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六周年】煽動顛覆囚兩年 出獄續被監控 江天勇:對依法反抗者鎮壓 如沒開槍的六四

今日是中國 709 大抓捕事件六周年,「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起人之一、曾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而被判囚兩年的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表示,當時事件就像「六四」般震撼,「六四只不過開槍了,這個沒開槍而已,它是對民間依法反抗者鎮壓。」他又指出,709 大抓捕本身目的就是打擊「中國人權律師團」。

2015 年 7 月 9 日,中國政府對維權人士展開大規模抓捕行動,又稱「709 大抓捕」。江天勇於 2017 年 5 月因協助在事件中被捕的維權律師而同樣被捕,同年 11 月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入獄兩年。2019 年初刑滿出獄。

江天勇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他在刑滿釋放後,於沒有收到任何口頭或書面通知下,仍遭到官方監視居住,包括其居所前後、路經的出入口,都被裝上高清攝像頭;官方亦在其居所旁邊,臨時搭建房屋,以專門人員 24 小時輪班監控他的一舉一動。

「我只要出門,他們就近距離跟蹤、拍照、攝像;誰與我說話後會被問話、恐嚇;到我家的人會被攔截、被要求登記證件;我亦被阻止看醫生……」他說,官方的監管越來越嚴密,其中有着大環境的因素,就是官方對民間的打壓越來越嚴厲,「各地國保亦乘着大環境將『維穩』產業化;甚至在申請安裝攝像頭、人臉識別等技術時,乘機有利可圖。」

709:沒開槍的六四

對於 709 大抓捕六周年,江天勇回想當時事件就像「六四」般震撼,「六四只不過開槍了,這個沒開槍而已,它是對民間依法反抗者鎮壓。」他說,當時被抓捕的都是中國人權律師團的律師,而「律師團」2013 年 9 月成立時,堅持依憲法保障人權,卻在開始時收到各種恐嚇和污名。「那時很多人家入『律師團』的微信群,一百多人再增至而百多人,引起當局的注意,後來很多維權律師收到司法局的甚至國保的威脅,說公安部把『律師團』定性為反動勢力,要求他們退出。」

他說,當局從來沒有公開文件指出「律師團」的反動定性,亦由於「律師團」沒有登記註冊,只是在虛擬網絡的鬆散組織,當局未採取檢控或取締。「只在內部發出命令去打壓很多維權律師。」

709 大抓捕之前,官方除了約談或警告;亦經常透過剝奪維權律師的執業權加以打壓,包括不讓閱卷;法官不停打斷律師辯護陳詞,「譬如說你不要說了,我們時間緊張,你提交書面的意見吧」;以及恐嚇當事人的家屬不要找維權律師代理案件,指對判案更不利。

大抓捕後 律師執業權收窄

他說,這情況下,當時「律師團」會根據法律規定採取投訴、控告、發表聲明和譴責,並把違法的情況在微博和微信公佈;若打壓嚴重,如有律師被毆打,他們更會商討進一步的應對方法。「當時要求保障律師的執業權,還算可以依法投訴。」

江天勇表示,709 大抓捕之後,律師的執業權利就受到更大打壓:一方面,當時大量維權律師被抓,家屬聘請的律師,或有律師預感被抓提前委託的律師,當局都會阻撓他們會見當事人,甚至表示已安排官派律師;此外,維權律師被註銷或吊銷律師執業證的數量不斷增加。江天勇表示「『律師團』的聲明和對策都顯得無效;所謂的依法治國,現在已是依照領導人的想法治國了。」

由 2015 年開始,被註銷或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維權律師累計有 40 人;「律師團」成員則維持在三百多人(目前全中國有約四十萬名律師),江天勇慨嘆:「若現沒有打壓,加入的人應會更多。」

 

撰文、採訪|蕭曉華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