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護旗手」之盲目,「吹哨者」之不幸

2020/2/11 — 23:02

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

1942 年冬,河南出現大旱、蝗禍,加上戰禍,引致嚴重的饑荒,大量災民死亡。當時的國民政府拒絕承認災情,河南災情的消息被封鎖。1943 年農曆新年的報章通篇都是歡天喜地的消息,當時有一位《大公報》的記者張高峰寫了一篇短短的報導,社長王芸生在第二天又親自撰寫社評《看重慶,念中原》,把矛頭直指當權者。王芸生當時在社評中慨嘆人民「罄其所有,貢獻國家」,但仍然是「災荒如此」!結果是惹來政府高層的勃然大怒,報章也被下令停刊三天,張高峰被警備司令部逮捕!

李文亮醫生首先在互聯網上對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提出警告,結果是被官員提出「警示和訓誡」,指控他「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是「一種違法行為」,威脅要採取法律制裁。這件事與 1942 至 1943 年之交發生的那段歷史,在本質上有什麼分別?

1943 年的那位記者及《大公報》,扮演了「吹哨者」的角色,結果是記者下獄,報章停刊。河南也繼續死人,還出現災民賣妻賣女、彼此易子而食的人間慘劇。到了今年初,李文亮醫生向他的朋友圈提出了病疫的警告,隨後幾個星期下來的結果,是他那個被指控為「不屬實」的、「超出了法律所允許的範圍」的警告,到現時已經引致四萬人被感染,死亡人數已經超越了當年沙士疫症的全球死亡總人數。而李醫生自己也不幸受到感染,最終因此而死亡。

廣告

李文亮醫生可以算是國內的精英分子,如今英年早逝,確實令人惋惜。有不少人便因此而稱他為「人民英雄」。他洞悉那個新型病毒的危險性,而敢於擔當「吹哨者」的角色,向朋友圏提出警告,也是盡了他的專業責任,這一點也應該得到尊敬!

不過,也有人從他的網頁上找到一些早前他發表的言論,指他曾經高調支持香港警察打壓香港的抗爭者,又與建制派某議員互通款曲。因此,有人說他只是與部份五毛及小粉紅同一鼻孔出氣,只是中共這個政權的「護旗手」。

廣告

香港人過去大半年的抗爭運動,抗拒警暴、抗拒威權,爭取自由、人權與民主,爭取要求政府問責,本身就是一個向全中國及向全世界吹響警告哨子的正義行動,面對的就是來自本地及國內大量護旗手的敵視和打壓。大量年輕人被濫捕、被濫控、被下獄,有一些更被黑警不合理地拘留,無緣無故失去了幾個月的自由,也有一些年輕的抗爭者要流亡海外。香港這些「吹哨者」,與在武漢流感問題上扮演吹哨者角色的李文亮醫生,同樣值得讚揚和應該得到各界的支持。但他們同樣也是受到權勢與制度的告誡與打壓!同樣也是被體制內的護旗手敵視!

令人遺憾的是原來這被體制打壓的「吹哨者」,也可能曾經是捍衛同一個體制的「護旗手」!

這樣說,完全不是要對因為繼續謹守崗位而不幸染病死亡的李文亮醫生有任何不敬,只是想指出在這種體制之下,人性中善良的元素可以如何被體制扭曲利用。當護旗手要歌頌國家的發展與進步的同時,又是否警覺到體制的反動,近八十年來始終如一。

李文亮醫生的被警誡、被指控違法、最後不幸染病而死,一方面是一場流行病學上的新型病毒與疫症。另一方面顯然也是有深刻的社會、政治及文化元素。中國人那種飲食文化、在透過「食得刁鑽」這種消費符號所表現的行為來彰顯自己財大氣粗,都是不斷引發醫療衛生危機的原因。而疫情之擴大成災,引致如此多人受感染,這麼多人不幸因此死亡,甚至擴散全球成為環球健康危機,這些就與中共政權那一種專門報喜不報憂,以控制輿論來達到維穩的政治需要,把當權官員的面子視為高於一切的管治理念有關。

這種體制,令疫情發生之後沒有得到即時的正視和處理,吹哨者甚至被打壓警誡。這種體制,為了達到麻醉人民的目的,令不正常的飲食文化繼續發揚光大,最終令醫療衛生危機不斷循環出現。這種體制,也令明明應該是在社會中扮演權力監督者及吹哨者的人民及各種專業隊伍,都變成要政治掛帥,要唯權勢馬首是瞻,都不自覺地成為體制的護旗手,令整個社會只得一種聲音。最後是令這個體制繼續肆虐,只能繼續報喜不報憂,繼續為這個體制維穩,當權者的面子繼續高於一切事實與道理。

當大部份人都只知道要作為政權的護旗手,任何吹哨者就必然會受到打壓。人人都要提高警惕,不要讓自己有份去成就一個最終會坑害自己的體制!今天,大家看到的是吹哨者可能曾經是護旗手,他們都曾經搖旗吶喊,支持這個體制,最終當他們有需要吹哨的時候,便會被這個體制輾碎。以為是要貢獻國家,維護政權,結果就是換得被體制打壓的下場。

很多護旗手式的人物,其處境就如納粹集中營的部份猶太人俘虜。他們協助集中營有效運作,最後也無可避免會變成集中營的犧牲品!他們可能是冇得揀,也有些人是心存僥倖,但就以自己的行為成就了集中營的目標!如果當時很多猶太人被送入營冇得揀,今天的五毛及小粉紅在興高采烈為這個要他們為自己挖坑的政權打邊鼓時,是不自知?不自覺?還是刻意想撈政治油水?

李文亮醫生不幸感染一個他要提出警告的疫症而死,也可以說是「罄其所有」了,但他只是中共體制要犧牲的千千萬萬人中的其中一個!他值得驕傲,因為他總算是「為蒼生說過話」!香港很多抗爭者不計較個人的代價,為爭取一個合理的體制,爭取一個香港人希冀的未來作出了重大的犧牲,同樣值得大家支持,也是香港人的驕傲!他們無愧於這個世代,他們無愧於未來!

從他們身上,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警惕,不要忘記體制的霸凌及醜惡!不要忘記體制所謂要維持的「社會秩序」,其實往往都是社會災難及個人不幸的根源!

要珍惜及保護所有「吹哨者」!
要警惕及譴責那些盲目的體制「護旗手」!
香港人千萬不能忘記在抗爭運動中受打壓的所有人!
我們每個人都要常保敢為蒼生說話之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