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章國法咸有初選 中港不隔中美必隔

2020/7/22 — 9:33

初選舉行了,我撐戴耀廷。兩年前我就說過,戴是香港學術界少數能夠做到徹底知行合一的真君子。他近日受到中港政權機關「严正」打壓,新仇舊恨如爆屎渠一樣湧出。西環13日發聲明,沒能指出全民皆可參與的初選 —「赤裸裸的违法行为」 — 到底違反了哪一條王法,卻無端拷問 「他是受了谁的指使?又是谁给了他这样的底气?」已經不必問有無,直接問「谁」。這無疑是黨國機關大員給香港人上的一堂中式依法施政示範課。

初選、預選,是任何選舉無論真假都會有的程序,正式非正式,秘密或公開,比比皆是,無分黨派、陣營、顏色,甚至國家。只要順乎民意,過程公正,就是好的;如果是做樣子裝門面的,或者是由「不可抗力」督導進行的,就是壞的邪惡的。我就不信歷屆特首選舉沒有某種不曾見光的少數人說了算的局部「初選」,而那些「初選」,明顯都是《基本法》、《選舉法》裏頭沒有的。

中共也愛搞初選

廣告

大家如果查找一下中國資料,可輕易知道北人無論是黨委還是政府,都愛搞初選,樂此不疲。正式的叫預選,在基層非黨機關搞的多,出了點狀況也可以捂住,例如烏坎。大家請看CCTV曾經發表過的一篇報道,講的是農村的村民委員會和城市的居民委員會,其中談到這些委員會的選舉時這樣說:「首先,通过预选确定正式候选人。……有的地方由全体选民参加预选,按照初步候选人得票多少确定正式候选人;有的地方由村民代表参加预选,按得票多少确定正式候选人。」其他如地方上縣以下的人大代表選舉,也有同樣規定。

非正式的叫醞釀,醞釀完了再預選,預選之後才做戲,十分有保證,可以讓領導放心,那是無論低中高甚麽層的關鍵組織都用的辦法,例如中國共產黨自己。大家看看它的黨章第二章第十一條,是這樣寫的:「候选人名单要由党组织和选举人充分酝酿讨论。可以直接采用候选人数多于应选人数的差额选举办法进行正式选举。也可以先采用差额选举办法进行预选,产生候选人名单,然后进行正式选举。」

廣告

看官,你可想像哪一天特府衙差把戴妖一把抓進國安庭審訊,國安法官拷問他哪來的狗膽子竟然搞初選,老戴拿出黨章國法示範,那官老爺就怕連國安法也嫌不管用,得祭出戰無不勝的無產階級專政法寶才可教老戴鋃鐺下獄,保住黨國和特府不至於在風雨飄搖中傾覆了。

不過,儘管我力撐戴耀廷,我個人卻對初選有所保留,故之前未曾發表個人意見,原因有好幾個。首先是,公開的初選如打開口牌,得勝的最符民意,卻最招來政權打壓,而且不只是短期的DQ而是永世不得翻身,因此對運動可能不利;香港已非開放社會,初選已成逾淮之橘,這一點有普遍警惕意義。其次就是成本效益的估算。初選的確贏了龐大聲勢,讓全世界知道大多數香港人爭取民主自治的決心,這是它的效益,而且這個效益是在國安法通過之後拼出來的,在這方面超越了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的意義。但是,我估計特府會大規模DQ,而且不只是達到「35-」便罷休,而是搞DQ無底線,包括任何Plan B,DQ之餘還會搞專政。如此,初選便變送頭。(當然,我這些判斷不一定對,況且便是不幸言中,損益計算也是主觀的;完全可以認為,贏了聲勢,足以抵銷一切代價。)

至於9月選舉,我則認為選民全力以赴仍有莫大意義,就算所有能代表自己的候選人都給DQ了,也可投白票明志。那不僅風險低,還很可能是最後一次,所以是特殊象徵。象徵甚麽呢?象徵香港死亡,大家用手中一票送它最後一程、為它默哀。不過,這死亡儘管可痛惜,卻並不可怕。香港不死,何言光復?

習近平勢難連任

美國國會通過《香港自治法案》,由總統簽署生效,不僅要取消所有香港以往能享受的特殊待遇。這對美國而言,是不得已而為之,有人以為那是侵侵出擊,我卻認為那是美帝自衞。以往有港中區隔,一國兩制縱不完善,對美國還是有好處,從中得到利益和緩衝,所以連高科技也可以賣給香港。如今港中區隔無法保住,美國失去一個屏障,自然要築起牢固的美中區隔。《香港自治法案》,僅僅是這個區隔的一小部份;近日美國不斷與中國在越來越多方面斷鈎,甚至考慮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皆因要徹底實行這個美中區隔,以保自身安全。

不過,中國亦因此大受打擊,原因彰彰甚明。港中區隔,對中國害小而利大;美中區隔,則對中國經濟及其與大部份西方國家之關係皆影響無窮。就中國大局利益而言,戰狼之首習近平犯的是極左盲動,勢將導致此君不能連任。此點殊為可惜,蓋因世人識得中國廬山真面目,盡皆賴於觀習氏之所作為也。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