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遏止「中共意識形態病毒」蔓延的「抗體」!

2020/4/7 — 17:49

筆者早前撰文贊同將當前肆虐的瘟疫病毒正名為「中國共產黨病毒(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簡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主要因為世衛組織所建議的「2019 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名稱只是以所謂「傳染病學客觀原則」作為包裝,為中國共產黨「文過飾非」之作。事實上病毒發源於中國武漢,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初期隱瞞和其後謊報等情造成大流行人禍,成為世紀災難,因此採用「中共病毒(CCP Virus)」是正確直指「始作俑者」的說法。不過,如今筆者撰寫此文的目的在於針對政治層面的剖析,這個詞有點含糊不清,便必須明確稱之為「中共意識形態病毒(CCP-Ideological Virus)」。

「中共意識形態病毒」指的是中國共產黨所信奉的政治理念和執行策略,早在中共成立之初經已潛藏在黨人心裡腦內,發病於言行上的惡毒作為。這樣的病毒見諸於共產黨奉為圭臬的《共產黨宣言》、作為鬥爭教條的《人民民主專政》和《毛澤東思想》,以及等同虛文空殼的黨章之類等等,夾雜著從紅色蘇聯舶來的史太林邪惡理論,以及中國土產毛朱流寇般的批鬥意識,經過數十年專政和內鬨的不斷發酵、培植和擴散,早已全面玷污感染了中國人的心坎。可是,更甚的就是自從習近平主政以來,中共的獨裁措舉令病毒惡化變種,迅速蔓延,並且在自慰式的「紅朝帝國夢」幻覺,以及民族意識作祟的「大中華觀」虛象中,妄於亮劍揮刀,戰狼般嚎叫「雖遠必誅」,「大國崛起」的吹噓其實只是建基於自卑和自大的思想糾結,以及脆弱不堪的「玻璃心」。

一直以來,所謂集中「舉國之力」的中共獨裁式領導,以「假大空」的輿論宣傳蠱惑和麻痺人心,用先進科技數據全面操控民生,在國際舞台的博奕對決中,不惜撒幣押上經濟籌碼,或利誘窮國應聲,或脅迫弱邦附從,因而可以無懼踐踏人權、鎮壓異見者和背離普世價值的種種指責,而且進一步意圖重塑世界秩序,摧毀西方核心價值的影響。觀乎肺炎病毒肆虐至今,中共以慣用的詭詐手法,趁著各國政府未醒覺疫情的凶險,隨情勢變化而得逞,並且從製造假象的欺瞞之初到虛張聲勢的「卸責甩禍」在後,如今世界各地陷於疫病泛濫危情,忙於解困自顧不下,便以抗疫成功的「大國戰疫」領導者自居,肆意宣揚中共特色專政體制的「效率」,較之於西方民主式體制的「怠誤」更為「優越」云云。病毒上腦的內地小粉紅和五毛因而對所謂「中國管治模式」洋洋自得,香港和外地的藍絲亦大放厥詞,狂言瘋語!

廣告

「抗體」是人體內已有的免疫能力,對抗外侵病毒病原的自然機制,可是在政治意識上產生「抗體」遏止「中共意識形態病毒」蔓延似乎並不容易。筆者理解,在中共封鎖正常訊息和嚴密監控下,內地人民飽受病毒侵蝕,難以倖免,體內免疫機制已瓦解,甚麼「抗體」已沒有活躍能力,成為被催眠的「順民」、被操弄的「愚民」,以至被去勢的「閹人」,更甚者是嗜血的「喪屍」,只圖謀生活上的貪婪縱慾,失去了做一個「人」應有的「鬥志」!  對於強國眾多心態不平衡的「巨嬰」和「侏儒」、投機的「俊傑」、媚俗的「奴才」、以及釣譽的「學者專家」等人,中毒深入骨髓已是自甘墮落的事。可是,筆者費解的是:不少從內地受到逼迫避秦逃難來港多年的人、在殖民地享受過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的香港人、接受過西式教育和文化洗禮的人,以及移居外國在西方世界生活過的人,竟然在體內也未能產生「抗體」足以對付「中共意識形態病毒」,依然自覺或不自覺的輕信中共散放的謊話謠言,受到蒙騙,令人慨歎不已!

平情而言,對抗「中共意識形態病毒」實在不必甚麼消蠱解毒的靈丹妙藥,也並非依賴飽學之士所獨有的真知灼見,其實只不過是常人的一般常識、真情本性和是非良知而已。筆者認為只是回歸到一個「人」的「本位」觀人看事,不要耽於薰心的利欲,保持「獨立思想」、「理性分析」、「勇於質疑」和「敢於批評」的心態,其實自然便能夠分辨黑白指出對錯,終究可以揭示出真相實貌來。當前訊息泛濫,「中共意識形態病毒」散放或真或假的宣傳資訊往往令人目眩神迷,在體內產生「抗體」是必須有的思想裝備。筆者以為,退一步來說,就算思想保守的人不願表態,不想直言,不敢打假闢謠,那麼,也不要為中共塗脂抹粉,更不應落井下石傷害他人,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兇」!  沒有「抗體」的人無法戰勝「中共意識形態病毒」無奈也罷,幸勿助長散播病毒,貽禍深遠!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