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等互聯網金融存款業務遭禁絕 料多達 2 萬億元人民幣回流銀行體系

馬雲旗下的螞蟻集團上市被叫停之後,互聯網金融存款業務再受打壓。繼 1 月中當局發布通知,禁止商業銀行使用非自家互聯網金融平台開辦存款業務後,多個金融平台,包括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等都已經將存款產品下架,客戶已經購買的產品在到期後亦會自動結算,不會再延續。內地傳媒預計相關措施推出後,回流往傳統銀行的資金額高達 2 萬億元人民幣。有評論認為,當局出手停止互聯網金融的存款服務,是想將居民的存款回流傳統銀行,期望填補傳統銀行體系缺乏流動性的問題,但就犧牲了互聯網金融的進一步壯大。

試圖協助銀行改善流動性

中國傳媒報道,去年 12 月至上月底,支付寶、京東金融、滴滴金融、天星金融、度小滿金融等多間互聯網金融平台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將他們的存款產品下架,客戶無法再購買。至於舊有客戶正在持有的存款產品不受影響,到期會按照條款結算,存款依法受到保護。

內地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戴志峰去年中表示,互聯網金融平台的存款在 1 萬億至 2 萬億元人民幣,換言之今次措施可令相關最多 2 萬億元存款回流傳統銀行。

河北大學金融學者孫大力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愈來愈多外資撤離中國,居民銀行儲蓄亦逐年下降,當局下令關閉互聯網金融平台的存款產品,表明銀行資金流動性愈來愈差,令金融監管部門試圖改善局面。孫大力解釋,銀行最大的資金來源就是來自客戶儲蓄,「如果沒有一定的儲蓄量​​,其借貸量就無法上升。」他並且說,互聯網金融平台出現後,中共認為民間儲蓄量巨大,但是要想方法將這些儲蓄變成市場上的流動資金,相信這個亦是中央出手的原因。

互聯網金融平台存款利率高

近年來,包括京東金融、度小滿金融、蘇寧金融等在內的多家互聯網金融平台都曾推出銀行存款產品,越來越多的銀行為了加大攬存力度,拓寬獲客渠道,頻頻在互聯網金融平台上推出自家銀行的存款產品,其合作的銀行也多為民營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但是有分析認為,這些銀行透過高息產品招客,會推高銀行的負債成本,實體融資成本也難以降低,間接令這些小型銀行的處境有更大風險。有報道指,小型民營銀行與互聯網金融平台推出的存款產品,不少都有 3% 以上的年利率。部分更接近 5%。而客戶購買存款產品後的資金,也很快地會轉往互聯網金融借貸當中,對這些平台來說利潤更高。

官員曾稱存款業務「無照駕駛」

中國政府向互聯網金融「開刀」早在去年底已經發生。去年 11 月起,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已經多次就互聯網平台存款業務的相關問題及風險隱患發言,其中穩定局長孫天琦在 12 月 15 日的第四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表示,這些平台的存款產品業務是「無照駕駛」的非法金融活動,應該納入金融監管範圍,進一步規範和完善監管指標等。孫並且提出,互聯網平台存款產品有多種問題,包括分段繳付利息變相拉高存款利率,擾亂存款利率市場機制;有地方銀行透過互聯網平台將存款業務拓展至全國,變成全國銀行,偏離其發展定位;另外亦有高風險銀行透過互聯網平台吸收存款,暴露了流動性隱患。

孫大琦發言後,部分互聯網平台開始關閉他們的存款產品購買服務。12 月 18 日,螞蟻集團首先於關閉了支付寶針對新用戶的銀行存款產品購買業務,其他平台亦隨即跟進。12 月 20 日,京東金融在公告當中說,「停止新增上線互聯網存款產品、停止新用戶購買相關產品」,「相關產品將只對已購買產品的用戶可見,已購買相關產品的用戶不受影響。」

到了 12 月 25 日,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理財產品銷售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明確規定「第三方互聯網平台現階段不能從事理財產品的代銷業務」。到了今年 1 月 15 日,銀保監會又聯合人民銀行發布《關於規範商業銀行通過互聯網開展個人存款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稱,商業銀行不得通過非自家經營的網絡平台,開展定期存款和定期活期兩便存款業務。自此,浦發銀行、山東藍海銀行、安徽新安銀行等發佈公告,調整非自營平台開展的個人存款產品服務內容,將個人存款業務轉移至自營平台。

螞蟻業務接連受中國當局影響

中國當局今次措施其中一個受影響的主要平台是螞蟻集團的「支付寶」,而中國首富馬雲創辦的螞蟻近月亦受當局各種壓力。其中《華爾街日報》上月底引消息指,螞蟻在中國監管機構壓力下,將由提供金融服務的科技公司,轉型成為金融控股公司,受中國人民銀行監管。螞蟻已向監管部門提交重組計劃書,重組建議將待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批准,預期在 2 月農曆新年假期前敲定。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