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的伊斯法罕(下)︰波斯建築的美麗之最

2018/6/17 — 12:20

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的入口

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的入口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波斯文化源遠流長,已有超過7000年歷史,不斷影響西亞地區的政經發展,尤其精煉的波斯文化,無論是以拜火教為主的阿契美尼德帝國(Achaemenid Empire)及薩珊王朝(Sassanid Empire),還是被伊斯蘭統治後的什葉派王國,她的文明水平一直較周邊地區強盛,即使經歷多次大起大跌,也甚少受外界影響,形成獨有文化。

波斯建築亦如是,經過5000多年的發展,它的建築語言影響著中東、北非、中亞及印巴半島。如果說波斯建築是伊斯蘭建築其中一個分支,我覺得有點不恰當,因為伊斯蘭世界還未出現時,波斯已有出眾的建築設計風格,並把數學及幾何的知識,運用於古代建築設計之上。公元六世紀,伊斯蘭世界在阿拉伯地區出現時,並沒有自己的建築符號,所以直接採用了文化水平較高的波斯建築傳統和方法,運用於早期清真寺設計之上。之後中東各地的伊斯蘭建築,其實都是在波斯建築風格的基礎上發展而成。

廣告

波斯建築風格

伊瑪目回教寺(Masjed-E Shah)

伊瑪目回教寺(Masjed-E Shah)

廣告

伊朗的建築從自家的傳統和經驗中發展出結構和美學,儘管遭受外族入侵和不同文化的洗禮,但很少與外來文化混雜,結果它的建築擁有與其他穆斯林國家不同的個性。傳統波斯建築對幾何、形狀、比例有敏銳觸覺,對結構追求創造性,在裝飾上講求超卓的人手工藝。

傳統波斯建築風格,大致可分為古波斯的拜火教時期(Zoroastrian) 及七世紀以後的伊斯蘭時期(Islamic)。而伊斯蘭時期最後一個經典時代或風格,便是在16世紀薩非時代發展的伊斯法罕風格(The Isfahani Style)。當時伊斯法罕建築對週邊國家影響較深,傳到中亞、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其中世界聞名的印度泰姬墓陵(Taj Mahal),便是由薩非時代的波斯建築師所設計。

伊斯法罕的基督徒區內的凡克主教座堂(Vank Cathedral),室內滿鋪壁畫。

伊斯法罕的基督徒區內的凡克主教座堂(Vank Cathedral),室內滿鋪壁畫。

沙赫阿巴斯一世(Shah Abbas I)為求光復古波斯的強盛,除城市設計採用創新的意念,建築設計上也追求復興古代的偉大。伊斯法罕的建築風格,最標誌性當然是藍磚穹頂建築,空間結構雖簡單,但內外設計豪華精緻,包含多個傳統波斯建築元素的進化,並發展得淋漓盡致,包括穹頂、七色釉面花磚、穆克納斯(Muqarnas)及伊萬(Iwan)等。

來到伊斯法罕,當然要體驗波斯建築的精髓所在,最佳方法是到皇宮廣場走一趟。皇宮廣場上雖然有兩個漂亮的回教寺──伊瑪目回教寺(Masjed-E Shah)及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但整體座向竟不是指向聖城麥加(Mecca),原來與廣場的視覺軸線有關。

當年設計師巴哈耶覺得如把廣場與伊瑪目回教寺的軸線重叠,其漂亮穹頂會被入口門坊所遮蔽,難以被看見,所以他把廣場的方位改動,與麥加成45度角。今天無論站在廣場哪一角落,都可以清晰看見兩個精美大圓穹頂。由此可見,伊斯法罕人對彩磚穹頂極為重視。

發明七色釉面花磚(haft rangi)

七色釉面花磚(haft rangi)常見於伊斯法罕建築

七色釉面花磚(haft rangi)常見於伊斯法罕建築

不說不知,釉面瓷磚原來是在16世紀的薩非時代由波斯人發明,伊斯法罕風格的建築物亦以精美的砌磚設計聞名於世,藍綠黃的色調,配以植物圖案及阿拉伯花紋,成為它其中一個建築符號。

伊斯蘭建築在波斯帶領下,向各地推廣有花紋圖案的裝飾風格。可是,即使當年的幾何圖案有多精巧美麗,大多只可紙上談兵,太複雜或精細的圖案不能運用於建築裝飾上。因為技術所限,工匠只會用不同顏色的小碎石,以馬賽克方式鑲嵌砌成花紋圖案磚,叫做Moarraq Kashi。所以,薩非王朝之前,砌花紋磚是非常昂貴,除消耗人力及時間外,技術上亦做不到過於雕琢的幼細線條。

