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全璋終得歷劫歸來,何時盼得江天勇人身自由?

2020/5/7 — 17:34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製圖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製圖

【文:樑木】

王全璋律師是「709」大案當中被抓捕的律師之一,因為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被判處有期徒刑 4 年半,在山東臨沂監獄服刑。刑滿出獄的時間是 4 月 5 日,這一天,雖然王全璋走出了高牆鐵網,但是,並不能順利回到北京的家,而是被送往老家山東濟南,進行所謂的「隔離」。王全璋的這種遭遇,讓人自然聯想到了此前已經刑滿出獄而被長期置於老家河南的維權律師江天勇。

在被「隔離」23 天後,奇蹟終於出現,王全璋律師在克服一定的阻力過後,於 4 月 27 日晚抵達北京家中,得以與久別的妻兒團聚。其妻李文足通過推特上傳了全家緊緊相擁的合影,在眾多平台上廣為傳播,成為海內外輿論關注的焦點之一。觀者心情複雜,既有對當局踐踏法制的憤慨,也有對其家人團聚的欣喜。

廣告

王全璋和江天勇都是當局眼中釘股中刺。在維權方面,他們都表現出了律師良好的職業操守,不畏強權的勇氣和百折不撓的韌勁。然而,同樣是刑滿獲釋,一個人在被隔離一段時間後得以與妻兒重逢,一個卻依然被嚴密監視,其父母亦遭株連。同在一黨專制的統治和法律體系之下,為何兩人的遭遇如此懸殊?

相比王全璋,江天勇從事維權工作更早,曾因參與艾滋病感染者救助、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維權行動,一直備受當局監控、打壓。江律師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多次遭到警方毆打和關押,曾導致左耳穿孔,右耳聽力下降,還曾被打斷 8 根肋骨。他在「709」事件過後,親赴湖南長沙,要求會見事件當中被關押的謝陽律師,並看望其妻陳桂秋。

廣告

一位律師被抓,其他律師依法取得代理資格和要求會見並探視家屬,這在一個法治社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然而,就因為此舉,江天勇律師於返程途中遭到長沙警方的綁架,被以「欺詐性使用他人身份證」為由行政拘留 9 天,期滿後並未獲釋,而是繼續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半個月後,官方媒體報導稱,江天勇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檔、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半年後,江天勇被長沙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逮捕。關押期間,幾易其罪,這一細節顯示當局對維權律師的迫害持續加劇。

2017 年 8 月,江天勇律師案在湖南省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全程網絡直播。同年 11 月,他最終被長沙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 2 年,剝奪政治權利 3 年,刑期至 2019 年 2 月 28 日。在獄中,他曾被長期強制吃藥,記憶力明顯下降,身體虛胖、渾身無力。

就在王全璋律師一家團聚後幾天,維權網報導稱,被強行送到河南老家的江天勇律師,獲釋一年多時間,依然每天被官方安排的人員進行 24 小時不間斷監控,其年邁的父母也屢次遭到官方人員的挑釁。

當今大陸對各類敏感人士的監控可謂天衣無縫,大凡被視為不穩定因素者,都會「享受」被重點監控的待遇。強大的監控系統,讓網監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就能監視他們的監控對象的一舉一動。在此前提下,盡然如此嚴格管控江天勇選擇居住地的自由,這不是因為官方擔心「失控」,而是有意報復威懾他。

將江天勇控制在老家,顯然不是地方當局的選擇,而是因為高層旨意。4 月 19 日,負責國保事務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突然落馬,成為中共「十九大」以來第二名落馬的該部副部長。孫力軍的去勢,雖然無法改變當前的維穩體制,可是,對於河南地方當局而言,卻是一個讓江天勇重獲自由的契機。

如果當局讓王全璋重返北京是為了表現其順應民意和彰顯人性,那麼,同樣道理,也應該讓江天勇告別違法的「指定居所」監視,重返他曾多年工作和生活的北京。江天勇為伸張正義入獄,本無罪可譴。出獄後回到久居的故地,天經地義。當局巧立名目,濫施刑罰,阻斷人倫,呼籲應立即予以嚴肅更正。

今年正值唐吉田、劉薇律師被吊照十週年。維權律師十年來面臨各種危險,尤其是官方的打擊報復。這種打擊報復常常假以法律之名,以達到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律師從業資格和污名化的目的,讓維權律師後生舉步維艱。

從已經非自願失踪兩年多的高智晟律師,到尚被羈押的周世峰、夏霖、李昱涵、余文生、覃永沛、丁家喜,遭到打擊報復的維權律師絕對不僅限於王全璋和江天勇。他們「不在監獄,就在通往監獄的路上」。然而,嚴峻的壓制和污名並未奏效。不斷仍有更多、更年輕的維權律師步入公眾視野。

2020 年 5 月 6 日

 

原刊於維權網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