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強國復興遇上一場瘟疫

2020/3/24 — 14:41

歐洲史上出現過兩次大瘟疫,較多人講的是十四世紀那次黑死病,至於頭一趟則較少人講。公元五世紀,強國羅馬,由盛轉衰,踏入六世紀,卻有一人試圖逆轉乾坤,這個人就是「查帝」— 查士丁尼大帝(Justinian)。查帝有一個羅馬夢,那就是以恢復古羅馬昔日的版圖和榮光為己任,實現國家民族的偉大復興。但正當這個強國東征西討,再度威震四方,查帝因而意氣風發之際,強國兵鋒最後卻被擋住,但令強國鐵蹄停不來的,並不是外部勢力,而是境內爆發的一場瘟疫。這場由六世紀中業一直延續到世紀末的瘟疫,有估計導至羅馬近三分一人口病死,高峰期首都君士坦丁堡甚至出現日死萬人慘況,農業、手工業皆遭荒廢,國家財政稅收大減,國庫被掏空,巨大的人口和財政上損耗,令羅馬國力大損,鴻圖偉業最終功敗垂成,查帝最後鬱鬱而終。想不到,羅馬這個強國的最後復興機會,就是這樣斷送在一場瘟疫手上。這就是史稱的「查士丁尼大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

習近平要恢服強國榮光

千年過後,中國這古老東方強國,也出現了一強人領袖,他亦以民族主義作為號召,提出所謂「中國夢」、「強國夢」、「強軍夢」,並說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廣告

這個人的名字就叫習近平。打從 2018 年他主導下人大修憲,廢除了國家主席只能連任一屆的規定,他開始被一些人稱之為「習帝」。

習近平利用了中國人對昔日漢、唐盛世的版圖與強國榮光之緬懷,以「絲綢之路」為幌子,建構了「一帶一路」這廿一世紀大戰略,企圖把手伸入中亞,繼而南亞、歐洲、非洲,甚至北極。習明白到,經歷文革、六四、改革開放後,今天國民對共產主義的理想和憧憬已告幻滅,於是改用民族主義和強國榮光,來重建中共政權合法性,以及國民向心力。這方面,習其實是學自他的大師兄 — 普京大帝。

廣告

只要大家看看近年大陸「小粉紅」的形成,就知道習已經取得一定成績。習開始躊躇滿志,說中國人要有包括「制度自信」在內的「四個自信」,以及中國為世界提供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目標更是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如此,中國人的民族主義、自信,和氣焰,去到一個高峰。

中國構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但中介卻竟是瘟疫

但當習一改「老祖宗」鄧小平所定下那「韜光養晦」之國策,而變成每每敢於「亮劍」,更吹噓所謂的「中國方案」,暗示可以取代西方民主和資本主義,並展現「逐鹿全球」的雄心時,便注定要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在意識形態上爆發正面衝突,這也是中美貿易戰以及「新冷戰」的來由。

正當全球開始對中國漸起戒心,一場武漢肺炎,卻讓情況雪上加霜。疫情蔓延至亞洲、歐洲,中東、以至美洲各國,惹來舉世怨言,究竟輸出的是「智慧」還是「病毒」?構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究竟是「經貿」還是「疫情」?

海外「厭中」情緒在升溫

近日發生亞裔學生在歐洲街頭被毆(被誤以為是中國人),並被責罵惹來病毒,一股「厭中」情緒正在全球發酵,歐洲某些旅遊景點以至酒店餐館等都表示「不歡迎中國遊客」,中國人在海外遭到厭惡目光。隨著疫情在海外大爆發,這種「厭中」情緒會不斷升溫,甚至變成「反華」情緒。

尤其是這次疫情之所以一發不可收拾,是因起初中國企圖隱瞞疫情,平白浪費了一個月控制疫情的「黃金時間」,甚至因而被形容為「中國版的切爾諾貝爾事件」。隨著愈來愈多報導揭發,真相漸漸大白,牽涉隱瞞的不單是地方,甚至直指中央。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之死,更在國內引發廣泛迴響,質疑若然中國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資訊自由,那麼李的悲劇和中國今次一劫是否能避免?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近日亦發公開信,認為今次疫情蔓延有五大原因,包括:極端維穩慣性、報喜不報憂習性、唯上唯權僵硬機械性、公民社會功能喪失、訊息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這些都是體制問題。我相信,今回就算是頭腦發熱的「小粉紅」,也不能不有所反思。

