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Milos Bicanski/Getty Images

【奧運大白象】六個賽後廢棄的場館 雅典經驗與東京對策

繼全城追星之後,今期流行全民奧運。大家追看賽事之際,有沒有留意到日本當地反奧運的聲音?日本關西大學准教授井谷聡子近日接受 CNN 訪問時分享民調結果,六至八成受訪民眾反對舉行東京奧運。就在運動會開幕前一個月,東京市內便舉行「反五輪」遊行,批評政府與其斥資搞奧運不如調撥資源應付疫情。

國際盛事勞民傷財,「奧運大白象」並非新指控,尤其 2004 年雅典奧運最為人詬病。CBS 近日報道集合一系列奧運賽後廢棄的場館圖輯,雅典可謂「大贏家」。選手村、獨木舟中心、壘球場、游泳池、棒球場、曲棍球場、訓練池……多個設施和場館在奧運舉辦後一直丟空。運動經濟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在其著作《奧運的詛咒》引述一名研究者指,雅典當年因應奧運興建 22 座場館,大部分賽後閒置,政府維護「奧運鬼城」花費高達 7.84 億美元。

1+

曾於 2014 年回訪奧運後雅典的加拿大記者道格.桑德斯(Doug Saunders),當年報道賽後廢棄的場館變成無家者的居所,或與雜草樹木融為一體,「如果你像我一樣在雅典市郊的田野和山丘漫遊,你會看到一堆很不一樣的希臘遺跡。」今年 5 月,桑德斯再次撰文,直指疫情下繼續舉行的東京奧運是「全面災難」。他續以雅典經驗為例,指主辦城市的經濟開銷耗費過大,呼籲奧組委停止不同城市輪流舉辦奧運的安排。

相對雅典當年豪建 22 個新場館,2020 東京奧運的 43 個比賽地點當中,25 個為現有場地,只有 8 個是新建的永久場館,另有 10 個臨時設施。根據東京奧運及殘奧準備局的資料,奧運選手村計劃賽後改建為住宅,旨在「吸納多元背景的居民,舒適地互動向和生活,建立新社群」。計劃能不能實踐到最後,還是爛尾收場,唯有時間可以驗證。

圖片來源:Milos Bicanski/Getty Images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