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 五周年】王全璋斥警檢法人員亂解「顛覆」、借國安之名任意拘控 願中國人免於司法巧立名目迫害

2020/7/9 — 10:27

今天是中國打壓維權律師的「709大抓捕事件」五周年,被拘禁近五年、於今年 4 月才獲釋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發表題為〈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專業,要靠譜〉的新撰「自辯詞」,指控對他進行一審和二審宣判的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無論在事實還是程序上,都存在着極其嚴重的違法操作」。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亦於其 Twitter 帳戶轉發這篇自辯詞,並與其他「709 家屬」發表五周年感言

警檢法人員任意「論證」顛覆 是「法治國」的敵人

王全璋在自辯詞中提到,警檢法人員經過半年甚至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做所謂的「研究」,才「發現」針對他的三宗事件為「顛覆國家政權的一種新形式,顏色革命的方式」,但相關人員的處理三宗事件上都違反了法律原則。他指,全世界正常國家對類似「顛覆」的法律定義是「武裝推翻」,權力機器不能把公民的行為任意「論證」為顛覆,這不是一個法治國的做法。

廣告

他批評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林崑、周虹和張若宇等人,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的宮寧、盛國文、曹紀元等人,天津市公安局的郭愛強、付銳等人,為掩蓋真相、維護錯誤,強行推進案件,侵害被羈押人的基本權能,更強塞「配合型律師」,破壞刑事辯護人制度,又違法延期,秘密開庭,踐踏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挑戰和蔑視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自我授權,自我擴權。

廣告

他批評辦案人員連何謂國家、何謂國家安全的基本概念都沒搞明白,就動輒以所謂國家安全的名義,任意抓捕公民、任意指控、定罪和量刑,是司法系統內的「反法治分子」,指這些人才是真正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是「法治國」的敵人。他說,已經對部分針對自已案件的辦案人員,提出專項控告。

人權捍衛者是權力機器最重要、最危險的敵人

王全璋又提到,「如果你是一位人權捍衛者,並真正走在捍衛人權的道路上,你就會成為權力機器最重要、最危險的敵人,你的一舉一動、生活的每一個細節都會被記錄、被建立檔案,被拿出來拷問。中國的憲法和法律上規定了公民很多的自由和權能,但是權力機器的把持者有更多的自由和權力,當這些自由發生碰撞,個體的自由就變得脆弱不堪甚至完全消失。」

他說對自己的案件,從未認罪,沒有錄製過任何認罪視頻或簽署任何有罪陳述。即使經歷過許多生不如死的時刻,面對酷刑,自己的「精神沒有分裂,沒有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也不會愛上老大哥。」他感恩自己的案件得到全球持續關注和聲援,感謝曾為自己發聲的人權團體、律師組織、國際政要、自由媒體、廣大網友。因為「任何聲援都不多餘,哪怕你只是點了一個贊,轉發了一條消息。所有的這一切,皆給我的家人以巨大的支撐,讓她們能夠挺過這異常艱難的歲月,也因為有你們的聲音,我才更安全,不孤單。」

冤假錯案必有平反一日

他指自己在羈押期間遇到很多冤假錯案的受害者,當中有人曾經信奉悶聲發大財,對人權、對冤假錯案不聞不問的企業家、億萬富翁、香港商人,這些人曾經是權力機器的一部分,有些人是被迫走向維權和申冤的道路。他仍然深信所有冤假錯案一定會被平反,即使不在當下,終將有日會被歷史和人民平反,又呼籲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如果有需要,希望自己能夠幫忙。

他說,「freedom is not free,這是人權捍衛者必經的路,必要承受的苦,失敗也並不意味著探索和抗爭的停止,我們會總結教訓和反思錯誤,讓未來的人少走彎路,少付一些代價。即使有一天我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國人反冤假錯案、反顛覆指控的努力也不會停止,人類追求真相、自由、公正和尊嚴的努力也不會停止。」中國律師和人權捍衛者沒有更高的要求,「不是要星星和月亮,只是需要陽光、空氣和水,只是希望這些司法者能遵守他們制定和公開宣揚、竭力鼓吹的法律;只是希望中國憲法和法律上人民的最低的自由和最低的權能得到真正的保障。」

祝願每名中國人免於政治和司法巧立名目的迫害

王全璋指,出獄後雖然接受過採訪,但那只是真相的一小部分,他會把更多真相和細節整理還原,寫成書,書名暫定為《無盡的盡頭》(the endless end)。

他又說,也許有一天自己會無奈地離開,甚至面臨更嚴酷險惡的環境,但請所有朋友不要悲傷,因為他以自己的方式,告訴了世界,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並祝願:

「願每一個中國人能夠免於冤假錯案的降臨,免於權力機器任意的蹂躪,免於政治和司法巧立名目的迫害...

願個案公正、個體自由和個人的尊嚴降臨中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