依瑪目清真寺內外共用了超過150萬塊七色花磚

依瑪目清真寺內外共用了超過150萬塊七色花磚

1611年,建築師阿里阿巴爾(Ali Akbar Isfahani)為依瑪目清真寺進行設計及監工,但性急的阿巴斯一世怕自己有生之年不能看見清真寺落成,要求建築師加快工程進度。他常常提出不合理要求,如地基還未建成便開始砌牆,令阿里困惑不已。阿里雖然經常借故推搪,亦盡力安撫,但他深明阿巴斯一世的性格,如不依從可能會人頭落地。建築物結構完成一半,穹頂還未開始,皇上要求盡快砌花紋圖案,終於逼使阿里的團隊,發明了用陶瓷燒製的手繪花紋磚塊,可以在工場大量預裝,除價格便宜外,亦減少現場安裝的時間。此外,花磚只需用人手繪畫圖案,沒有花紋的限制,令設計更多變化。因為磚塊用七種顏色繪製,所以稱作七色釉面花磚(haft rangi)。

依瑪目清真寺的內庭

依瑪目清真寺的內庭

結果,依瑪目清真寺內外共用了超過150萬塊七色花磚,大大加快工程進度,並於1529年完工。可惜偉大的沙赫阿巴斯一世剛好去世,無緣進入寺內。其實依瑪目清真寺當年經常趕工,七色花磚的製作手法頗有實驗性質,在工藝及質量上較多瑕疵,大部份人覺得它的彩磚設計及質素,較旁邊的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為遜色,

七色彩磚技術大大改變當時世界的建築設計。它傳遍整個伊斯蘭世界外,亦西傳至歐洲,其中鄂圖曼帝國晚期的皇宮建築便大量採用釉面瓷磚,而葡萄牙亦由此發展出獨有的大型彩磚壁畫,鋪砌於建築立面上。

波斯大圓穹頂

圓拱頂的黃色代表土地,牆身藍色代表天空,不同的黃藍花紋二合為一, 互相融和。

圓拱頂的黃色代表土地,牆身藍色代表天空,不同的黃藍花紋二合為一, 互相融和。

伊斯法罕的建築盛世,除發明了七色釉面花磚外,在穹頂的結構設計上亦有重大突破,成為波斯建築的另一大標記。穹頂並不是由波斯人發明,早在公元前一世紀已於古代兩河流域的建築上使用,後期經由大波斯帝國不同的皇朝繼承而發展。波斯地區缺乏木材,加上對幾何圖案的執著,在拜火教時期的波斯人,已研究用泥土建造半球穹頂,把它成為本土建築元素。

公元三世紀時的薩珊王朝發明了對角斜拱(Squinches),解決由方形空間結構,過渡到穹頂的圓形底座之難題,當時已可以建造較完美的半球穹頂。在阿拉伯統治前,波斯已把圓穹結構運用於皇宮及拜火教廟,成為早期伊斯蘭建築的抄襲對象。

聚禮清真寺被認為是波斯最完美的磚砌圓拱頂 Taj al-Molk Dome

聚禮清真寺被認為是波斯最完美的磚砌圓拱頂 Taj al-Molk Dome

經過千年的發展,薩非時代的伊斯法罕圓穹頂被公認為最精巧的傑作。外觀上,它已抛開常見的正半球體或橢圓體,追求更優美的曲線,形成獨有的球根形態,形狀像個工整的洋蔥,頂部有微微尖端。結構上,它由內外兩層穹殼所組成,較以前的結構薄,並可造成不同的穹型,內外均用彩色光面琉璃瓦片砌成,多以較複雜的植物圖案裝飾。

最純正和唯美的清真寺

在外面看,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它是一個球根穹頂。

在外面看,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它是一個球根穹頂。

位於皇宮廣場東面的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於1618年建成,是最華麗的波斯球根圓頂建築之一,由當地建築師穆罕默德.禮薩(Mohammad-Reza Isfahani)設計。當時它只供皇室女成員使用,不對外開放,所以設計看似較簡單,體積上亦較伊瑪目清真寺細小。不過,它的設計與典型回教寺不同,它既沒有內庭,也沒有宣禮塔,入口處有數級樓梯,而且它的空間營造是非常精密而獨特,所以成為波斯建築其中一個經典。

