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

由房產稅到六中全會,貫徹中間的是共同富裕

一如所料,恒大不願面對現實拆售資產,拒絕向合生創展賣出持有恒大服務股權,當然引來中央不滿,內地政府據報已擬定出慢慢拆解恒大,料需時數年。

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報道,中國政府正在幕後慢慢拆解中國恒大集團,以防其突然倒塌,並引發深遠及廣泛的損失。

報道援引知情人士和官方聲明,指相關計劃涉及恒大出售部分資產予中國公司,來控制恒大突然倒塌的風險,並控制購房者和參與其項目的企業遭受的損失。

知情人士又提到,拆解恒大可能需時數年,細節仍在研究之中;恒大在大幅「瘦身」後可能存活下來。

當然,阿爺最關心,仍是恒大資產中,有很多小業主已經真金白銀買入預售單位,目前恒大數百個陷入停滯的項目會是關注重點,或會引入其他開發商包括國企接手。

應中央政府的要求,恒大這些項目所涉的約 200 個城市大多已經成立了工作組。地方政府已經接到命令,要求組織會計人員審查恒大在當地的財務狀況,與其他開發商商討未完工項目的後續。

可以肯定是、保障外國投資者並不是一個優先選項,境外美元債官方取態應是可以還就還,還不到就拖,拖唔到先算。

在中國房地產企業急需現金以避免債務違約之際,整個行業面臨借款成本過高的問題, 內房開發商借款成本升至十年新高。

具有投機級別信用評級的中國公司發行的美元債市場的波動,正值恒大、佳兆業、融創和花樣年等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的一系列債券兌付逾期,引發了不斷加劇的擔憂。

中國垃圾債券收益率已升破 25%,房地產市場緊張局勢加劇,中國高收益債券遭遇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拋售,短短六個月裡,債券持有人的財富就蒸發了近三分之一。

據野村稱,內房在形勢好的時候共舉債逾5萬億美元。這一債務規模較 2016 年年底幾乎增長了一倍,目前比全球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去年的整體經濟產值還要高。

房地產活動約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四分之一,這一比例大大高於美國。有經濟學家稱,沒有房地產市場,中國未來幾年的經濟年增長率可能在 3%-5% 左右,而不是已經習慣的6%以上。

在內地樓市面對內外交困,甚至可能損及經濟,華爾街日報曾引述消息稱,習近平因為黨內反對意見,決定押後開徵房產稅,以免令樓市崩潰。當時我就覺得,這個不可能發生。

以習近平性格,要打造自己成為黨內百年來不能被取代人物,豈可以接受黨內有反對意見?更不用說自己因此要「跪低」改變政策?

結果?內地在十月底宣布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雖然未有詳細徵收稅率及城市,但房產稅勢在必行,外界估計稅率在 1-1.2%。

且看六中全會閉幕,會上通過《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會議公報逐一評價五代領導人政績,其中習近平執政九年來的篇幅多過前四任的總和,形容「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我留意到,中財辦之後對會議的解說,亦相當強調追求共同富裕是下一個五年計劃目標,雖然一面強調慈善捐贈是自願行為,絕不能「殺富濟貧」、「殺富致貧」,不能搞「逼捐」,但就同時要求,企業家為共同富裕應做出更多貢獻,恐怕企業都會是心領神會。

其實過去一年在內地經商或有留意經濟變化,都可以了解到國內面對翻天覆地變化,實在不下於過去兩年香港的局勢:以反壟斷為借口,打擊及整頓互聯網平台;以保障青少年為理由,嚴限課外補習甚至打機追劇;以共同富裕為由,開始向大企業開刀,甚至擴大房產稅徵稅範圍,令樓市雪上加霜。

經濟學人形容,習近平為自己下屆續任,過去一年不惜改變內地的政治、商業以及社會規則,而最新一步就是要重新改寫中共歷史,務求令自己成為不可取代,與毛澤東鄧小平齊名的巨人。

我不懂政治,要解讀六中全會,強力推薦大家重溫眾新聞的重磅分析,特別是舊同事有線中國組前主管司徒元的解讀,其中最深刻的分析,是他提出了習近平今次是徹底打破鄧小平以來「隔代繼承」的權力平衡。

在習近平進一步鞏固權力之際,白宮已確認拜登與習近平周一再次舉行視像峰會,兩人將探討中美如何採取負責任做法,管控兩國出現的互相競爭,以及發展雙方有共同利益的領域。

由放生孟晚舟,到中美就氣候協議達成共識,我相信中美關係好大機會進一步修好,目前有關半導體爭議及台灣關係只是噪音,不能排除在習拜會後,中美多年來的貿易爭拗可能有解決跡象。

原文刊於財經拆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