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魷魚遊戲》

【特寫】花樣年債券違約 — 房企的 123 木頭人?躺平逃債?

恒大危機未收科,又爆出另一大陸房產商花樣年(1777.HK)債券違約、遭降評級。彭博資訊上星期一篇評論文章這樣形容花樣年:「本周以前,無人關心花樣年,在中國房產業排名只是 64 位的小型發展商,營業額不及瀕臨崩潰的恒大的十分之一,負債 129 億美元,相比恒大逾 3000 億巨債,是小巫見大巫。」 

花樣年之所以引人注目,自是因為其創辦人曾寶寶的身份 — 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姪女。在打騰訊、打阿里巴巴、打補習社、打滴滴出行、打網紅打明星......的年代,曾寶寶敢在大陸社交平台接連發飊。

10 月 4 日,花樣年宣布未償還 2.06 億美元票據。旗下子公司彩生活(1778)亦沒有償還欠碧桂園的 7 億元人民幣之等值港幣 4 日期短期貸款。同日,曾寶寶在微博發電影《黑暗對峙》海報。三日後(7 號),再發帖: 「專業的事交給專業人,屁股決定腦袋的決策,交給屁股坐的最定的那個,其他七嘴八舌,致謝不慮。心穩、思沉、專注。」

隨即引來揣測政治派系鬥爭白熱化了,一眾民企「被收割」的怨氣終於有人吐出來。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政策迫人,要躺平逃債?

「屁股坐的最定的那個」全世界都知是誰,但花樣年能否捱過寒冬,就讓一眾債權人、小股東,還有一堆豪宅準業主心裡七上八下。彭博的評論文章提出,花樣年不是沒能力還債,而是選擇不還。

看花樣年中期業績報告,截至 6 月底,公司銀行結餘及現金有近 272 億人民幣,9 月初公布回購 600 萬美元債券,並稱回購後「維持良好的流動資金狀況,且可能會視乎市況進一步購買其優先票據」。彭博文章指,花樣年選擇不償還,打開了金融危機的潘朵拉盒子。策略上,花樣年這招是高的,面對一系列由上而下政策,由管樓價到管債務規模,房產業幾成虧本生意,經濟前景又不樂觀,站在企業角度,實在沒有多大誘因履行債券義務。向來倚重海外債務融資的花樣年,截至 2020 年底,美元債券佔總債務約六成二,長痛不如短痛,清債後還可以符合中央對房產業融資設下的三條紅線。內地也有網民在曾寶寶微博留言:「謝謝花樣年,給所有房企開了一個逃廢債、花樣躺倒的好頭。」

無獨有偶,另一家內房江西起家的新力控股(2103.HK)於 9 月下旬遭評級機構降級,隨即亦傳出遭美元債券持有人質疑「準備躺平」、「明顯逃廢債行為」。

房企的「123 木頭人」

不過,「逃廢債」在內地屬違法,也對企業往後融資能力造成極大打擊,是故意還是有意無意間逃債的可能性有多大也難作判斷。彭博評論文章指,這下逃債是迫使所有人,包括投資者、其他房產商都得考慮拋售資產,把整個行業的再融資之門一下關掉,所有人,都坐上同一條船。數百家房企一齊「撲水」,巨企如恒大不見得有優勢,情況一如近期熱爆韓劇《魷魚遊戲》的開頭,大家都其實不過是鬥快到終點的「123 木頭人」罷了。

花樣年:絕不躺平,盡快解決問題

對於未有還債,花樣年有自己的一套解釋。大陸媒體廣泛報道,曾寶寶於 10 月 8 日向公司員工發信「寶爺家書」,似是回應「躺平逃債論」:「花樣年絕不躺平......花樣年是野草,寒冬過後,春風吹又生」。對於公司違約,她稱是因為公司遭遇「黑天鵝」事件,被評級機構標普大幅下調公司評級,令公司境內及境外融資嚴重受限,「流動性出現階段性緊張」(即突然手緊)。她指管理層已成立專項小組,以期盡快解決問題。

私募債券曝光

被降級的又何止花樣年,一切由恒大開始,新力控股是其中一家「接力」企業,9 月 30 日宣布未能支付兩筆境內融資利息合共 3874.2 萬人民幣。標普將公司評級由評級由 CCC+ 降至 CC。穆廸、標普及惠譽均下調花樣年評級,惠譽更指花樣年擔保一筆於 9 月 28 日到期的 1 億美元債券是私募債券,似乎未有反映於財務報告,並引述花樣年指,公司已準時於到期日還錢。惠譽認為,這類私募債券的曝光反映公司流動資金未必如預期充裕,並質疑財務資料披露不夠透明。

恒大亦有類似情況,日前傳出恒大一家子公司屬下的合營企業 Jumbo Fortune Enterprises 發行的一筆 2.6 億美元債券,由恒大擔保。這類操作,似乎已成內房慣常做法 — 以空殼公司或合營公司發行私募美元債券融資,只有一少撮投資者知道,財務報表上看不見,監管者也看不見。

花樣年上周五(8日)公布 2021 年頭 9 個月未經審核營運數據,總銷售額增長 25%,但 9 月份簽約銷售額較去年同期減少 31.8%,同樣,這不是花樣年獨有,恒大危機爆發後,其他中國房產商亦面對買家卻步問題;新力控股截至 9 月底止未經審核營運數據顯示,9 月份的合同銷售金額只有 22 億人民幣,2020 年 9 月是 120 億人民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