走廊是一個過渡空間,調正與麥加不對軸的流線。

走廊是一個過渡空間,調正與麥加不對軸的流線。

因建築體與廣場成45度角,使它在空間佈局有所調整,踏過梯級後,會進入一條較暗的走廊,牆上鋪滿花紋磁磚,偶有陽光滲入。此走廊是一個過渡空間,調正與麥加不對軸的流線,帶領信眾以正確方向進入主殿。最奇妙是空間氣氛的營造,當信眾通過幽暗的窄廊後,一進入主殿時,會突然感覺光明寛敞。這種強烈對比的空間處理,目的是震撼人心,感受真主的偉大。主殿是一個簡單的正方形空間,地上鋪滿波斯地毯,牆身及穹頂都砌著多層釉面蔓藤花紋彩磚。圓穹頂的黃色代表土地,牆身的藍色代表天空。黃藍花紋彩磚二合為一,互相融和,寓意天地合一。

牆身的藍色代表天空。

牆身的藍色代表天空。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始終是穹頂設計。在外面看它是一個甚有玩味的球根穹頂,但從主殿室內看,它是一個規整的半球體,底部並有16個通花小窗,把光線帶入室內,在彩磚牆上印上花紋。穹頂上的彩磚鋪裝更是一絶,因沿著球體而砌,每塊彩磚各有不同的曲面,也要配合整體圖案的連續性,無論設計、色差、手工都是極高難度,但效果是平滑一致,毫無瑕疵,難怪它被公認為「最純正和唯美的清真寺」。

穆加納斯(Muqarnas)

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入口門廊上的穆加納斯(Murqanas),複雜但精美。

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入口門廊上的穆加納斯(Murqanas),複雜但精美。

不過要看精巧的砌磚工藝,不得不提伊斯法罕的穆加納斯(Murqanas)設計,同樣嘆為觀止。每次進入回教寺前,我必抬頭一看,細心觀賞在半拱門上的蜂窩式細部。

波斯人一直鍾愛幾何圖案,所以不斷鑽研當中的變化,利用簡單形狀及線條的重複,形成了精美的圖案,並應用於平面藝術及建築設計之上,尤其是在伊斯蘭時期。後期發展的幾何圖案,已不再局限在平面上,而是向三維空間挑戰,造成有系統的建築組件,慢慢發展了穆加納斯。

穆加納斯大約在十世紀中葉於伊朗東北部發展,幾乎同一時間亦出現在北非。它是波斯建築中的一個單元組件,用作裝飾拱形的小壁龕。穆卡納斯常見於穹頂的過渡結構上、入口門廊或伊萬(iwans)上的半圓拱頂,多以石材及灰泥所製成,懸掛在結構的表面作為裝飾,沒有重要的結構性作用。

聚禮清真寺內有蒙古時期的設計的穆加納斯,以馬賽克砌圖案,較為簡單。

聚禮清真寺內有蒙古時期的設計的穆加納斯,以馬賽克砌圖案,較為簡單。

當穆加納斯這些單元重複加疊,有規律地沿著大曲面排列,並將對角斜拱或圓拱,以幾何等分成許多微型斜角,產生一種看似細胞結構分裂而成的裝飾系統,複雜但精美。穆加納斯的設計在七色釉面花磚出現後,變化更多,並利用不同形狀的立體彩繪磁磚所鋪砌,呈現複雜的立體美感,巧奪天工。

當然其中的表表者就是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及伊瑪目清真寺的人口門廊,一抬頭就看見如當有很多彩色小腳向下伸,有人會想起鐘乳石或蜂窩,但我覺得是一個立體萬花筒。

園林與宮殿建築融合:四十柱宮

加上在水池中的倒影,一共是40根柱,因此叫作「四十柱宮」

加上在水池中的倒影,一共是40根柱,因此叫作「四十柱宮」

阿巴斯一世死後,薩非王朝開始走下坡,後來他的孫兒阿巴斯二世統治時,波斯曾一度中興,他亦以阿巴斯一世為榜樣,在城內大興土木。他為了與外國交好,方便接見大使,所以興建了四十柱宮(Chehel Sotoun)用作禮待外賓之用。

四十柱宮是波斯皇家園林設計的傑作,它以波斯傳統的四花園模式設計,把方型的花園分為四等份,各以一長條型的水池作界。而座落在花園的正中心,便是精美的四十柱宮。宮殿正面有一木製陽台,以20根木柱支撐,加上在水池中的倒影,一共是四十根柱,因此叫作「四十柱宮」。

