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圖片素材:網絡影片截圖

    鄭州雨災純粹是天災?

    1. 去過一次鄭州,住了幾天,去洛陽開封許昌旅行。記憶中對鄭州的印象是:火車站四周交通混亂,過馬路沒紅綠燈,車站廣場每晚都有人露宿。

    2. 一小時降雨 200 毫米是很恐怖的事。香港黑雨的標準是 70 毫米,香港歷史最大雨是 140 毫米。

    3. 但說是突然,也不完全是突然。說三天下了一年的雨,那麼之前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政府還不警覺?雨災有個特點,就是降雨到了一定程度後,本來去水的路都注滿水了,後面來的無路可走,就算同樣的水量也會淹得特別快。已下了兩天歷史性的大雨,來到第三天,出問題的時候就不純粹是天災了。

    4. 而且第三天的雨量也是有警告的:之前一晚氣象部門已發出了紅色預警。按河南省的規定,紅色預警下人員應留在安全地方,危險地帶單位應停工停課。那問題來了:為什麼之後地鐵還在跑?

    5. 我氣憤的是大家都很清楚之後會怎樣:白事當紅事辦,一大堆感動人心故事出場,佔領輿論空間。

    6. 在微博上,甚至見到有些人呼籲不要轉發屍體照片,理由竟然是讓外面看到對大局不好,會被利用。自我審查已內化到這個程度,是另一層次的恐怖。

    7. 不過也見到有些呼籲追究責任的,只是我想大家都明白這最終是制度問題,這就不得追究了。

    8. 現代城市生活建基於專業人員管理風險,專業敗壞之下城市生活可以變得危機四伏。而專業敗壞這點,香港人過去幾年感受也很深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