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花果漂零翻閹孔子ㅤ無法無天強姦法治

2020/4/25 — 15:11

《孔子也𢱑頭》
文化軟件只翻兜,破帽遮羞孔丘愁。
楚狂笑駡非已矣,夫子再世也𢱑頭。

孔夫子可是說是中國文化上其中一個最有象徵意義的人物。他的象徵意義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虛偽」。

指萬世師表虛偽可能似乎不敬,但是只是想說孔子及其儒家思想有矛盾與虛偽的一再。更重要的是要說,千百年來動輒把孔夫子枱出來閹割扭曲,選擇性及功理性地利用的那些政權及官員,才是虛偽至極!

廣告

孔子活動的那個時代是封建專制的王權歲月,時代的條件限制了他的思想。他推崇的「禮」,宣揚的那種宗法秩序,基本上都是為封建王朝服務。有人說「禮者,偽也」,從某個角度說,所謂「禮」,是要人為地壓抑人的本性,服膺於一套既有的社會秩序及權勢階層認許的標準。這就是虛偽的其中一層意思。

孔子自己也有其兩面性,他宣揚人性中的「善」,宣揚「有教無類」。但當他遇上對手,他也會表現出他的排他傾向及殘忍的一面。少正卯是當時另一個教育家,學生人數也不少,而孔子講課時,則常常是處於「三盈三虛」,經營困難的狀態。後來孔子當了魯國的大司寇,就將少正卯殺於宮門外的華表下。

廣告

李白有兩句詩:「我本楚狂人,狂歌笑孔丘」,詩中指的那個笑駡孔子的人,是春秋時代楚國的隱士接輿。孔子畢生追求為帝王所用,但楚接輿不肯做官。有一次他在路上遇到孔子,他便笑着半駡半質問他孔子為何要為那些兇殘虛偽的君主服務。

正因孔夫子及其思想有這種可塑性,孔子及儒家思想往往會得到統治階級及權勢階層的支持,被用作打壓反對者的理據。歷史上,孔子及其思想經常被人利用。

漢武帝名義上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但實際上是「儒表法裏」。禮法只是包裝,只是叫被管治的人民守法守秩序,骨子裏卻是用封建帝王之術來駕馭甚至奴役百姓。令人慨嘆的是今天的中國人社會仍似是一樣。

五四運動時宣揚新文化運動,其中一個口號是「打倒孔家店」。中共一直以來把孔子那種儒家思想視作封建專制的代名詞,說要以馬列理論及毛澤東思想來改造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要破四舊,儒家思想及孔子肖像在全國範圍被打得稀巴爛。想不到經濟改革之後,中國的經濟局面變得比資本主義更資本主義,除了「錢」便再沒有什麼崇高的價值與追求;另一方面,其官僚體制及政治體制又變得比封建專制王朝更封建專制。

楚接輿所講的那種虛偽殘忍,在今天可以說是全國由上至下上行下效。今天強國人所展現出來的麻木不仁,可以說矚目皆是,其「偽」已經早就超英趕美。以前孔子還會說「禮失求諸野」,今天中國人社會在共產黨領導下的那種禮崩樂壞,差不多可以說是禮已經難以求之於野了。

偏偏共產黨說要彰顯自己的「軟實力」,才發覺沒有什麼軟實力資本可以出來銷售,結果只能翻兜曾經被打倒成為地底泥的儒家思想來向全世界推銷。情況可以說是十分尷尬,但中共最利害之處就是不怕尷尬也不怕肉酸。

幾年前曾經填過一首詞,是關於中共以政權之力在全世界發展孔子學院有幾虛偽。

《臨江仙.學院可有孔孟無》
夫子廟堂拓地頭,此日抬舉孔丘。天涯海角見神州。硬銷軟實力,封建也翻兜。
遍設學院無孔孟,難容子路子由。腐儒只許為黨謀。民貴原大謬,輕君博斬頭。

自從 2004 年在韓國推出第一所孔子學院,高峰期全世界達到超過 550 所,另有過千個規模較小的孔子課堂。近年圍繞孔子學院的爭議不斷。除了批評孔子學院是中共政權的對外宣傳工具之外,更嚴重的指控是中國官方機構利用孔子學院在不同的地方搞政治鬥爭,干預他們的學術自由及言論自由,甚至有懷疑是從事間諜活動。

對於這些,中共政權當然一如既往的否認,反指這些指控都是帶有「反華」的政治動機。但事實勝於雄辯,2017 年一套名為《假孔子之名》的調查類紀錄片,是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Doris Liu)歷時三年完成。片中探討了中國政府斥資數十億的「孔子學院」為何在國際上備受爭議及遇上抵制。影片的主要人物是一位前加拿大孔子學院教師,經過一番痛苦抉擇最終決定出走孔子學院,並將自己在孔子學院親身經歷的政治宣傳、學術審查及人權歧視告訴世界。

到了今天,不少國家及合作機構都紛紛把孔子學院關閉或把規模收縮。孔子學院的數字已經比三年前減少了。瑞典這一次,可以說是以行動全面向孔子學院及中共政權近年的所作所為說不。瑞典之後,類似的做法肯定陸續有來。

中共今天以經濟實力提升,國家強大的幻象來麻醉人民。但說到文化軟實力卻依然是一窮二白,只能挖出孔夫子來填數,但依舊只是拿來主義,永遠都是講一套做一套。今天說要以孔孟思想來突顯中國的傳統文化,更是虛偽至極。

這種行為模式,就如同今天的中共開口埋口所謂的「以法治國」、「有法必依」如出一轍。所謂「法」,所謂「國家安全」,所謂「社會穩定」,全部都只是維護既定秩序的藉口。講到法律,也可隨意按政權的需要來隨意解釋,選擇性運用,針對性使用,甚至無中生有,幾時鍾意話不受規管就不受規管。這些行為,其實只是以虛假的法治用來剝奪人權,打壓異己,迫害人民。今天香港政府也已經越來越是如此了。鸚鵡學舌地學人講中國歷史,言不及義地談中國文化的那些官員或特首,他們懂中國文化個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