人民無所遁形,但卻偏揭露不了官僚欺騙

習近平重新把中國建成一個「極權國家」(totalitarian state)、一個無所不在的監控社會、一個「奧威爾」(Orwell)式的體系,這個體制可以讓人民一舉一動無所遁形,可以把異見者抓光,但卻偏偏揭露不了官僚欺瞞,沒有讓人及早提防一次令十萬國民遭殃、舉國受到影響,甚至禍延全球的瘟疫。

我有一位朋友說,雖然這個「體制」不能避免「李文亮式的悲劇」,但卻只有這樣的「舉國體制」,才可在疫情爆發後短時間內有效控制疫情。

我相信後半截的觀點,也會是今後中國官方大力宣傳的論調。尤其是如今像意大利等國家出現大爆發,這種觀點在國內有一定市場。例如疫情仍未過,中宣部近日便急不及待出版《大國戰疫》一書,宣傳在習近平和中共領導下,中國抗疫上的「豐功偉績」,企圖借屍還魂再提「中國方案」,且在中文以外,更以五種外語發行,明顯是要以有效控制疫情作為成績,來淡化起初隱瞞武漢疫情至禍延全國、全球的責任,急於要打輿論上的翻身戰。(但此書後來又突然從各大網店下架,顯示自己人也覺此舉不妥,吃相太難看)

急於卸責難獲國際社會信任

事實上,中國如今卸責的企圖十分明顯,如鍾南山說疫情雖在中國爆發,卻推說源頭不一定在中國;新華社那「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的論調,更讓少網民頭腦發熱,一起叫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 Twitter 發帖,在毫無根據下指控「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這些橫蠻無理,甚至指鹿為馬的行徑,世人看在眼裡,還能如何對中國有好感?中國的軟實力還能夠如何談起?

我得承認,迄今為止,中國的「舉國體制」,在處理(尤其是圍堵)疫情上,要比歐美來得有效,但若然因此而淡化當初隱瞞疫情,最終禍延全國全球的責任,甚至文過飾非,只會增添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反感,損及那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其實,若然北京可以收斂一點謙卑一點,在控制疫情初步取得成效,向別國提供抗疫經驗同時,也坦然承認起初做有所不足的話,那本來反而是展現「大國風範」的一個良機,而不是如今那副嘴臉般,令人為之側目。

貿易戰再加瘟疫或重塑全球供應鏈

最後,還想談談的是,中國在當年沙士疫情過後,經濟迅速復元,很快重回上升軌,但此一時彼一時,沙士時適逢中國入世,全球資金爭相湧進中國投資設廠,「中國熱」方興未艾,但如今武漢肺炎時卻適逢新冷戰,外資本來已因貿易戰和科技戰等,正逐步撤離中國,如今屋漏兼逢連夜雨,疫情令內地工廠被迫停工,這會否令外資加速撤離,就算疫情過後也不再返回中國?在貿易戰再加瘟疫的雙重打擊下,會否重塑全球供應鏈?這是對中國一個關鍵課題。

再者,武漢肺炎不像沙士,今次是蔓延全球,全球經濟都深受封城、封關、停產等打擊,就算這一波中國控制了疫情,但下一波卻蔓延到其它國家爆發,或會讓中國出口持續受到打擊,未必會像十七年前般經濟能迅速重回上升軌。

況且,這次禍延全球,會讓各地人民成了驚弓之鳥,中國未來就是要進一步推動發展經貿往來如「一帶一路」,只會事倍功半。

要說一場瘟疫斷送了中國復興之路,就像當年羅馬和查帝一樣,當然言過其甚,但這次武漢肺炎成了習近平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道路上的一大考驗,那卻是肯定的。

 

 (本文原先刊登於 3 月 18 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