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章潤教授,內地憤怒的人民真的不再恐懼嗎?!

2020/3/3 — 21:46

許章潤(網絡圖片)

許章潤(網絡圖片)

許章潤教授,日前我拜讀過您那篇題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的鴻文(引號內文字摘自原文),評說「戊戌以來的國情進展」,所列舉的九點現實狀況和論述,反映出內地在習近平一尊治下的「政治敗壞,政體德性罄盡」,行文用語雖略嫌有點浪漫色彩,畢竟內容義正詞嚴,可說是諤諤之士的一篇檄文,既針對執政的共產黨,更戟指獨攬大權的黨魁習大大。您在文中指出當前疫情猖獗實在是人禍所釀成的「人道災難」,因此「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期待可能迎來巨變! 不過,筆者以為,您畢竟過分樂觀,以至錯斷誤判,一來因為憤怒的人民仍然恐懼,二來,況且就算人民真的不再恐懼,又怎樣又如何呢?

許章潤教授,兩年多前您發表過一篇名為〈我們當下的恐懼和期待〉的文章,直率批評中國政治現象和社會生態的倒退,引起內地一陣迴響,可是不出半年您便被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和學術研究工作,那麼,您當然曉得共產黨對異見人士逼迫和封殺的手段。可是,雖然「此番作文,預感必有新罪降身,抑或竟為筆者此生最後一文」,您仍然豁了出去,不愧是一位「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知識分子,令我肅然起敬。許章潤教授,您先後在兩篇重要文章的標題都用上「恐懼」一詞,而配合相關內容便足以顯示出您對「恐懼」在人們心中所引發的「求變和求存的動力」,有著一定的主觀期盼和願望,因此,你深信「恐懼」的中國人「有所作為」。不過,對此,我是絕對悲觀的!

許章潤教授,早前被視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不幸染上武漢肺炎離世,觸發內地網民憤怒情緒洶湧澎湃的漫延開來,以至「言論自由」的呼喊響徹社交平台,可是,這些「嘴炮」式的喧鬧說到底只不過是空槍迸發的聲浪,並無實彈射擊的作用。就在黨國機器啟動之後,黨國領導人在熒光幕亮亮相,頒下命令宰殺幾隻「代罪羊」,再傳遞幾則溫情送暖的視頻,並且在黨媒發表一些抗疫奮戰的宣傳文章,便可以輕而易舉的消減了躁動的民意,紓緩了沸騰的民情,在一片舉國加油的亢奮吶喊聲中,人民還是迷迷糊糊的繼續被麻痺了。我在一篇短文寫道:「民情翻騰過後一切將會在維穩的主旋律吹奏下,神州大地倒退回萬籟俱寂的局面!」,正正不幸言中!

廣告

許章潤教授,老實說我並沒有在內地共產黨專制政權下生活過,當然說不準「設身處地」的真確感受,因此只能憑普通常識和一般邏輯臆測內地人民在極權統治下的心理狀態和行為反應。相信您當然曉得有一種名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的心理現象,指的就是「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感情,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事實上筆者以為,經過逾七十年來共產黨意識形態病毒的感染、訊息封閉鎖禁下的單向灌輸洗腦,以及多番政治鬥爭運動折騰和逼害,人民心理上萌生的痼疾等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成為「風土病」,思想被扭曲得失去自省和判別是非能力,「相信政府、順從政府、支持政府」極可能已是他們由衷的「自然反應」!

許章潤教授,您用心良苦,被黨國機器不斷打壓依然心繫家國,無畏無懼的進言, 你甚至斷言「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立憲時刻將至」,因此期盼「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的政治大轉型,可是,這一點我卻並無任何樂觀的懸念!您以為當前內地人民面臨病疫死亡威脅而對政權憤怒之餘,便會不再恐懼,可是我認為您「高估」了內地人民的心理質素了!您甚至毫不避諱的朝著他們當頭棒喝:中國人民「豈能豬一般的苟且,狗一樣的奴媚,蛆蟲似的卑污?!」可悲的是,許章潤教授,我不得不懷著傷痛情懷向您指出:這些年來中國人民感染共產黨瘟疫的劇毒太深,絕大多數人縱然外貌形體如直立吃喝拉矢的人,思想和心態已變種為您所說的「苟且的豬、奴媚的狗、卑污的蛆蟲」,恐怕您會徹底絕望!

廣告

許章潤教授,您希望中國人民「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可是,歷史從來不以個人主觀意念所轉移,而且歷史是無情冷酷的,我以為中國人民的歷史苦難悲劇至今仍未告終落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