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 律師余文生獄中健康惡化 手顫抖不能寫字刷牙 妻促保外就醫

2021/3/18 — 15:37

圖片來源: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 twitter

圖片來源: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 twitter

曾代理「709 案」的維權律師余文生,2018 年被補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去年 6 月被判罪成入獄 4 年。余文生的妻子許艷今(19 日)在 Twitter 以文字詳述周一(15 日)到南京監獄探望丈夫的情況,是二人 3 年多來首次親身見面。許艷目睹余文生在獄中健康情況惡化,受傷的右手不能寫字刷牙,4 隻牙齒被拔走或脫落而未獲醫治。許艷又說警察阻止她向余文生講述余獲得國際人權獎項一事,亦不容許余文生向她透露在徐州市看守所時的遭遇。

許艷指隔著玻璃能清晰看到,余文生拿著電話的右手嚴重地顫抖:「右手不停的顫抖,余說除了右手不能寫字,右手夾菜夾兩筷子,就沒有力氣了。」「夾飯他的手都用不了啦,吃飯都用筷子往嘴裡扒了放。右手也刷不了牙。」許艷得悉南京監獄曾帶余文生到醫院看神經內科,並指沒有問題。但余文生認為到骨科或神經外科作檢查更為適合。另外他早前被拔去及脫落的四顆牙齒,至今仍未獲得治療。

除了健康問題,許艷形容余文生亦面對另一種酷刑:「到南京監獄後,每天就是坐著、或站著,非常的累。其實這個也是一種酷刑。看書啊、運動啊,甚麼都不行。」

廣告

獄警阻止告知獲人權獎 余文生堅決拒簽《承諾書》

許艷亦想告訴余文生,他上月獲得了「馬丁·恩納爾斯(Martin Ennals)人權捍衛者獎」,但立刻被獄警阻止,威脅若繼續說就會掐斷電話,她狠批:「為甚麼,這有法律權利嗎?為甚麼不讓我說這個?」;余文生亦想說在徐州看守所對他不好的情況,但也被警察阻止。

廣告

許艷又指獄方曾要求余文生簽署《承諾書》,即要求認罪或者承認錯誤之類的文件,但余文生未有從服,「余文生說他沒有簽,他堅決不會配合他們非法的要求」。

余文生掛念家人 「想看看兒子長成甚麼樣了」

在見面期間,許艷與余文生談到了親屬及兒子都對他很掛念,余文生表示也很想念兒子,「想看看兒子長成甚麼樣了」,希望兒子能勇敢直面事倩,亦願意讓兒子及家屬到南京監獄探望他。

探望時間來到尾聲,許艷說余文生著她好好照顧自己,「說愛我、給我比心、豎大拇指、飛吻,我以同樣方式對他做,然後我們互相再見的擺手,笑著消失在互相的視線之中。」許艷說南京監獄的警察及師友都不希望她對著余文生哭,所以這次會面上她沒有哭。但自己離開後,有時會忍不住默默流淚。

南京監獄拒接許艷來電 拒絕下月安排探訪

許艷在探望余文生後,要求見南京監獄獄長,反映余文生右手殘疾的問題,提到若南京治療不了的話應該轉到北京治療,或應該立刻讓余文生保外就醫,讓家人帶他治療。惟許艷多次致電南京監獄、江蘇省司法廳等相關部門,但均未有回覆,其後當局更不再接聽電話。許艷其後列出多項要求,包括讓余文生保外就醫及多讓余文生在獄中做運動等,好讓余文生的健康問題能舒緩。

南京監獄又拒絕安排許豔四月份與余文生的見面,解釋是因為疫情,現時只規定二個月探視一次。許豔反駁指既然未有完全拒絕探訪,相信疫情防護工作是可以做到的。因此要求南京監獄批准每個月 30 分鐘的一次探訪,不要剝奪家人法律規定的探視權。又強調不論結果如何,4 月 15 日仍會依舊到南京監獄要求探望余文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