宮殿室內原來擁有一個尖筋拱頂,天花及牆身均以手繪花紋裝飾。

宮殿室內原來擁有一個尖筋拱頂,天花及牆身均以手繪花紋裝飾。

宮殿外表方正,室內原來擁有一個尖筋拱頂,對比極強,天花及牆身均以手繪花紋裝飾,極少使用花磚。內裡的是一個大型畫廊,牆上繪有多張大型壁畫,描繪重要歷史事件,包括多場戰爭及接待外賓的盛大場面,是伊斯法罕風格的油畫佳作。

四十柱宮正面的水池,水從石像流出。

四十柱宮正面的水池,水從石像流出。

白鴿塔 (Pigeon Tower)

因為陽光只能從白鴿塔頂部的小孔滲入,完全令人沉醉於幾何空間裡面。

因為陽光只能從白鴿塔頂部的小孔滲入,完全令人沉醉於幾何空間裡面。

除皇宮與清真寺等重要建築物外,伊斯法罕有些另類建築物,設計簡單但同樣出色,不過並非供人使用,而是供白鴿休息之用,稱為白鴿塔(Pigeon Tower)。

伊斯法罕地區一直以農業為生,但土地缺乏養份,當地人在四世紀起建造白鴿塔,目的為收集其糞便作肥料之用,尤其它含有大量氮,對種植西瓜非常重要。薩非時期城市向外擴張,農業更加發達,所以在城內外大量增建白鴿塔。在種族多元的薩非時代,白鴿塔算是特權階級的象徵,只有什葉派教徒才可興建。在高峰時期,伊斯法罕地區曾有3000多個白鴿塔,不過多數現已荒廢,只有數個仍殘留在城內。

白鴿塔是圓柱形建築物,外牆要保持平滑,沒有太多開口。

白鴿塔是圓柱形建築物,外牆要保持平滑,沒有太多開口。

經過多年的演進,薩非時期的白鴿塔顯示伊斯法罕建築風格的多元化,表現另類的樸素美。白鴿塔雖是以簡單的泥磚建成,但內裡佈局及設計,非常精巧,而建造目的只有一個,便是吸引白鴿光臨。這些圓柱形建築物,分為內外兩層;外層是一條旋轉式樓梯,讓人們可以上到塔頂,方便管理泥塔,內層是專供白鴿使用,中心為柱形空間,四周以磚一凹一凸排好,以方格砌成曲型磚牆。統一的幾何化設計,其實考慮到白鴿的身體比例,每格突出的小磚,剛好足夠讓白鴿站好,方便如厠後把糞便留在中庭,所以這些小方格空間,說穿了就是白鴿的厠格。

為防止有蛇爬入塔內,外層泥牆要保持平滑,所以沒有太多開口,而白鴿則會由圓屋頂或頂部的小窗(pepper-pots)進入。因為陽光只能從頂部小孔滲入,令室內空間顯得神聖寧謐,令人沉醉於幾何空間之中,真想不到白鴿公厠也可以設計得如此優美!白鴿塔體現波斯人對幾何思維的成熟,在建築設計上運用得出神入化。

塔的外層是一條旋轉式樓梯,讓人們可以上到塔頂。

塔的外層是一條旋轉式樓梯,讓人們可以上到塔頂。

阿巴斯二世以後,後繼者全是昏庸之輩,加上內憂外患,薩非王朝終在十八世紀中期滅亡。桑德王朝(Zand Dynasty)上場後,把首都搬至設拉子(Shiraz),伊斯法罕的黃金歲月正式完結。

薩非留下的遺產眾多,除了把波斯振興為東西之間的經濟橋樑,建立了基於互相制衡的國家系統及官僚體制外,最重要是從新喚起人民對古波斯建築美學的追求,並高度重視創意,把波斯城市設計及建築藝術帶到更高層次,在伊斯法罕向世人展示其文化的精髓。

伊斯法罕現在是伊朗第三大城市,雖然她沒有德黑蘭的政經地位,也沒有馬什哈德的聖城身份,但薩非留下來的文化塊寶,把她變為伊朗的文化首都,當地人都引以為傲。城市總不能永遠保存盛世,只要把輝煌時代的文化土壤盡量保存,慢慢轉化成自己的特質,讓建築物去提醒人民昔日的風光時代,把好好記憶封存,才可迎接另一個高峰的來臨。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