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美聯社﹕異見人士家屬稱於杜拜被華政府秘密拘留 或首證中國境外設「黑獄」

美聯社報道,中國異見人士王靖渝的未婚妻吳歡指,今年 6 月曾於阿聯酋主要城市杜拜,被當地警方拘捕,然後被關押於一座由中國政府運作的拘留設施。報道指,這可能是首次有證據證明中國在境外運作「黑獄 (black site)」,反映中國會在海外進行拘捕異見人士和少數民族。

《德國之聲》報道,吳歡未婚夫王靖渝 2019 年曾因支持香港示威,遭警方迫害,當時 17 歲的他被父母送至海外,以保安全。今年 2 月,王靖渝又在網上質疑中國官媒對中印衝突死傷報道的真實性,並批評共產黨,因而遭中國警方通緝。

先被杜拜警方拘捕

王靖渝 26 歲的未婚妻吳歡向美聯社表示,她於 5 月 27 日在杜拜的酒店 Element al-Jaddaf 被杜拜警方帶到 Bur Dubai 警署,沒收電話及個人物品。3 天後,一自稱為李旭航的華人前往探望她。李指他於杜拜的領事館工作,並問她有否收取外國資金反中,吳歡否認。李旭航是現任中國駐杜拜領事館總領事

吳指,李旭航將她帶離警署,並送上車。半小時後,她被送入一座三層高別墅,該處一系列房間被改建為獨立監倉,包括裝上厚重金屬門。房無窗,有一張椅子,以及長日不滅的白色螢光燈。

吳歡指,一警衛數次帶她到一房間,以中文審問她,並恐嚇她永不能離開。吳又指,曾在去洗手間時見過另一維吾異被囚者,又聽到有一維吾爾女性以中文叫喊﹕「我不想返回中國,我想返回土耳其。」

吳指,在獄期間警衛曾給她一部電話,要求她致電王靖渝,以及當時正幫助她們的美國華裔牧師傅希秋。王靖渝向美聯社確認,吳歡曾致電他問他所在地;傅希秋指他曾四、五次接到吳歡電話。

吳指,她為獲釋而叫喊和嚎哭,並拒絕進食。她其後被逼簽署一份由阿拉伯文和英文寫成的法律文件,指控其丈夫虐待她。

吳說,自己在 6 月 8 日獲釋,送回其居住的酒店,發還個人物品。她隨即聯絡其未婚夫求助。6 月 11 日,她自杜拜飛往烏克蘭,與王靖渝匯合,但中國警方指王靖渝可能會自烏克蘭被遣返,故二人又轉赴荷蘭,現於當地申請政治庇護。

中國否認事件

報道指無法證明或否定吳歡證詞真偽,亦指她無法指出「黑獄」的具體位置,但美聯社記者有耳聞目睹一批經確認的證據,包括其護照蓋印,以及一段中國官員問她問題的電話錄音。

報道引述中國外交部否認吳歡說法,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我可以告訴你,此人談論的事情並非真實。」杜拜的中國領事館沒有回應。此外,美聯社亦向杜拜警方、杜拜新聞處及阿聯酋外交及國際合作部請求回應,均未獲回覆。涉事的酒店 Element al-Jaddaf 職員以私隱為由,拒絕向美聯社確認吳歡是否曾入住該處。

報道引述組織 Detained in Dubai 的創辦人 Radha Stirling 指,她曾與報稱被拘押於阿聯酋別墅的加拿大人、印度人及約旦人合作,但沒有中國人,不過她表示,「我不覺得他們(阿聯酋)會漠視如此強大的盟友的要求。」不過報道亦引述前美國駐卡塔爾大使 Patrick Theros 指,吳歡的質疑不合阿聯酋的常理。「他們不容許盟友自由活動」,

報道引述台灣中央研究院助研究員陳玉潔指,她未曾聽過中國在杜拜有秘密監獄,但這與中國致力將部份國民遣返回國的行為一致。

阿聯酋被指是中國監控維吾爾人樞紐

報道指,中國境內黑獄普遍,但今次是首次有證詞指中國在其他國家亦設黑獄。報道指事件反映中國日益運用其國際影響力,在海外拘留或遣返其國民,包括異見人士、貪污者或少數民族。

美聯社指中國與阿聯酋經濟和政治關係密切。阿聯酋曾是中國新冠肺炎疫苗的試驗場。阿布扎比王儲、阿聯酋實現然統治者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 (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 曾指,他願意與中國「合作打擊極端恐怖主義勢力」,包括「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又名「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該組織是 1993 年由新疆維吾爾人發起的聖戰組織,其目標是在新疆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國」,曾在中國策動爆炸襲擊,又呼籲全球穆斯林對中國發動聖戰,報復中國壓迫維吾爾人。東伊運被聯合國在 2002 年列入恐怖組織名單。

美聯社的報道又指,杜拜過往亦曾涉維吾爾人士被中國審問及遣送回國的事件。 報道指,2017 年底至 2018 年初,阿聯酋拘捕並遣返了最少 5 名維吾爾人回中國。在這些個案中,拘留行動多由阿聯酋警方進行,不過亦有人報稱曾被中國人員於杜拜追截。美聯社引述當地維吾爾人指,阿聯酋或是中國在中東監控維吾爾人的樞紐。

報道指,除阿聯酋外,其他國家亦曾與中國合作,將維吾爾人送返中國,包括泰國與埃及曾分別於 2015 年及 2017 年各遣返過百維吾爾人士。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