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地滑鑒賞師:我城與我的瘋狂與偏執

【文:銘輝(小心地滑鑒賞師)】

編按:就《一齊用兩年時間喺富德樓觀察小心地滑牌然後搞個展覽》與「小心地滑鑒賞師」進行文字訪問,獲撰文回覆。此為「小心地滑鑒賞師」回覆之全文。

2018年起,我已經開始收集「小心地滑」相片,慢慢成為了一種怪癖。在電話裡甚至會開個相簿來存放二千多張照片,再三考慮後索性開個 IG 發放這些收藏,我一心發想會不會同樣有人會收集這種城市景觀。

因為文學出身,我平日發照片更覺得有詩意的東西潛藏在裡面,於是一開始會寫很多很多字,覺得城市裡怪怪的平凡的東西都值得用新的角度詮釋一番。

那時對於「啟蒙」那塊「小心地滑」牌是這樣說的:

三年間,我收集得來的照片已有三至四千幅。與其說是「資料」,不如說是發現它們時我特別想留住的畫面。因為在街上的時候,更多是發現它們卻不一定要拍攝。「小心地滑」滿城也是,可能一條街就有十來個、一個商場也是二三十個。如果每個都拍攝,一來也很沉悶沒趣,二來沒儲存空間。因為要探討它們的類型和用途,我早期的拍攝頻率高很多,現在經過「小心地滑」卻會設想它們的特質和構圖是否值得再被記錄下來。

每踩一個點,一種市區的分野,一些階層上的分別都能看見不同的「小心地滑」pattern,例如……港島區的「小心地滑」當然是好多矯揉造作的形勢,用很多鋼鐵和木製品;觀塘區又是跟人口一樣密集的數量,是永遠看不完的數量。有很多商場更會訂製自己想要的形狀/配色和art sense,在最微細卻不可避免的地方變出一副很有個性的賣相。

現在興起「考現學」,大家對在地文化、現代生活都充滿好奇心,我在「小心地滑」身上看見的,也多是人類活動相關的energy,當然有時也對這件object投放了情感。因為一切標誌和告示也是人的語言,是物主的告誡,是城市規條的實踐/作用者。有時它是因為「法律」和「事故責任」而存在的,有時單純是暖心的安全用品,有時又顯得 overengineering,總之因有不同的用意可供猜想,所以我覺得拍攝後還要書寫,書寫後還要歸類、跟follower對話、徵集城裡他方其他人所發現的「小心地滑」生活景象。從別人的經驗中一同討論一塊牌,其實就是一場文化交流的活動。只要你看見它,想起我,我們就有話可聊,從而引起對城市每一角落的觀察和探索。城中各路人物跟這塊牌的互動也是我比較重視的價值。

其他城市國家地方大,不需要看見這麼多的「小心地滑」,比較難在同一地區內一次發現密集和數目驚人的「小心地滑」。香港人用牌的方式也滲入了很多民間智慧,例如在上面貼上其他紙張。最近常見就是多數街市門前會有寫著「量體溫」的「小心地滑」,也有人用它做風扇座、雨傘架、毛巾架。這些其實三十多元便買到的膠牌更會用上十年以上,充滿歲月的痕跡。

總的來說,「香港味」本身是就一種混雜的情感,有時好地踎有時好grand有時好chill有時好乞人憎有時詩意有時慘無人道,面對這麼多元的一塊小牌是不會有審美疲勞的!

展覽勢在必行,哈!我喜歡藝術活動:如果出書就應該出「小心地滑」專書,如果做圖像設計/插畫都會從喜歡的事物入手啊。當初,我覺得收集了這麼多,不拿出來分享一下就浪費了。然後,我又覺得不多寫一點我所認識的事物,以及我當刻的經歷與心情就更浪費了。後來竟然這麼多人想看,還跟我interact,還有日本人台灣人美國人走來說the page is fun,they love wet floor signs,我覺得不做多點就對不住「小心地滑」了。如果可以,我想不如成立一間「小心地滑學院」吧!

我想能藉今次展覽好好表達對城市的愛。開展覽是一件formal的事,大家來看時就會抱住「認識」和「欣賞」的心態,正好迎合我這種收集與製作的認真程度。展覽也有清晰的分類,捕捉了整片香港各種稀有或逗趣的畫面,包保有你沒看過的「小心地滑」,也有一些裝置藝術呼應著「小心地滑」的sound和energy,的確是挺奇葩的,進來你或者也會在「小心地滑」身上看見某種屬於我城與我的瘋狂與偏執。

所謂展覽「想要表達」的訊息是很random的:有些人只是喜歡「黃色」,有些人喜歡我的文字,有些人喜歡窺探別人的一種「成癮般」的專一收藏癖。我覺得你理解成怎麼都可以,但我不會說要達成什麼,要改變什麼,如果有想說的話,就是大家都繼續擁抱passion吧!現在這麼多關注組,一切可能是香港燒賣關注組開始。現在連鳳爪排骨飯也有關注組了,我想跟大家說:你喜歡的,你就可以為那件東西多做一點有的沒的,就算多奇怪多渺小,做就對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