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剖邪惡的大中華主義(上)

2020/6/23 — 19:22

資料圖片,來源:Zhipeng Ya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Zhipeng Ya @ Unsplash

【文:流亡者們】

引文:此時此刻,命運正在與時間賽跑。「中國極力推行共產主義和大中華主義擴張路線,並向世界發起全面挑戰」的大局決定了中共很快就將對香港實施全面侵略,大規模流血事件也終將在香港不可避免。在此前提下,「能否及早看清中共和中國的邪惡本質」、「能否擺脫大中華主義陷阱」、「能否明白香港在世界體系中的真實位置」、以及「能否明白香港獨立、勇武抗爭才是唯一出路」,對每一個香港人來說都將會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為了清楚說明這點,我們會陸續發佈長文:

  1. 中共在香港沒有退路英文版
  2. 坦克終將衝上香港街頭英文版
  3.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4. 解剖邪惡的大中華主義(上)
  5. 解剖邪惡的大中華主義(下)

這些文章全都摘自流亡手足新書《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 致香港抗爭者》,英文版《China’s damage to the world and its coming destruction》已於Amazon Kindle 上架。

正如一個人在失去人生意義之後如同行屍走肉,一個國家的命運也與它所堅持的價值觀和路線有著根本的關聯。除了共產主義路線本身就是一條反人類、反社會道路,中國共產黨所推行的大中華主義路線,也同樣具有極大的邪惡性和危害性,最終將會給世界和自身帶來巨大的災難。

廣告

首先,建立在大中華主義之上的中國雖然名義上是一個「民族國家」,實際上卻是一個「帝國」。它與現今世界上的絕大多數民族國家有著根本性的區別。在漢語世界裡,世界又被稱為「天下」,中國的最高統治者則被稱為「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世上的一切都在天子的權力之下。「中國」即「中心之國」,即中國是文明的中心,世界的中心,乃至宇宙的中心,世界萬國都應該膜拜中華帝國的榮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真實含義,就是中國要重新替代西方引領世界,並重建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天下」體系。

公元前 221 年,秦滅六國,建立了史上第一個中華帝國 — 秦帝國。自此,帝國之內的所有人都在皇帝的專權之下陷入「平等的奴役」。皇帝可以根據個人的喜好任意處置他人的生命、財產和一切權益。皇帝要求民眾將其視為地上的最高主宰,甚至神明。如有人膽敢違抗皇帝的旨意,那麼不僅他自己,他的所有家人,親友都極有可能全部被流放或直接殺死。一切權力全都屬於皇帝一人,一切試圖與皇帝分享權力的個人、組織都是他的敵人。所以兩千年來,皇帝之下的一切個人和組織的權力總是一再被削弱和閹割。最終,除了皇帝的個人喜好,除了純粹的暴力和恐懼,一切法律、制度全都變成一紙空文。成為皇帝就意味著可以擁有一切;失去皇位,也同樣就意味著會失去一切,包括自己和所有家屬的生命。所以,關於皇位的鬥爭從來就極其殘酷。兩千多年來,中國皇帝的平均壽命不足 40 歲,超過一半死於被他人殺害。而每當新皇帝登基後,他所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常常就是把自己的親生兄弟、叔伯,和一切可能威脅到他至高權威的人統統殺掉,甚至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親生父親。

廣告

對內,皇帝沒有權力邊界的限制;對外,帝國也沒有地理邊界的限制。因為天下並不是指代某一個邦國,而是指代世界和宇宙。皇帝是神,一切都應屈服於他的統治,所以不僅帝國內部人與人之間的權力戰爭永遠不會停止,帝國對外的侵略和擴張也從來沒有終點。兩千多年以前,中國所指的範圍不超過長城以南,長江以北;一千多年以前,廣東成為了「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七十年以前,東突厥斯坦(新疆)、西藏成了「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現在,不僅南海成了「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連那些早就已經改變了國籍的人,也都必須盡到自己「作為中華民族兒女的義務」。

雖然中國一直稱自己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但實際上,中華帝國對其治下的臣民是極其殘暴的。其中,最可怕、最殘忍的當屬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的明朝,無論是皇帝還是平民都一直公開保持著吃人的變態傳統。歷史書記載,朱元璋(明朝開國皇帝)把人肉稱為「想肉」,意思是「吃了還想吃」。他不僅在戰爭期間讓自己的軍隊以人肉為糧,甚至在建立王朝之後,仍然會時不時讓人專門殺人以供自己食用。更恐怖的是,皇帝和官員們不單單是吃盜匪和敵人的肉,還有普通平民的肉。也就是說,在明帝國統治下的百姓,連「不被吃」的權利都沒有。在中國的史書中,不僅有「兩腳羊」、「菜人」等名詞來專門稱呼那些被吃掉的人,甚至還有大量關於人肉分類及烹調方法的詳細描述。毫不誇張地說,中華帝國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食人帝國,而且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食人帝國。

