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地方嘅價值正正在於同其他地方有幾唔同得幾唔同

2020/9/29 — 16:07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我自己鍾愛於書法北魏字體,香港暫時仲算有都幾多店舖用北魏字體,鐵劃銀勾,每一撇一捺平穩厚重,每一筆都好有力度,筆劃粗壯雄厚,如果將字體變成 3D,好多時成個字都可以企喺度。

其實只要望見店舖係用北魏字體,就算對間店舖無任何認識,你都幾乎可以推斷間鋪頭有返下咁上下歷史,可能係老字號。因為北魏字體招牌由戰後係香港興起,舊一輩人做生意好鍾意用。昔日香港招牌林立,北魏字體就係塑造香港街景元素之一。依啲文字充滿風格同歷史感,亦係一種美學,同時亦係香港獨有嘅人文書法風景。

回歸後嘅香港,特區政府不停消滅昔日香港文化。之前曾經講過香港特區政府對招牌規管過份嚴苛,近排就有一例。喺上水石湖墟有一樓梯鋪,成記蔴雀,曾經係用北魏字體做招牌,平時每次經過都會望多兩眼。突然有一次唔知點解想影相影低佢,而真係好好彩個日有影低,因為過咗幾日之後個北魏招牌無咗!!!!有時身邊嘅事物就係咁無聲無息地消失,平時見開嘅嘢突然無咗,係會有種失落感㗎!!

廣告

老闆 1958 年開鋪,依家嘅石湖墟係由 1956 年重建而來,老闆可以話睇住成個石湖墟變化。

再過咗幾日,帶朋友行石湖墟,同佢分享咗依件事,朋友就即時去同老闆傾偈,先知原來係政府話個招牌有危險,要求拆咗佢,wtf!真係完全唔知政府個標準係點,係純粹只以肉眼觀察望,覺得殘舊就話危險?!依家麻雀店個招牌變咗隨便都可以係電腦打到出嚟嘅字體,人人都可以整到。望落去感覺已經唔係以前嗰回事,生活嘅品味在細節,只能慨嘆香港變得太快,保留太慢。

廣告

作者攝

作者攝

政府將所有嘢都用規管角度為唯一標準,「規矩就係規矩」,最重要方便管理,要方便管理,「無情」係不二法門,要佢去全面考慮影響城市各方面因素難過登天。最終香港變成一個普普通通嘅城市,同其他城市無異。97 之後,城市一切嘅犧牲,只有換嚟更糟糕嘅事物。

有人可能會話其實老闆都可以再次整個靚招牌㗎啫。當然我哋可以選擇用冷漠、不食人間煙火態度指責,一個已經到咗退休年紀,仍然想靠自己雙手努力搵兩餐(有時都未必搵到)、過吓日辰嘅老闆,係佢自己選擇用依家依個招牌,係佢唔肯去俾錢整個靚招牌,根本一啲都唔關政府事。一定係。

荷蘭建築師庫哈斯(Rem Koolhaas)提出過「通屬城市」(generic city)嘅概念,指「無差異、無特色而具秩序品質的城市環境,將為全球化的必然潛力」。無特色就係通屬城市特色,城市只會重視三種事物:機場、旅館同商場。喺庫哈斯嘅概念入邊,無所謂嘅本土、無身份認同,對歷史完全唔重視,只會保留少部份文物嚟吸引遊客,而城市最吸引人最可能係機場、酒店同商場。光潔、明亮、整齊、劃一就係城市嘅絕對標準。庫哈斯講嘅內容有幾多令你聯想到香港?

其實真正要令香港可以邁向國際,就係需要有本土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