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小心地滑」牌都開展覽?發掘潛伏日常的「香港味」

從新蒲崗向荷里活廣場走,路過那些白色地盤圍板,人們總是匆匆忙忙地來了又去,大概沒有像他留意到那面卡在喉栓的「小心地滑」膠版。

「他們將小心地滑當成大型的夾板,咬住了某些東西。有人貪玩?有人喜歡穿越的感覺?還是有人總想填塞一道V型的夾縫?」

想著想著,他就著迷了,在電話開了個相簿存放「小心地滑」的照片。三年下來,他拍了三千多幅,還開了社交媒體帳戶分享考察成果,如是成就一名「小心地滑鑒賞師」,最近更在富德樓的艺鵠書店舉行「一齊用兩年時間喺富德樓觀察小心地滑牌然後搞個展覽」。

「展覽勢在必行,哈!」鑒賞師本尊接受《立場》訪問如此說,「你喜歡的,你就可以為那件東西多做一點。就算多奇怪、多渺小,做就對了」。

「小心地滑」展覽(相片由「小心地滑鑒賞師」提供)

從城市「考現學」到「怪癖交友」

「小心地滑鑒賞師」真身是 90 後男生銘輝,自 2018 年開始收集「小心地滑」的相片,慢慢養成「怪癖」。隨著「考現學」的興起,人們對在地文化、現代生活充滿好奇,他也在「小心地滑」身上看見人類活動的痕跡,自己也對物件投放了情感。

銘輝早期的拍攝頻率很高,透過大量「數據」分析當中的類型、用途、特質和構造。「小心地滑」看似平凡,但他卻認為標誌和告示背後反映是城市明文或不明文的規條。根據過去三年的考察,他發現港島區的「小心地滑」以鋼鐵和木製為多,而且造形比較「矯揉造作」;而觀塘區的「小心地滑」數量與人口密度一樣高。不少商場更會訂製自己想要的「小心地滑」,擺出「在最微細卻不可避免的地方變出一副很有個性的賣相」。

「小心地滑」展覽(相片由「小心地滑鑒賞師」提供)

直至 2020 年 10 月,銘輝終於開立 Instagram 分享至愛。貼圖之餘,他還寫上長長的描述,嘗試用新的角度詮釋城市裡怪怪的平凡的事物。「會不會同樣有人會收集這種城市景觀?」他起初純粹覺得收集了這麼多,不拿出來分享一下就浪費了。寫著寫著,帳戶已吸引逾千 followers,甚至有台灣人、日本人、美國人留言讚好,「只要你看見它,想起我,我們就有話可聊,從而引起對城市每一角落的觀察和探索。一同討論一塊牌,其實就是一場文化交流的活動。」

每道微小都值得擁抱

從香港出發,銘輝也有關注世界各地的「小心地滑」。對比之後,他還是覺得「香港啲小心地滑係最好㗎」。一來,香港「小心地滑」的密集和數量驚人;二來香港人使用的方式滲入了很多民間智慧,例如有人用來做風扇座、雨傘架、毛巾架,又如最近街市門前的「小心地滑」都貼上寫著「量體溫」的紙張。

「總的來說,『香港味』本身是就一種混雜的情感,有時好地踎有時好grand有時好chill有時好乞人憎有時詩意有時慘無人道,面對這麼多元的一塊小牌是不會有審美疲勞的!」

「小心地滑」展覽(相片由「小心地滑鑒賞師」提供)

發自個人特殊癖好,延展到與人分享的 Instagram,如今演變成一場展覽,「小心地滑」雖然只是一面告示牌,但銘輝卻透過「小心地滑」接連世界。考察分析固然有趣,他更重視的是「城中各路人物跟這塊牌的互動」。近年香港各式「關注組」冒起,讓他相信「小心地滑」也是這麼一種「瘋狂與偏執」,「你喜歡的,你就可以為那件東西多做一點。就算多奇怪、多渺小,做就對了」。

「小心地滑」一街都係,但銘輝還是覺得「展覽勢在必行」。展覽是正規的事情,觀眾通常抱著「認識」和「欣賞」的心態前來,與他收集與製作的認真相通。相片捕捉香港各種稀有或逗趣的城市街角畫面,「包保有你沒看過的『小心地滑』」,配合藝術裝置表達對城市的愛,「不做多點就對不住『小心地滑』了」。他笑說,要出書就出「小心地滑」的專書,如果可以更應該成立一間「小心地滑」學院,「我不會說要達成什麼,要改變什麼,如果有想說的話,就是大家都繼續擁抱passion吧!」

「小心地滑」展覽(相片由「小心地滑鑒賞師」提供)

《一齊用兩年時間喺富德樓觀察小心地滑牌然後搞個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
時間:13:00 - 19:00(星期二至日)
地點:艺鵠書店(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

導賞及講座「正式宣佈:香港啲小心地滑係最好㗎!」

日期:2021 年 9 月 11 日(六)
時間:14:00 - 16:00
地點:艺鵠書店(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