不僅生活在中華帝國統治下的人民毫無人權可言,帝國周邊的眾多民族也遭到了極其殘忍和血腥的侵略和殖民。如果我們統計分析一下長江以南漢人的 DNA,就會發現他們父系 DNA 大多來自長江以北,只有母系 DNA 主要來自長江以南。這是因為,長江以北的中國殖民者在征服了長江以南之後,對長江以南的土著族群普遍採取了種族滅絕的做法,即「除了婦女兒童以外,將有反抗能力的男子統統殺光或閹割」,閩越(福建)、湖湘(湖南)和滇黔(雲南,貴州)都是重點清洗區。如果我們同時查考唐代以後太監的出身,就會發現,長江以南男子的比例總是出奇的高,以上所說的種族滅絕政策就是根本原因。記載吳越歷史的《越絕書》講述了一個悲慘的故事:被漢人殖民者虜去的土著妻子喜歡偷漢人丈夫的金銀,包在粽子裡面,放進水裡漂流,希望已逃亡至深山中的本族人能夠撿到。她們為了欺騙現在的丈夫,就故意做兩種粽子,一種是普通的,用來過節祭祀;另一種有金銀,標上紅點或絲線為暗號,讓族人識別。據說這就是粽子的起源。除了直接的屠殺和閹割,中華殖民者還會通過針對土著的歧視政策對被征服者實施同化,即「將新征服的民族在政治經濟方面貶為最低」。於是,被征服民族的女子為了生計,普遍開始寧願嫁給地位比較高的漢族人,也不願意嫁給本族的男人。於是,本族的男人最終因娶不到妻子而漸漸滅絕。

實際上,如今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正是中華帝國幾千年來殖民傳統的延續。本地的維吾爾族人如果不會說漢語,就極難找到體面、收入高的工作,連外出工作,坐公交車,甚至買菜都要被層層盤問,舉止稍有不順服或者得罪了某個官員,馬上就會被送進集中營。他們的妻子為了照顧家人,很多最終都不得不改嫁漢人。粵人、閩人、湘人、滇人等的祖先曾經遭遇過的,就是今天的維吾爾族人、藏人正在遭遇的。他們的祖先在被中國人征服之後,也像今天的維吾爾族人和藏人一樣被強行遷徙,強行通婚,強行改變信仰和習俗,違令者就會被直接閹割或殺害。經過幾代人的奴役和同化之後,這些人便不再稱自己為粵人、閩人、湘人、滇人,而是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一個「中國人」。

中國共產黨之所以格外強調愛國教育,就是因為它與每一個中國人都有著事實上的血海深仇;而中華文化裡之所以格外強調孝道文化,事實上就是因為相當多的漢人其實就是「弒父娶母」政策的結果,也就是他們的父親殺害或閹割了他們母親原來的丈夫。得位不正者總是特別重視洗腦。漢人殖民者極其恐懼被虜獲、強姦的妻子通過教育兒子來實現復仇,所以才格外強調孝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兒子在父親面前就像大臣在皇帝面前一樣,低賤得像狗一樣,即使是自己的性命也必須任由對方處置。很明顯,任何正常的父子關係都不會如此畸形,但如果考慮到「殺父娶母」政策被長期普遍執行的話,就完全可以解釋得通了。

「中華民族」雖然名為民族,但它實際上與現今世界上的絕大多數民族都有著根本性的區別。正常來說,一個民族除了在血緣、地理、習俗、語言、文化等方面高度一致之外,最核心的一點就是:他們自己本身都是本民族的主人。比如,法蘭西人自己就是法蘭西民族乃至法國的主人。但是,出於「重建大一統帝國」的需要,被人強行構建、推廣的「中華民族」卻完全不是這樣。組成「中華民族」的粵人、閩人、湘人、滇人、吳越人等不僅在血緣、地理、習俗、語言、文化方面存在明顯差異,它們自身也都是中華帝國以極其殘酷的手段同化的奴隸。而當今以民族國家為主的世界體系,正是「自由、民主」價值在世界不斷普及,原本凌駕於各民族之上的古老帝國不斷解體、不斷退出歷史舞台的結果。比如,奧匈帝國解體之後就有了匈牙利民族,捷克民族等等;奧斯曼帝國解體之後,就有了希臘民族,土耳其民族,埃及民族等等。而「中華民族」無論是在統治版圖,還是族群構成上直接就意味著帝國本身,與當今世界「自由、民主」的主流價值觀直接衝突。

「中華民族」不是一個真正的民族,正如「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一個真正的國家,它們都是中國共產黨構建大一統專制帝國的政治工具。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統戰工具之後,中國共產黨就可以更容易地通過愛國教育等方式,將普通民眾的情感和資源引導至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同樣,有了「中華民族」這個統戰工具之後,中國共產黨就可以更容易地對中國人進行欺騙和奴役,特別是對海外的華人、華僑進行滲透和控制,通過他們為自己輸入最為急需的資金和技術。而事實上,正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每一個中國人的仇敵,「中華民族」也是每一個華人的真正仇敵。這些人的真實身份,本是粵人、閩人、湘人、滇人……他們之所以現在被稱為「華人」,正是因為他們的母系族群不幸淪為帝國的奴隸之後,自己的原有的社會組織、習俗、語言和文化被刻意醜化和刪除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