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中央氣象台、網絡影片截圖

鄭州特大暴雨的氣象背景

7 月 20 日河南鄭州特大暴雨成災,先跟香港的雨量紀錄比較,再談這場雨的氣象背景。

鄭州 20 日下午 8 時過去 24 小時降雨 552.5 毫米,下午 4 時至 5 時一小時雨量 201.9 毫米,兩個數字都破了鄭州建氣象站以來 60 年的歷史記錄,據報道稱屬於千年一遇的的極端天氣。

香港天文台 1884 年至今最高日雨量是 534.1 毫米(1926 年),最高一小時雨量是 145.5 毫米(2008 年),都低於鄭州今次的數字,鄭州這場雨確是非同小可。

至於這場雨是甚麼性質,先看昨天 8 時至今天 7 時的內地雨量分布,河南山西交界以鄭州為中心的 200 公里乘 200 公里方形範圍內普遍錄得超過 100 毫米雨量,但是錄得超過 250 毫米的地方只有 50 公里乘 50 公里範圍(相當於香港海陸全境大小),一天錄得超過 500 毫米的地方就更小了,因此這場特大暴雨影響的範圍很小,不是颱風、季候風之類的大尺度天氣,而是所謂中尺度天氣。

7 月 20 日上午 8 時至 21 日上午 7 時雨量分布(來源:中央氣象台)

一時之間找不到昨天的天氣圖,根據河南氣象台的專家所說,今次與天氣系統長時間維持有關,因此借用今早 8 時香港天文台的電腦氣象圖分析。

7 月 21 日上午 8 時香港天文台高、中、低層氣流圖。上方是風向風速,下方是流線和濕度(藍色代表濕度高)

低層(925 百帕,約一公里高)鄭州位於東南風急流與西南—東北走向的槽線(內地稱切變線,圖中 T-T)交匯處附近,急流內的風速達到每小時 60 公里之譜,加入大量水氣,急流來到槽線前無去路,被逼在交滙處上升。中低層(700 百帕,約三公里高)在這一帶也有水氣輸入,而氣流呈氣旋性質,同樣促進氣流上升。中層(500 百帕,五公里半左右)是上升氣流的過渡高度,風勢較弱。高層(200 百帕,約十二公里)氣流在鄭州附近成喇叭形向東北方輻散流出,功能等同一部抽氣機,把下方上升的氣流抽走。

鄭州特大暴雨立體概念圖

概括地說,鄭州特大暴雨的背景是華中、大致西南—東北走向的低空槽線,這裏來自太平洋的東南風急流遇上內地氣團,有利空氣上升和造成降雨,因此日雨量分布略有西南—東北拉開的狀態,但是最大的雨下在哪裏要看高層氣流的配合,氣流輻散喇叭口之處上升氣流最強,下雨也最大,看來昨天鄭州剛好碰上「急流 + 槽 + 喇叭口」多因素疊加的不幸,屬於一種中尺度天氣現象。

7 月 21 日下午 4 時雷達圖(來源:中央氣象台)

今天鄭州的雨稍緩,參看下午 4 時內地雷達圖,雨區在武漢—北京一線,略有東移跡象,雨區分為三個雨團(A、B、C),鄭州在 A 與 B 之間避開了大雨,今回是中尺度的「好運氣」,是「千年一遇」的災還是普通大雨一場,只是一線之差。

至今天氣預報員仍然最怕中尺度天氣系統,因為範圍小、變化快,就算幾天前能預見大雨來臨,究竟到時最大的雨下在甚麼地方,仍有太多因素影響,不到最後幾小時甚至幾分鐘不知結果,惟有步步為營和盡快發出警報。

願鄭州早日走出困境。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