一群放駱駝的牧民,他們被稱之為牧駝人。

巴依爾是達來的兒子,他認為新科技為牧養駱駝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巴依爾是達來的兒子,他認為新科技為牧養駱駝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廣告

隨著時代轉變,通往絲綢之路北線的公路被修通,駱駝不再是主要交通工具。新一代牧駝人巴哥在大城市闖蕩十年回鄉,採用新技術放牧駱駝——GPS衛星定位,「過去,傳統牧駝人靠個人的力量和經驗在沙漠放牧,常常無法知道每個駱駝的具體位置,而尋找丟失的駱駝往往要花上很長時間。」

廣告

在這個沙漠的邊緣地帶,一直生活著一群放駱駝的牧民。

在這個沙漠的邊緣地帶,一直生活著一群放駱駝的牧民。

在外打拼所獲得的知識,讓巴哥看到駱駝與沙漠新的新商機,他想利用沙漠環境,風景,用自家的駱駝來發展新的事業,建立民宿,開發體驗駱駝旅遊項目,吸引城市的人來沙漠體驗生活。然而,老一輩牧駝人卻不認同,父親達來反對兒子將自己親手養大的駱駝變換角色,讓它們成為供遊客獵奇和賞玩的寵物。但是達來的煩惱並不能阻止巴哥的改變,年邁的他只能順應時代的轉變。

在駱駝鼻子當中插入鼻栓是傳統牧民馴服駱駝的法寶。

在駱駝鼻子當中插入鼻栓是傳統牧民馴服駱駝的法寶。

父親達來在這片荒漠上居住了七十多年,一直傳承著祖祖輩輩飼養駱駝的生活方式,達來希望用傳統方法馴服駱駝。巴哥就不是很贊同這種馴駝法寶,他認為時代轉換,人和駱駝的關係,運用駱駝的方式亦起了變化,自己將駱駝從奴役中解放出來,這就是對動物的尊重。

兩代牧駝人的分歧最終在對收養在家中的三峰小駱駝同樣的呵護中得到和解。沙漠、駱駝和人類又開始了相生相伴的輪迴。

牧民一直傳承著祖祖輩輩飼養駱駝的生活方式。

牧民一直傳承著祖祖輩輩飼養駱駝的生活方式。

第一次來到騰格里沙漠就被這裡的遼闊、荒涼所震撼。看到那些還在放牧駱駝的牧民,對他們的生活產生好奇。在城市生活久了,對沙漠中還保存的傳統生活方式,有了一種想了解的衝動,於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巴哥。在交往的過程中,發現80年代出生的巴哥的生活竟然已經不再是傳統的模式。在大城市闖蕩了十年的巴哥,回到家鄉後,開始使用手機和衛星定位管理駱駝,還開發了駱駝相關的生態旅遊,人和駱駝的關係也和過去不一樣了。因此我決定拍攝一部記錄當代牧駝人生活變化的影片。

為了馴駱駝,毛忠文依舊堅持自己親手製作馴駝工。

為了馴駱駝,毛忠文依舊堅持自己親手製作馴駝工。

在拍攝過程中,我觀察到巴哥與他的父親——傳統牧駝人達來有許多觀念上的差異。70歲的達來已經退休了,他不喜歡兒子這樣讓駱駝給遊客玩賞,也不喜歡這種用科技去放牧的手法。他給我們介紹了他的朋友毛忠文是如何放牧的。傳統牧民使用自己製作的馴服駱駝的工具,在我們外人看來不免有一些殘忍,木栓要穿過駱駝最敏感的鼻子,鮮血直流,駱駝疼得嗷嗷叫。但傳統牧民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形式,使得駱駝能聽人的話,從此跟人親密起來。雖然駱駝不再是主要交通工具,但是牧民還是可以從駱駝身上的茸毛製作副產品。而巴哥則想完全改變這種方式,通過GPS去追蹤駱駝,既高效率,又不需要傷害駱駝。

達來在這片荒漠上居住了七十多年,一直以傳統方法馴養駱駝

達來在這片荒漠上居住了七十多年,一直以傳統方法馴養駱駝

攝製組四次前往騰格里沙漠拍攝,雖然拍攝條件較為艱辛,但是在慢慢走近巴哥這一家的進程中又感到欣喜。在最後一次拍攝,我們看到一家人對幾隻收養的小駱駝同樣的關愛,人心又聚合在一起。或許隨著時代變遷,放牧的方式發生改變,只是一個外在的因素。最重要的是,在這片沙漠中,牧駝人與駱駝之間不變的相生相伴的關係。

達來在這片荒漠上居住了七十多年,一輩子就放駱駝。

達來在這片荒漠上居住了七十多年,一輩子就放駱駝。

騰格里是「天」的意思,比喻這個沙漠就像天空一般廣大、沒有邊際。

騰格里是「天」的意思,比喻這個沙漠就像天空一般廣大、沒有邊際。

新一輯《中國故事》繼續透過影像,帶領觀眾遊走神州大地,藉著人物故事,了解今天中國人的所思所想。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正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月31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chinastories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